话说到这里,场上不少人已经掏出手机点开了计算器。
    输入一串数字要不了几秒钟,所以即便男老师并未亲自去算,也能从周围人的反应中得到那个可怕的答案。
    169*36的结果,正是78的平方:6084。
    换句话说,这个他以为脑袋空空只有一副好皮囊的年轻人,在短短几秒之内就完成了叁位数乘法的计算,并直接为结果开了个平方。
    这在一般人的认知中几乎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奇幻程度堪比魔法,导致这位男教导主任一时之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他就这样愣在了那里,半天才找补回一句:“巧合吧。”
    周远川并不生气,还是温温和和地笑:“也许吧。”
    但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是巧合。
    教导主任实在下不来台,匆匆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笼罩在教室里的寂静氛围终于消失,女班主任在台上长长地舒了口气。
    有人小声地讨论起周远川,乔桥不客气地回头瞪了一眼,嘀咕声骤停。
    “没事的。”周远川轻握住乔桥的手,“我跟他们不一样,我从小就知道,这样的事也见过太多回了,我已经习惯了。”
    “你上学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嗯,好在也没上几年。”他弯弯嘴角,“把它理解成一种代价就好了。”
    “不过你刚才真的超帅!”乔桥星星眼,“怎么办到的?你提前准备过吗?”
    “心算而已。”
    乔桥:“……”
    呜呜呜,人跟人的差距怎么比人跟狗的差距还大!
    家长会开了两个小时,临结束的时候,老师要求每个家长都给孩子留几句话再走,乔桥便从彦阳的抽屉里随便拿了一个笔记本,想让周远川写点什么上去。
    然而翻开笔记本,一个大大的“死”字映入眼帘。
    黑色墨水,粗体,不像是用笔写的,倒像是用手指蘸墨画上去的。
    乔桥又翻了几页,后面也有这种涂抹痕迹,像是有人恶意地要把整本笔记都糟蹋掉一样。
    “怎么了?”周远川问。
    乔桥一股脑地把抽屉里的东西全掏出来,一本一本地翻开,最后惊讶地发现除了几本习题册,几乎每本书上都有。
    有的是写一些脏话,还有的是画鬼脸,再有就是摁上个黑手印,或者干脆泼墨,反正弄得所有书都惨不忍睹。
    “周先生,你记忆力很好对不对?”乔桥转头问道。
    “怎么了?”
    “你还记得老师批评彦阳的话吗?”
    “嗯,说他上课开小差,频繁请假,还有不写作业。”
    乔桥咬了咬嘴唇,压低声音道:“我怀疑,彦阳被校园霸凌了。”
    她以为男人会很惊讶,没想到周远川的反应仅仅是点了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你都不惊讶吗?”
    周远川平淡道:“彦阳是跳级转到这个班的,年龄最小,被针对很正常。你见过海鸥吧?如果给某只海鸥系上红丝带,它会因外貌变化而被其他海鸥攻击,一样的道理,人性也是兽性的一种。”
    “可彦阳不是海鸥,他是你外甥,我们应该告诉老师。”
    周远川点点头:“是该提醒一下,但我认为作用不大。”
    乔桥噎住:“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什么都别管?”
    周远川翻了翻被涂抹得面目全非的笔记本:“只是损失了几本书而已,再买就好了。”
    “而已?!”乔桥简直要被他气笑了,“周远川,你的外甥彦阳可是因为这些‘微不足道’的霸凌都不想上学了。”
    周远川愣了愣,抬起头:“你叫我全名了。”
    “所以?”
    “你从来不叫我全名。”
    乔桥感觉快抓狂了,她忍不住提高了音量:“因为我很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呢?”周远川看着她,眼睛澄澈且无辜,“这是彦阳自己的事,跟我们没关系。”
    噗——!!!
    乔桥恨不得呕出一口血,全喷到周远川脸上。
    她觉得再跟周远川讲什么血缘啊家人啊要互帮互助啊这些是没用的,她直截了当道:“跟你没关系,但跟我有关系,我不会袖手旁观的,我要去找班主任!”
    周远川面露难色:“小乔,我觉得还是不要干预的好。”
    =皿=!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他考虑问题的方式跟正常人不一样,不能冲他发火,而且发火也没用,他又get不到。
    如此叁番告诫自己之后,乔桥才能尽量平心静气地问出那叁个字:“为什么?”
