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骗我..只要留在你身边,父亲就不会..不会有危险..”她哽咽控诉,波动的情绪使她将积压在心底里的愤怒难过伤心一股脑冒出,脑中混乱想到哪就说什么,又哭哭啼啼道:“可你已经为我做得很多了,没有你,父亲也活不到现在,是父亲做错了事情,我谁也怪不了..可你也不能欺负我,你..骗我你不喜欢我,你还骗我你讨厌我...”
    林绝站在门外,看着容旦抱着李雾放声哭泣,他垂首望着她,长睫半掩,抚着她的背脊,柔声哄着认错。
    他目光落在容旦身上,两只小手紧紧绞着李雾背后的衣料,姿态中透着满满对李雾的依赖,忽然间,他明白过来了什么,片刻后,转身离开。
    他心底有些许对自己的嘲弄,竟下意识以自己的观点代入容旦的思想,他本以为她即便不恨李雾,也该是怕的,一旦有机会便会逃离。
    他只是一个看客,看得是他们想给他看见的,他人口中和他印象里的兄妹情深,那‘情深’原来并不是因为他们是兄妹。
    书房内,李雾静静等容旦发泄够了,蹲下身,看着她黑黄的小脸被泪水洗得黄一块白一块,倒真像她院里那只花猫。
    容旦这一哭,反倒让他安心下来,她表现得太乖了,面对他也过于细心谨慎,不会反抗不会拒绝,他偶尔甚至会想,比起这样,他更愿她恨他,至少她会将心底真实的情绪都展露在他面前,不会战战兢兢的观察他的神色。
    “我..父亲..父亲..皇上..”她抽抽噎噎打着泪嗝,美目通红,眼眸还有泪光闪闪,林绝那番话后,她才彻底明白那个曾被父亲轻视的皇帝想要除去他,从前母亲时常还因父亲的出言不逊而面目凝肃的轻斥父亲,她被养在深闺,对这些政事了解甚少,在她心中最大的事情不过担心会影响他们的感情,只是在一边想方设法转移母亲的注意,让两人不要在说下去。
    表面的风平浪静,一直都误导她以为皇帝与父亲如面上那般君臣关系和谐。
    他看着她的面容,拿出帕子擦干净她的小脸,评述:“只要我在,皇上不会对他做什么。”
    容旦眨下一滴眼眶的泪珠,眼里重新有了光亮,直勾勾看着李雾,“你...会不会又骗...我?”
    他瞒着她,就是怕她这般,单纯的以为只要留在他身边并能保住父亲的性命,有一线生机,也总比毫无希望来得好。
    皇帝此人认为死是件让人解脱的事情,他倒宁愿看着长英候日日被折磨,也不想让他便宜的死去,前提是长英候不在生事端。
    但长英候不会坐以待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坐久了,以他对长英候的了解,他宁愿拼死一搏也不想在暗无天日的狱中直到死,如果之前因为容旦有所顾虑,但在知道容旦在他手中,他会保护,想必更是肆无忌惮。
    而他一早便清楚,皇帝不会真的因为他而一再容忍长英候留他一命。
    李雾回视,毫不避讳她的视线,“不会。以后都不骗。”除非事实会伤到她,有些真相还是不要知晓的好。
    小脸上的药水已经被擦下,露出白净的小脸,澄净湿润的眼睛和微红的小鼻头,总是轻易勾起人的怜爱,他眸光幽幽,轻声道:“也许几年后,等长英候再也翻不出什么动静,皇上会饶他一命。想来你父亲也不会让他视为珍宝的女儿伤心。”
    容旦自然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心绪稳定不少,而在她的心中,以父亲对她的疼爱,肯定不会再做大逆不道之事。那李家满门男女老少,皆是因父亲而丧了命,她求得不多,只要父亲能活着,她可以时常去探望,便别无他求。
    她看着面前耐心安抚她的男人,眼眸颤了颤,她不知道他是如何逃过当年一劫,但想到他的父母长辈小辈皆殒命在父亲之手,在侯府这十几年,每日唤的父亲是李家灭门的罪魁祸首...她为父亲担忧,可何曾设身处地为他想过,自己亦有什么资格去担心李雾会不会改变主意。
    想到方才那一通控诉,她看着李雾,眼底漫上愧疚。
    “不要这样看我。”他暗叹一声,起身坐在椅子上,将她抱置膝上,“我只要你心甘情愿留在我身边,不是因为愧疚和怜悯。”
    超级感谢大家~还喜欢就好~(??????)动力满满惹!!!爱你们!!!!!

章节目录

容旦(古言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纯真本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真本纯并收藏容旦(古言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