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光照亮了舫内,也让容旦看清了傅云赤的面容,有些憔悴,薄唇透着白。
    她抬手抚上他的侧脸,“你怎么这副模样,没休息好吗?”傅云赤抱着她,让她坐在案上,她改为两手捧着,美目转动,细细端详,刀削般的面容明眼可见的瘦了,脸上的线条也越加硬朗,蹙眉心疼道:“是因为那两名羽林卫闹出的事情吗?
    傅云赤不语,感受着她柔软的纤手摸着自己的脸,柔腻温温的触感令他贪恋。
    “知道了?”他的声音也是低哑的,她点点头,轻语:“你一直没有来找我,我便差人去打听了。”
    “解决好了,无甚大碍。”他摘下她的手放在手中,拇指指腹摩挲着她的手背,心里有事。
    那日太后单独唤他去时,他便感到事有蹊跷,姑母一直想单独见见她,明里暗里示意了他好几回。到了太后宫中,姑母竟明言让他断了对容旦的心思。
    当初两家结亲,他并不担心家里会反对。而的确,傅家和太后都乐于见成。
    傅云赤所担心的只有长英候,长英候这些年势力越加庞大,朝堂上不少武将也都是长英候手里出来的,长英候虽安分守己,不露锋芒,一直恭顺皇帝,但却不肯上交兵权。即便皇帝面上再如何敬重长英候,但也忌惮一个深得民心,手握兵权的臣子。君臣和睦,只是表面功夫,双方的心思皆心知肚明。
    长英候若是想让容旦进宫,当上一国之母易如反掌,但令他有些意外的竟很轻易的应下了。
    两家定亲,让傅家等人松了口气。
    傅家极重视这桩亲事,姑母会这么说,是他始料未及的。
    皇帝桀骜不羁,心思却藏得极深,便是对自己的生母也是如此。但太后从皇帝近来的样子和只言片语里察觉一丝不对,她感觉皇帝要除去长英候,想要延后婚事,静观其变,也让他近来若是遇见容旦也避着些。
    他自然不肯,直言许是姑母的疑心太重,思虑过多,长英候行事谨慎,不留把柄,怎是想除就能除的,若真如此简单,皇帝早就有了行动。太后也早有所料,也不多说什么,但等他回到家中,等待他的便是祖母和母亲声泪俱下的劝阻,父亲的厉声喝骂。
    而皇帝今日秘密召见了他。
    容旦垂着头,声音忧愁,“近日父亲像是遇上了麻烦事,可他又不肯告诉我,你能帮我去查一查吗?”
    傅云赤面容僵硬,他尽力使语气如常问道:“为何这么想?”
    容旦抽了抽鼻子,抬眸看向随着微风荡漾的幔帐,将那晚上她碰到的场景告诉了他,“…我从未见过父亲这般模样,他肯定是骗我,事情比他说得要严重多了。也不知父亲正找寻的人是谁?为何他不见了,父亲会这么动怒。”
    他握着容旦的手,额角尖锐的痛着。
    傅云赤脑中蓦然浮现父亲那天的话语,质问他是否要为儿女情长而置傅家于不顾。
    容旦拿出自己的手,俯身抱住傅云赤的脖颈,深深吸了口气,她埋首,额头抵在他的肩上,微微哽咽,“我有些害怕,傅云赤。”
    她全然信赖的模样让傅云赤的心仿佛被大掌狠狠攥住,气息不畅,眼底满是愧色,他想抬臂将她搂住怀中,却陡然觉得他没资格,长臂停在了半空。
    长英候眼下已是笼中困兽,夺爵收回兵权是轻的,但依长英候的势力,皇帝想是会斩草除根。
    保住容旦的性命对他不难,但若想容旦留在他身边,他知道不可能,傅家对她而言是帮凶,自己亦然也是。
    平生第一次这般挣扎,心被撕扯着,她早晚会知晓这一切,可他无法在此时告诉她真相,甚至,他想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些什么,能将她留下。
    他终是忍不住将她搂入怀中坐在他腿上,容旦也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腹,平日她总嫌热,很少主动贴近,这会儿她的头软软贴着他的胸口,缩在他怀中,闻着他的味道汲取着慰藉。
    他见不得她这副无助低落的模样,缓缓道:“只要你父亲对皇上忠心耿耿,没有谋逆之心,怎会出事。若是犯了一些小错,皇上必然念其功绩不会追究太多,且朝堂上半数武将都曾是他手下的人,他们个个重情重义,不会袖手旁观也会替他求情。”他不清楚皇帝抓着长英候什么把柄,但对付长英候,除了谋逆叛国,其他的根本拿不下他,但这两样却都是要满门覆灭的大罪。
    事已成定局,他不想她为此事忧心,她能开心一天对他而言也是好的,虽心中这么想,但那眼底的愧色更浓烈了,“你若还不放心,我去打探。”
    容旦听他提醒,心里渐渐安定下来,她相信父亲和哥哥不会去做那谋逆之事,应是性命无忧。但父亲的异样仍让她无法彻底放下心来。
    她点头,忽地又蹙着眉,咬了咬唇,担心道:“我们的婚事会不会…”
    “我只娶你一人。”傅云赤斩钉截铁回道,在此事上,谁也阻挡不了他。她仰头抬眸看向傅云赤,眸中水光流转,内心一片动容,羞涩轻语,“幸好是你。”
    傅云赤抚着她的背脊,眸光颤动,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容旦一直觉得今日的傅云赤与往日不同,一双澄澈美目细细打量,傅云赤察觉,不想她心里存疑,握住她的下巴,吻上朱唇。
    素来他的吻如他的性子一般粗鲁霸道,此刻却是意外的轻柔,吮吸她软嫩的唇瓣,勾起她的小舌慢慢纠缠。
    容旦双眼渐渐迷离,心道他果然有些不对。
    傅云赤半瞌着眼,看着她双眼渐渐迷离蒙上雾气,玉白粉嫩的面颊沾上赧红。
    即使心中对她有愧,也知道让她离开京城是对她最好的,可他从始至终未生过放开她的念头。与之相反,他想要不择手段的将她留在他的身边,他不会让她离开,没有可能,他也要强行扯住那条断开的线。
    本想浅尝辄止的吻不由加深,他放倒容旦躺在毯上,跪坐在她上方,气息粗重,榨取她口中香甜,唇舌交缠的淫糜水声和容旦娇喘在舫内响起,大掌覆上了她的小腹,轻柔摩挲,本该流连两只雪乳的手掌停留下,长指绕上了她腰间衿带,使力一扯解开,动作急切。
    容旦微眯的美目睁开,波光流转注视着他的脸,唇瓣盈润,“今日不要了,周边有人。”
    傅云赤抬首,黑眸闪过一丝痛苦,他沉沉看着容旦,暗哑道:“不会有画舫经过此处,我想要你,旦儿。”他的声音藏着不易察觉的艰涩。容旦没听出,错愕的愣愣看他,触及他灼热的眸子,霎时间萦绕在鼻尖的气息也充满了侵略性,他是认真的。
    感谢珠珠收藏喜欢~
    还有一更相约晚间(? ̄?? ̄??)?~

章节目录

容旦(古言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纯真本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真本纯并收藏容旦(古言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