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晓摇了摇头,她自然是不害怕的,她最差的心理准备都已经做好了。
    “这孽徒已经带来,尚绝,如今你便当着我们的面,处置了她!”
    男人清朗的嗓音带着几分愤懑的刻薄,单手握住了自己的佩剑,话音凌然,直指沉尚绝。
    沉尚绝没有理他,捏捏春晓的手手,低着头问她:“告诉我,他们有没有搅了你睡午觉?”
    春晓皱了皱脸,自家哥哥是不是心太大了,看没看清这是什么状况啊?
    春晓摇摇头,沉尚绝又捏捏她的手,像是上瘾了一样,往自己袖子揣了揣,“这点小事,竟还去无望峰将你吵了过来,春晓儿喝点灵露压压惊,一切交给……为师。”
    在场的掌门与众位师尊还震惊在尚绝竟有这般柔情护短的一面,猝不及防便被他忽然亮出的剑光逼退一步。
    “尚绝!我曾是你师兄,你竟敢对我亮剑!”
    青染沉下脸,满面怒容。
    春晓认出来,这便是初入万和宗拜师那天,在大殿中怒起的声音,当时还吓了她一跳。
    “呵。”沉尚绝轻笑一声,剑光在手中流转,周身金边白袍随灵力周转鼓动起来,境界一层层攀升,“那混元老头仙落中不过顺手教了我两日,你倒是厚颜,以我师兄自居。若真将他当做你的师尊,何至于那般急迫地在他落尽后,瓜分了半座山脉的灵祗?”
    春晓躲在沉尚绝身后,揣着手,摸着手里一粒小丹丸。
    修真界的大能陨落,尤其是天命尽了,并非猝然死去。他们的死亡往往长达几个月,甚至几年,是一个生机逐渐断绝,最后彻底消散,一生修为尽数归还天地,形成类似于鲸落的一块福地,这是大能毕生修为滋养的福地,对修士有极大的裨益。
    在场的大佬们,有一半都积极参与了那场瓜分,此时都沉默着。
    只有向来自诩清正雅直的青染师尊,像是被踩着尾巴一样,眼睛都红了,“冥顽不灵,是非不分,今日我便代师傅来清理门户!”
    沉尚绝身上的境界攀升还未停止,反手提剑,迎上青染劈过来的剑光。
    两人青衣白袍,在空中交互腾闪,打得颇为好看。
    若不是一旁还有许多长辈在看着,春晓都忍不住将自己的瓜子掏出来磕。
    也不知电光白影闪了多久,只听极细微一声铮鸣,那道青色身影猛然坠下!
    竹喧掌门迅速提步接住了吐出一口鲜血,面色煞白的青染,神情震动地看着飘然收剑的沉尚绝。
    此时沉尚绝身上的境界才停止攀升,稳稳地停留在,合体初期。
    分明先前还是元婴中期,如今竟陡然越过分神期,跨到了合体期。
    可是……
    场中有人脱口惊呼:“青染是渡劫初期!”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呢?
    竹喧忽然想起混元死前,忽然有一天将他叫到洞府,与他看了许久天象,说了许多万和宗的常务,忽然死死盯着他,要他无论如何将沉尚绝留在万和宗,他道万和宗日后,必定倚靠他来庇佑。
    竹喧把住了青染的脉门,还好,没有伤及根骨。
    可是,青染却觉得此刻还不如将他直接击杀,或是击昏来得痛快。
    渡劫期大能败给合体期,说出去,怕不是会成为整个修真界的笑话。
    “师尊!”站在人群最后面的一道身影忽然跑了过来,跪在他身旁,低声啜泣,“师尊您还好吗?他们怎能如此大胆,不敬于您。”
    春晓看到李斐然,眨了眨眼睛,又轻轻皱了皱眉。
    苦主站出来,竹喧是无论如何也要出面调停了,他将青染交给了李斐然,慢慢走向沉尚绝,叹了口气,道:“尚绝,即便你天资出众,也不可这般包庇徒儿。你这徒弟犯下大过,在华陵宗杀人外逃,实在恶劣,若情况属实,万和宗是绝对不能姑息。”
    竹喧是一个一脸苦相的老头,有着飘逸的白胡须,板着脸的时候,看起来十分威严,但是皱起眉头后,却又显得十分可怜,像个饱经风霜的老头子。
    沉尚绝微微偏过头,“可是属实?”
