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女长英侯府容旦参见陛下。”容旦垂首行礼,她面圣的次数极少,都有长英候与容淳在身侧,这会儿独自面对帝王,还是在这种情况下,不免紧张。
    “容旦?”几乎同时,皇帝唤出她的名字,容旦回道:“是。”
    戚泽凡坐直身,跪在地上的女子忙上前替他整理好领扣,羞答答的看向帝王,不想,帝王那双眼正饶有兴致地看着容旦。
    “陛下。”女子一口软语饱含低落,帝王终于侧目赏她一眼,捏了捏她的下巴,“下去吧,自行去找董公公领赏。”
    容旦见前方没有动静,余光一瞥,又迅速垂下,心道从那女子的衣裳像是宫女,身边人都说皇帝风流成性,处处留情,果不其然。
    宫女脸上带着喜悦又有些垂头丧气,离开凉亭匆匆经过他们身边。
    石板被晒得发烫,容旦背脊已是微微出了层香汗,膝下更是难受,终于听到脚步声从远到近。
    “臣女惊扰到陛下,望陛下恕罪。”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她身边的小内侍吓得只会喊这句话。
    黑靴走进了她的视线内,却并没有唤她起身,容旦只能忍耐着一动不动,只觉一道视线盯得她不舒服。
    戚泽凡欣赏身下女子因跪姿而愈发纤柔的腰肢,粉橘妆花织金上衫衬得落在外的一截白颈细腻白皙,缚发髻的象牙发带垂在一侧,几乎想也不想,惯性使然,他伸手将那发带挑下,指尖擦过,容旦吓得肌肤起了颤栗,下意识捂住后颈,怔愣地抬眸。
    四目相交,戚泽凡收回手直起身,温柔笑笑,倒也没介意她惊悚的反应,“瞧你吓的。没想到赤胆忠心的长英候其嫡女竟这般胆小,一点儿也不像他女儿。反倒是容淳啊…”
    皇帝说到此,淡笑不语,容旦没在意他说了什么,只是想到她擅自抬首直视尊容,惶恐垂首,“臣女失礼,陛下恕罪。”
    “左一个恕罪,右一个恕罪,朕何时说要罚你了。”他伸手到她面前,“都起来吧,莫被人瞧着,污了朕爱民的名声。”
    容旦看着摊开在她面前的手心,心里因他与宫女缠绵的模样和方才轻佻的动作有些犹豫,但天家颜面,怎敢拒绝。
    她缓缓伸手,就要搭上他手心,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侧面传来,“参加陛下。”
    来人身着石竹长衫,许是今日休沐,乌色幞头换成了玉色发冠,眉眼看上去愈加淡漠。
    容旦松了口气,等戚泽凡收回手后,也站起了身,小腿有些发麻,好在身后的水月手快地扶住了。
    她福了福身,“谢陛下。”
    林绝离两人还有十步远的距离,行礼过后缓缓走来,戚泽凡奇怪道:“林爱卿怎的也在此处?”
    容旦朝走到身前的林绝略福了福身,小声唤道:“林公子。”
    林绝微一颔首,她忍不住感激地睇去一眼,美目盈亮,他只是淡淡收回视线,平静解释,“回陛下,微臣迷路了。”    太后寿宴的偏殿花园离这很近,戚泽凡也懒于探究真假,笑笑置之,接连二叁被打断了美事,醉意又上头,他走回凉亭,摆手道:“行了,都退下吧。”接着又高唤了声,“董盛!”
    “臣告退。”
    “臣女告退。”
    小内侍走在前方带路,董公公经过,匆匆行礼,奔向凉亭。
    “陛下。”
    戚泽凡唔了声,道:“将虞贵人唤来伺候。让人守着周围,不得再让任何人靠近。”
    “是,陛下。”
    皇帝望着容旦离开的背影,身段袅娜。想到什么,他目露惋惜,到时候她身边没个人帮她,他倒也不是不能伸手,只不过——
    戚泽凡勾唇笑了笑,怕是轮不到他。
    容旦等人离开池边,到了偏殿的花园。
    容旦心里对林绝感激不已,平日对他有些敬畏,笑容也是含蓄的,眼下不免放松下来,巧笑嫣然道:“多谢林公子替我解围。”她万万没想到陛下即便是对有婚约在身的女子,举止也会那般轻佻妄为。
    林绝看着她沉默一会儿,那夜匆匆相见之前,容淳未归,他们也有半年未见。而之前,在容淳去往边境之后,见面更少,他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半大的孩子。
    他与容淳的武学师傅乃同一人,曾几何时他也暗暗羡慕过容淳有这样的一个妹妹,黏人却又乖巧听话,白白糯糯的坐在那儿,甜甜娇软地冲他们笑。
    只不过,后来她不敢怎么亲近他,慢慢疏远了,一来是她渐渐懂事,知道男女有别,再则是他性情所致。后来他进了大理寺,即便感到遗憾,也无暇分心,之后明眼可见,她有些怕他。
    不知不觉,当年那个喜欢吃着糕点在一边看他们习武,会笨拙地帮他们拭汗的小女娃,眉眼一日日长开,出落得亭亭玉立,一颦一笑足够魅惑人心。
    乍然见她粲然笑容,他不由微愣,随之缓缓摇头,“我并未帮到容小姐。在宫中,容小姐需得慎言慎行。”
    容旦楚楚的美目一怔,懵懵地看着他,后知后觉,面容微微失色,连忙转头四下去看,幸而身边没人,小内侍也走远了,应该听不见。
    她拍了拍胸脯,反应回来自己冒冒失失的模样,有些不好意思,呐呐道:“林公子说的是。”
    一阵风吹过,她发髻后的发带,被吹到眼侧,她眨着一只眼,刚挥下,颊边的一缕发丝又被吹进了眼里,拢到耳后后,那发带又被吹来。
    她哭笑不得,觉得自己失态极了,下意识看了面前的林绝一眼,恍惚一瞬,看到那双寡淡的眸子含着一丝笑意。
    这天说变就变,不一会儿,便漫天阴云,雷声滚滚。
    园中不少男女已折身返回偏殿,林绝面色平淡道:“容淳想必在找你,容小姐回去吧。”
    容旦望了望天,闻言低下头看着他道:“恩,好。”
    林绝微一颔首,转身先走一步。
    容旦回到宴席时,容淳也已经回来了,她看到长英候面色不好地看着她,缩了缩肩,小舌微吐,心里有丝委屈,她什么也没做呀。

章节目录

容旦(古言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纯真本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真本纯并收藏容旦(古言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