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尚绝入门时,因根骨旷绝,震惊万和宗诸位师尊,后来修行也是与普通弟子分开,初时跟随混元老祖启蒙,混元老祖去后,便独自开了一座山峰,终日沉溺于藏书峰潜心修行,并未拜入任何一位师尊门下。
    沉尚绝独自修行,也依旧能远超那些师尊的亲传弟子,无形中成为了万和宗千万弟子的榜样。
    他可以,春晓却不行。
    昔年老秀才活着的时候给两兄妹教过字,沉尚绝学得好,春晓学得一般。如今沉尚绝跟着典籍照本宣科能日进千里,春晓还在纠结什么是阴阳互济,抱元守一。
    “我听说万和宗有新弟子课堂,所有新入门的弟子亲传,都会统一在教导峰开蒙习课。根据基础不同,还会分成好几个班,你不如将我送过去。”
    春晓看着书山书海,感到了学渣与学神之间的差距。
    沉尚绝沉默了半晌,“你觉得我教得不好?”
    春晓曾以为修仙只是单纯的灵力收纳堆加,入门后才发现不同阶段还要根据周身经脉穴位运转不同的周天,吐纳调息,哪怕错一个穴位,也会前功尽弃。更何况还要调取周身灵力施展术法,参与战斗。
    她连穴位都无法记住,气海的位置都找不准,“就算你天资过人,过目不忘,但是你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有,怎么就敢贸贸然收徒?”
    春晓忍不住指责他:“你若真想给我开后门,就该给我塞到最好的班级,而不是揠苗助长,带我来最深奥的藏书阁。”
    春晓抱着《灵力入门》,周围全是一些下了禁制的典籍,连书名都看不清。
    沉尚绝坐在桌前,指尖捏紧书页,微微凝眉:“你不喜欢与我单独在一块学习?”
    春晓想想此刻应该在教导峰大放异彩的女主,摇摇头:“非也,我只是觉得大班授课更适合督促我进步。”
    沉尚绝顿了顿,忍不住开口:“我初入仙门,第一天引气入体便达练气七层,第二个月筑基,第叁年金丹,上个月结婴。他们都说你哥哥是天纵奇才,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而那群教导峰的老骨头,一百年修为也不得寸进,你跟着他们,能学到什么?”
    沉尚绝有些笨拙地苦口婆心:“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小二初初入门,不要过于急躁,静下心,沉下性子,一道开了窍,修为就是突飞猛进的。”
    春晓沉下脸,抓住重点:“你在秘境同我说,你是金丹期。”
    “……”
    哥哥抱着书,“我当时只是道,一年前结了金丹,并未说现下还是金丹……”
    卑鄙。
    春晓将《灵力入门》丢在沉尚绝面前的桌子上,抱胸撇开脸不看他,“我不管。我就是要去教导峰,我就是要与那些同门一起上学,我还小,不能辍学在家,被一个无证教书的小年轻祸祸。”
    藏书峰中偌大的第十二层藏书阁是要持有峰主令牌才能进来的,里面都是万和宗极为珍贵的术法典籍,可是窗边那个粉色衣衫,扎着歪歪的发髻的女孩子,却十分蛮横地将男人面前的书统统推开——
    “沉尚绝,你不能这样养妹妹,我可以容忍你给我穿土气的衣服,扎丑丑的发髻,却不能任由你剥夺我接受教育的权利。”
    ……
    竹喧四年秋。也就是当天下午。
    沉尚绝牵着春晓的手,将她带到了教导峰。
    教导峰的老师对这位横空出世的天才,早就有所耳闻。
    峰主不动声色地打量了这位年轻男子一眼,与沉尚绝天资一道传遍修真界的,还有惊冠叁界的美貌。
    “传闻尚绝师弟天赋异禀,龙章凤姿,果然名不虚传。”白胡子的峰主笑着寒暄。
    沉尚绝入门时,是跟着万和宗上一届掌门混元老祖启蒙,所以万和宗众弟子都尊称他一声师叔,而按照辈分,众峰主也都可以叫他一声师弟。
    沉尚绝抬抬眉毛,并没有很热切,“这是我的弟子,春晓儿过来。她还小,身子弱,在峰中一直向往与师兄妹们学习的乐趣,我便将她带来了。日后有劳弦音峰主烦心。”
    春晓乖巧地站在沉尚绝身后,天真无辜地行了礼。
