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老夫人六十大寿时,容旦与傅云赤已定亲,她前去贺寿,也拜见过傅国舅与傅夫人。
    虽然外貌已有变化,但站在傅国舅面前时,敛声屏息,唯恐被认出。
    傅国舅客客气气地迎进林绝,目光未曾从她身上扫过。反倒是容旦太紧张,跟着林绝靠得又近,脑袋撞到他肩头两叁次,要不是林绝面色如常,早被察觉异样。
    林绝说要先去看看傅云赤,傅国舅有些许犹豫。
    傅云赤禁足后竟仍要私下外出,家法上了,却不肯低头,在家祠跪了两天两夜,又因那夜下了雨,伤口未上药,在硬朗的身体也吃不消,病倒后高烧反复,近两日才稍稍好转,可脾性却是愈加暴躁。而林绝与李雾的关系,怕他也惹火了林绝。
    他正欲拒绝,不巧傅夫人款款而来。
    傅云赤屡教不改,李雾又深得圣心,傅家人担心李雾这回因着圣上让了一步,但之后傅云赤再犯,他会揪住不放,拿此做文章。她知道今日傅国舅去找林绝,便是想借着傅家和林家这十几年的交情,替傅云赤说说话,凭他与李雾的关系,定是不难。
    但林绝知道事情真相,傅夫人这心里头本七上八下的,怕他不答应。
    所以林绝要去看望傅云赤,她求之不得,觉得再是心肠冷硬之人看到傅云赤那副模样也会动了恻隐之心,十之八九就会答应了。
    但傅夫人却不知傅国舅邀林绝前来还有旁的事,可应都应下了,只能面色微微不虞地看了傅夫人一眼,先走了。
    一行人行至傅云赤的院落,傅夫人抹着眼泪,开了话题,“哎,贤侄也知赤儿本与那容旦有婚约,两个孩子本情投意合,出了那事后,赤儿这孩子痴心不改,一直情绪不定,容易冲动,偏生容旦又消失了渺无音讯,他这才会误会了李大人。罚也罚了,骂也骂了,还是不听劝,人这段时日消瘦憔悴,都只剩个骨架子,眼睛...眼睛也因前些时日高烧不退看不见了,这几日也才好转,模模糊糊能看见人影了。”
    傅夫人想方设法让傅云赤刺伤李雾的行径合乎情理,言辞哀戚无奈。
    容旦安静地跟在他们身后,傅夫人的话让她心中对傅云赤仅有的怒气也消散了,眼看穿过园林,就要到了傅云赤的院落,比起方才在马车上的坚决,竟有一丝怯步了。
    林绝随意应和傅夫人,听到耳边不稳的气息,目视前方,若有所思。
    刚迈入园门,迎面而来的却是屋内传来的碎裂声,伴着男子沙哑的怒喝,“滚!”
    一名丫鬟拿着托盘慌慌张张跑出,看到他们,捏着托盘,抖着嘴唇跪下了,“夫...人,奴...奴婢...”
    容旦被屋内的人吸去了注意力,林绝淡淡扫了那丫鬟一眼,看着那与容旦有几许相似的眉眼,了然地收回视线。
    傅夫人知道老夫人这几日想趁机将宜雪塞进傅云赤的院子,只是没料到老夫人会在这时候让宜雪来这,还惹怒了傅云赤,她反应过来,此时显然是不好带林绝去看傅云赤的时候,她愁容满面有些讪讪,“这孩子...”