    这是在问她了。
    全场的目光都落在了春晓的身上,她知道自己此刻应该矢口否认,这样大家都能下得来台,只有女主受些委屈。
    但是身为一个女配,怎么能让女主受委屈,让她的计划失败呢?
    春晓看了一眼一脸隐忍的李斐然,咬了咬腮帮子的肉,做出一副刁蛮的模样,叉着手叫嚣道:“那老太婆实在可恶,不给我饭吃,还每日欺负我,只是杀了她已经便宜她了。若是可以,我还要将她的魂魄都给抽碎了呢!”
    春晓扬着下巴,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样子。
    竹喧眉头皱紧了,看向沉尚绝,“尚绝,既然,你的徒儿供认不讳,要么押往华陵宗交予她们处置,要么留在宗内,依照万和宗的门规来处置了。”
    万和宗的门规有一栋屋子那么多,春晓真的想不到会是什么刑罚。
    不过原着里面已经给她安排好了。
    沉尚绝握紧手中剑,沉默不语。
    竹喧看向一旁娇弱的华陵宗少宗主,“这位小弟子,不知你是怎么想的?”
    李斐然咬咬唇,掩去眼底喷薄的阴郁,最后忍辱负重地垂下脖子,“家母来信交代了我许多,虽然那位姑姑犯下大错,被遣送灵植园思过,却终究是我李家血脉,娘亲嘱托我要重惩贼人,可是弟子却于心不忍,春晓妹妹年纪尚小,怎能随意毁去她的根骨呢?便劳烦尚绝师叔,断去她一条手臂便好了。”
    竹喧在听到毁去根骨时,心头咯噔一下,但在听到后面的断去一只手臂后,松了口气,只是断手而已,修真界灵药许多,再长出来也不过时间问题。
    “你这女弟子倒是慈悲心善。”竹喧感叹,身后各位峰主也感慨。
    “以德报怨,是善举。”
    “小姑娘年纪不大,心性极好,倒比某些飞上枝头的丫头,识大体,也聪慧。”
    ……
    春晓紧紧咬着唇,一脸被激怒的样子,“李斐然你做梦!”
    “春晓妹妹既已认罪,可是敢做不敢当?”李斐然柔声反问。
    “怎么可能?”春晓的眼睛红红的,冲到沉尚绝面前,抬头盯着他,“师傅,你会因此砍掉我的一条手吗?”
    虽然演戏的成分多,春晓还是有几分真情流露的,前半辈子和她哥哥生活在宁静的小乡村,那时候东家丢个鸡蛋,西家坏个锄头都己经是大事了,可是如今,他知道她杀过人,会怎样?