    日后她必定要与李斐然在这教导峰闹得不可开交,还得倚靠这位峰主,保她小命呢。
    弦音峰主没有预知能力,笑呵呵地收下了她,顺便当着沉尚绝的面,给这位杂灵根的姑娘,安插进了最好的班级,天字班。
    “教导峰无缘尚绝师弟这样的好苗子,想必师侄也是个聪明的孩子。”
    弦音话音刚落,便看到这位师弟向来面无表情的冷脸上,浮现一丝肉眼可见的骄傲。
    沉尚绝摸了摸春晓脑袋上的辫子,“当然,我家春晓儿最是聪明伶俐。”
    弦音嘴角抽了抽,一个杂灵根,能聪明到哪里去。
    谈完,弦音便带着他们去班级。
    下午的课程才刚刚开始,班级里弟子都来齐了。
    沉尚绝依依不舍地将春晓送到了门口,“小二,小二,若是有人欺负你,便告诉我。”
    春晓懒散地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
    沉尚绝又拉住她的袖子,“功课不重要,若是待得不开心,我们就不念书了。你回无望峰,凡事我都护着你。”
    春晓扯了扯袖子,哥哥也太黏人了,“知道了,你走吧。”
    弦音在一旁有些无语,以淡漠寡冷被万和宗众弟子奉为冰山雪莲的尚绝师叔,似乎收了个徒弟,还被嫌弃了。
    沉尚绝还要说什么,春晓推了推他,“你快点回去,今晚我要吃辣炒兔丁和豆腐汤,多加点辣。”
    那尚绝这才走了。
    弦音将班级里的老师叫了出来,和那个青衣的中年男子介绍了春晓的来历,便由他将春晓带了进去。
    青衣男子和善地向学子们宣布了新同学的到来,春晓便露出了笑容,配合地介绍了自己。
    “小女子沉春晓,来自无望峰,年方十八,性格活泼,勤奋好学,希望各位同学多多关照。”
    李斐然只觉得五雷轰顶。
    这个女人怎么神出鬼没,阴魂不散!
    春晓扫了一圈这个天字班,果然看到了主角团几个熟悉的面孔。
    因为她是插班生,班级里目前没有多余的座位,青衣老师有些为难。
    春晓直接开口:“先生,我坐那位姐姐的位置就好了。”
    春晓笑着指向了李斐然的位置。
    抢夺女主的座位,这是第一步。
    果然学校是一个刷主角虐度和爽感的绝佳场所,如果能调出实时任务进度,此刻应该微弱地跳了几格!
    李斐然顿时脸都红了,气得。
    不等她开口,坐在她旁边的黄衣女子横眉怒目出声道:“好无礼的丫头,斐然姐姐的位置凭什么给你?口出狂言,滚出这间教室。”
    春晓背着手,慢悠悠挑起眉:“老师,我早就听说我这一届,有个叫李斐然的同门,最是和善可亲。没想到竟然连座位也不肯照顾我这位新同学,可见传言不可信啊……”
    春晓装模作样摇摇头。
    青衣男子简直要昏过去了,峰主这是塞给他一个什么学生啊,一个刺头啊!
    此时窗外的弦音已经走了,青衣先生求助无门,只能硬着头皮,“李斐然,你可愿将位置换给这位新同学。”
    “先生!”黄衣女子娇喝。
    “秋儿。”李斐然收敛了情绪,轻声打断黄衣女子,微微垂下眉头,落寞地站起身,捡起书本,“先生,春晓妹妹初到班级,弟子愿意将位置借与她。”
    先生脱口而出:“那你呢?”
    斐然仙姑眼睫轻颤,忍着委屈,强自道:“弟子站着,旁听便可。”
    顿时,班级里原本就对她有好感的同学,更加怜香惜玉了。
    “斐然仙姑,不如坐在我这里。”脸红红的迟恒之站了起来,又一脸忿忿地看着台上得意洋洋的沉春晓,迅速收拾好自己的书本,“仙姑不要为不必要的人动气。”
    沉春晓不管那边女主和男配之间的推拒挽留,直接大马金刀坐在李斐然让出来的位置上。
    “我还没有书本呢,先生。”春晓眨了眨大眼睛,目光飘向李斐然抱在胸前的书本上。
    黄衣女子气得捶了一下桌子,“你欺人太甚!”
    春晓一副皮糙肉厚的模样,浑然不害臊,“不如李斐然就将书本,也顺便让给我吧  ?”
    这次不等李斐然开口,迟恒之急着护花,叁两步跑到春晓旁边,“给你给你都给你!”
    迟恒之的书本堆在春晓的桌子上,涨红着脸:“你这女子,为何要刻意针对斐然仙姑。她是那般好的女子,你简直是歹毒!”