    “如果我们现在干预,将来他面对更多霸凌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周远川想了想,“就像人体的免疫系统,只有接触过抗原,才会产生抗体。”
    乔桥抽了抽嘴角:“那彦阳要是挺不过来自杀了呢?新闻上很多这种报道吧?”
    “……”周远川小声说了句什么,隐约听着像‘这也没办法’之类的话。
    “你说什么?”
    “没什么。”他连忙否认,“小乔,我们回去吧,彦阳他不是小孩子,会自己处理的。”
    “……”乔桥表情复杂,“我劝你不要再跟我讨论这件事了,不然我可能会忍不住爆粗口。”
    周远川困惑又委屈地咬住下唇,配上他那张人畜无害的俊美长相,真称得上楚楚可怜。
    不知道的还以为乔桥怎么他了呢。
    等其他家长走得差不多了,乔桥才去找班主任,她本想质问对方知不知道她的学生中有人在遭受校园霸凌,但转念一想,但凡班主任对这事有一分一毫的敏感,也不会在家长会上那么批评彦阳了。
    而且周远川说得也没错,这种事就算告诉老师也没什么用,还是得从根上解决问题。
    跟老师聊了十来分钟,笑得乔桥脸都僵了,才问出她想问的东西——彦阳在学校跟哪些人走得比较近。
    老师说了几个名字,都是经常围在彦阳桌边的男生,她都看到过好几次了。乔桥又问老师有没有照片,老师拿出一张班级合影,一一指给她看。
    乔桥默默记下,她猜这几个人多半就是霸凌者。
    彦阳那个小孩,又臭屁又骄傲,一开口就像个小大人,他会跟这些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小孩做朋友吗?不会。
    彦阳肯定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不想搭理任何人的样子,所以才会被班里某些男生盯上。
    这个年纪的小孩别的不多就是精力旺盛,搞不好已经把彦阳当成他们的新玩具了,必须一下来个狠的让他们长长记性。
    出了学校,周远川已经完全把他的便宜外甥忘到了脑后,开始积极地计划着怎么跟乔桥度过这宝贵的叁天。
    “附近有个博物馆,你想去看看吗?”他不等乔桥回答就自行否决了,“不,那种地方你可能会觉得无聊……或者我们去游湖?”
    “这些以后再说。”乔桥心事重重,“先陪我去趟商店,我要买点东西。”
    “买东西?”周远川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怎么了?”
    “那可能得等一等。”他特别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我刚从国外回来,身上只有不到十万现金——不过没事,我这就让人送来。”
    乔桥:“……”
    她按住周远川掏电话的手:“足够了,用不着你花钱。”
    “但还是多备一点吧,万一——”
    “足够了!”
    “哦。”男人这才悻悻收了电话,不过看那副样子,似乎仍不死心。
    两人来的时候坐的周远川的车,眼下那辆豪车跟司机都在学校外的街上规规矩矩地停着,周远川想过去,乔桥却站在原地没动。
    “我们不坐这个。”
    “为什么?”
    不等乔桥回答,他就自语道:“也好,不远的话干脆走着吧,还可以边走边跟你说话。”
    乔桥抿起嘴唇,招手拦了一辆——
    叁蹦子。
    “坐这个。”她示意周远川上车,言简意赅道,“那地方比较窄,四个轮子的进不去。”
    周远川:“……”
    叁蹦子在街上疾驰而过。
    周远川紧紧抓着身侧的扶手,脸色看起来比刚才还要青白,乔桥问他是不是觉得太快了,男人镇定地摇摇头:“我只是觉得不太安全……”
    “不安全?!”前面开叁蹦子的大爷不干了,嗓门瞬间提了八度,“小伙子话不能这么说啊,我都骑了叁十年了,别说摔客,你端碗水都不带洒出一滴的!”
    乔桥听见周远川嘟哝了句什么‘洒水跟安全无关,只要水位足够低,翻车都不会洒’这种话。
    她莫名有点想笑:“你是不是第一次坐这个?”
    “当然。”他压低声音,“如果被张队长知道我坐着这种东西到处跑,他会发疯的。”
    乔桥忍笑忍得更辛苦了:“要不咱俩下车走着去吧?”
    “不。”
    乔桥看见周远川的睫毛颤动了几下,这代表着他正在害羞。
    “跟你做任何事,都值得我冒险。”

章节目录

AV拍摄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小说制造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说制造机并收藏AV拍摄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