    林绝不动声色转身看了容旦一眼,“无碍,他即不方便,晚辈改日再来看望。”她还直直看着那扇门,似在等待什么,道了声:“走吧。”
    有几分是因为思念,容旦不敢去细想。往事过于美好,想到仅仅一墙之隔,那个笑容不羁,总是随时能让她感到他浓烈爱意,沉浸于其的人,就在里面,一瞬间忘了种种,只想看他一眼。
    傅国舅支开了他们一干下人与林绝在园中谈话。
    容旦站在园门等待,她回头去望他们二人一眼,想是没那么快结束。
    她寻了方便的借口,朝傅云赤院落的方向走去。
    下次离他这么近的机会怕是难寻,林绝此次是碰巧遇上傅国舅,跟哥哥也好交代,倘若下回再让他带她来,她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愿意,所以她想抓住这回的机会。
    沿路傅府下人瞧出她是个生面孔,纷纷询问,她放低声音嗫嚅道林绝失了挂配,独自来寻,婉拒了他们的帮忙。
    临到院门前,她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理由进去。
    但似乎因着傅云赤刚才发过的那一通脾气,院落静悄悄的,只有个门口守着的小厮。她从一旁的草木中钻入,沿墙根而走,摸到了窗边,费劲爬了进去。
    入鼻是浓厚的药味,她进去的地方恰好是次间。
    她步履缓慢,悄无声息,绕过床尾,傅云赤正闭目躺在床上,眉心微皱,薄唇抿成了一道直线,如傅夫人所言一般,往日那英姿勃发的神采不见,人消瘦了一圈,双颊晕着病态的红色,令人心疼。
    她与傅云赤相处的那段时日,她真心真意,曾满心期盼出嫁,全心相信这个总是满眼是她的男人会好好待自己,常常觉得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嫁给他。
    犹记得上次见面,他也是面色苍白,大掌牵着她的手不肯放开,粗糙的掌心传来的热意。容旦捂着嘴生怕吵醒他,到了跟前又不敢面对他了,她陡然发觉自己割舍不下。
    但他做了选择,她也该亲自结束。她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便走到桌边,写了封书信,吹干后折好,轻手轻脚靠近他的床头,弯腰将其放在他的手边。
    容旦深深看着他,忍不住抬手伸出手用指腹去触摸他的面容,但也只是微微一碰,就要伸回手。
    蓦然,手腕被攥住了,力道大得似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她险些就要痛呼出声,但他忽而卸了不少劲。
    掌心感受到的触感,细腻柔软,熟悉无比,傅云赤缓缓睁开眼。
    容旦不知该作何反应,她面上带着人皮面具,只要她不说话他是不会认出自己的,只是害怕会闹出很大的动静,给林绝添了麻烦。
    “旦儿...”
    她惊吓地愣在那儿,全然不知他是如何认出自己的。
    傅云赤刚喝了药,神志不清,以为又是入了梦。除了在梦里,容旦又怎么会出现在他面前。找不到容旦的这段时日,他已不知多少次在梦中找到她,但睁眼醒来却又是令人难捱的一场空。
    他看不清她的面容,眼里只有她模模糊糊的身影,虽在病中,但他的力道也不小,一扯就将容旦拉下,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闻着她身上那股淡淡的体香,更搂紧了容旦,是她来找他了。
    “你许久没来找我了,可是嫌我丑了,看不清了?还是又生气了?”他重重压着容旦,声音低哑呢喃,头紧紧贴着她的白颈,贪婪地吸取她的香气。
    容旦侧着头难以呼吸,却不敢轻举妄动彻底弄醒了他,心跳紊乱,可听到他的话后,鼻头一酸,他是记得她最后对他说的那话。
    她转回头,他双眸涣散,眉目难掩失意,她忍不住微微摇了摇头,她不知他有没有看到,却勾了勾唇,“但你还是来找我了。”
    傅云赤胡乱在她面上亲着,“你冷吗?好凉。”终于他覆上了红唇,他撬开她的唇齿,吮咬她粉嫩的舌尖吻着她,不同以往的轻柔珍惜。
    容旦只能按耐不动,任他吻着,但他的思念之情似是从唇舌传来,她浑身渐渐酥软,眼眶也不觉湿润起来。
    肥来了~~前几天忙昏头了(?????    )

章节目录

容旦(古言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纯真本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真本纯并收藏容旦(古言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