    春晓晃晃脑袋,慢条斯理地将书本收下来,“还有笔墨。”
    迟恒之又将笔墨搬给她,“恶妇!”
    春晓笑了,翻开书本,扉页干干净净。
    天朝学子的好习惯,春晓不太熟练地握着毛笔,蘸了墨汁,在扉页上,歪歪扭扭写上——天字班,沉春晓。
    迟恒之瞪她一眼,“你还真是不客气!”
    李斐然犹豫地站在迟恒之的位置旁,不肯坐下。
    迟恒之劝她坐下,自己堂堂男子,站一两节课不要紧的。
    春晓觉得这群人简直神经,谈恋爱谈傻掉了,从储物袋里掏个桌子出来不就好了。
    但是春晓也不太想提醒那对演校园言情的男女,朗声开口:“先生,怎么还不上课呀?学生已经准备好了。”
    青衣男子的脸色有些难看,不由对这个转来的沉春晓,十分不喜。
    最后这堂关于修真界简史的课,迟恒之和李斐然两个人都在后面站着。
    春晓觉得他们简直傻逼。其他同学倒是感动坏了,觉得迟道友大义,李道友高风亮节,那个转学生就是个卑鄙小人。
    李斐然垂着眼站在教室后面,余光落在那个懒洋洋坐在她的位置的少女身上,眉头微锁。
    她的母亲竟然查不出沉春晓的身份,她不是从华陵宗的飞船来的万和宗,为何全宗上下,竟然查不出一个叫沉春晓的人?
    李斐然已经去信叫她的母亲和姨母们继续调查,这个女人对她十分重要。
    李斐然能清晰感到她对她的针对,李斐然自穿越来这个世界后,向来与人为善,从不轻易与人结仇,她一点也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这名少女,缘何被她百般刁难?
    李斐然忍住心中杀意,看到那少女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兜点心,正趁着先生转身,偷偷摸摸往嘴里塞。
    连辟谷的能力都没有,那个在秘境中护着她的男人呢?为何在新弟子中没有发现那个男人的身影,那般强大的修为,不可能落选。
    古代的学堂,哪怕这是古代修真界,也大同小异。
    春晓曾在老秀才的学堂里面蹭过课,摇头晃脑地跟着老秀才念过书,此时看着青衣先生摇头晃脑地背修真界山岳简史,不由得犯困。
    从兜里掏出几块点心,春晓咬了两块,醒醒神。
    果然,这种在课堂上偷偷摸摸吃东西,爽感真是绝了。
    可是春晓忘了,修真界就是修真界,与凡界大不同,比如先生是修仙的,会有神识。
    青衣简直气得嘴歪,这女学生,竟然趁着她转身,偷偷塞糕点在嘴巴里,还欲盖弥彰将书本立起来挡着!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
    青衣教书几十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顽劣的弟子。
    看在峰主的面子上,青衣忍下没有发怒,而是在下课后,沉着脸找到了峰主的主殿。
    “她竟然在课堂上偷吃东西!你不知道,一盘糕点,两只饭团,甚至还有一只烤鸭!鬼知道她哪来这么大的狗胆!”
    青衣秉持着读书人的斯文,没有拍桌子,而是崩得青筋怒张,“全班都飘着香,隔壁班都闻到了!她是将我当成傻子愚弄吗?”
    这点错了,春晓确实没想到修仙的人五感这么好。
    弦音有些茫然,他是在听完春晓自我介绍后,便走了,“那女同学,看起来乖乖巧巧,怎么会……”
    “这种人,我是教不了了!峰主将她调去黄字班吧!”
    天地玄黄,天字班是同届头等班,黄字班是最差的班。
    弦音眉头皱起来:“这只是你一面之词,怎能轻易将天字班的学生调去黄字班呢?”
    “难道峰主还看不出,那个学生她是废灵根吗?废灵根有什么资格进我天字班?”青衣红着眼睛。
    “可是,可是这名女弟子,是无望峰尚绝师弟的亲传,也是他唯一的弟子。”弦音想到沉尚绝送沉春晓上学时,那冰山雪莲殷殷不舍的模样,忍不住有些牙酸,“青衣,你小心些不要开罪了那少女,尚绝师弟对她很是维护。”
    “能有多维护?那就是个顽劣不堪的废灵根,尚绝那般天纵奇才,竟然会收她为徒,莫不是她耍了什么手段!”
    “尚绝师弟现下应该是无望峰为她做饭,你可以去问问他,被耍了什么手段。”
    青衣:“……”
    (今天好粗长……明天h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