    会不会觉得这个妹妹十分陌生,四年不见已经变得认不出了。
    这段时间的相处全是装模作样,其实已全然个心肠恶毒的女人。
    想到这里,春晓当真是忍不住,掉下一颗眼泪,这样想也没有错,她确实就该是一个恶毒女配。
    沉尚绝像是才醒过来,眉宇间萦绕着一股意味不明的光芒,他轻轻擦过春晓眼角那一滴泪水,摸了摸她的头,唇角轻勾:“妹妹竟被人这样欺负过,怎么能不告诉我?只是杀了她哪里够?妹妹不能抽碎了她的魂魄,哥哥帮你。”
    李斐然瞳孔皱缩,他们竟是兄妹……
    难怪……竹喧等人一愣,难怪沉尚绝这般维护这个徒儿。
    春晓有些怔忪,仰着头的姿势,令她可以轻易看到哥哥浓睫下的眼睛,那双从前像是星夜一般深邃好看的眼睛,如今像是蒙上了一层白翳,令她不知为何,产生一丝危机感。
    【检测到当前世界发生异常,请任务者尽快脱离。】
    按理说实习任务者在世界上是不会拥有辅助系统的,但是此刻出现的系统消息,显然是世界线发生了什么系统也无法掌握的变化。
    春晓有些慌张,强压住慌乱,她抿着唇,看着沉尚绝一步步走向李斐然。
    “只是断去,一条手臂而已,尚绝师叔,怎能,怎能这般……咄咄逼人。”
    沉尚绝一剑刺向李斐然的百会穴。
    女主猝然爆发一声尖叫。
    “尚绝!”青染奋力想要拦住,却力有不逮跌落。
    “哥哥!”
    沉尚绝猛然回过头。
    在一片恍白的视野中,他看到少女软软地倒下,像是被掐灭了生息,周身晕开了大片的血迹。
    仿佛天地一片寂静,沉尚绝手中长剑落地,他面无表情地睁大眼睛,慢慢走过去,然后猛地将少女一把拉起。
    春晓被扯得浑身都在痛,她抬起手,按住了沉尚绝的胸膛,沾满鲜血的手将他白色的衣袍染脏。
    “你不要为难。本就是我不对,是我犯下杀孽。若是你再伤害她,便是与我狼狈为奸,杀人灭口,你这辈子这么好的名声,都要坏掉了。哥哥,我们不要迁就她,她想要你砍掉我的手,来做人情,但是我偏不认。”
    “既然她母亲想要毁掉我的根骨赔罪,我便挖掉我的灵根赔给她。”
    “此后,我们就算都不欠他们的。”
    春晓声音低低的,痛得面色惨白,想要看清沉尚绝的神色,却发现一点神情变化也看不出来。
    半晌,沉尚绝才摸了摸她的额头:“你这般弱小,生生挖了自己的灵根,是在找死。你这般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春晓抿住唇,垂下眼睛,“我太冲动了。”
    “还是说。”沉尚绝压着她的眼尾,留下一道血痕,“你就这般,不珍惜我?”
    春晓心底一阵撕痛,不敢抬眸,嗫嚅:“这世上,我最舍不得的,就是哥哥。”
    以防沉尚绝再次伤人,竹喧与一众峰主围成一道圆弧,将李斐然挡在身后,静静地看着他搂着怀里的妹妹,堤防他突然出手。
    第四峰峰主给竹喧传了一道密音:“尚绝的气息变得有些奇怪。”
    竹喧摇了摇头。
    大殿外等候的弟子们已经开始静坐。
    沉尚绝低头吻了吻春晓沾血的唇:“春晓儿,你要死了。可有什么要交代我的?”
    春晓感到了投射过来的灼灼目光,却也顾不得被发现兄妹乱伦了,忍不住轻轻回吻了他。
    即将脱离这个世界,分离比预计的早了几百年,春晓轻轻咬了咬沉尚绝的唇,她是实在舍不得他的,可是她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哥哥,我有一粒十分宝贵的丹丸,是我在来万和宗的途中,遇到的一位高人送予我的,他和我说,这丹丸会助我成仙。”春晓不敢看沉尚绝的眼睛,慢慢地措辞,“如今我也用不上他了,便送予哥哥吧。”
    春晓将那丹药喂到沉尚绝唇边。
    沉尚绝低了低睫毛,“用嘴喂我。”
    春晓指尖颤抖,终于用唇夹着那黑色的丹药,送到沉尚绝的唇边。
    他不假思索地吞了进去,甚至面无表情的脸上,还浮现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轻轻梳理着春晓的额发,沉尚绝薄唇微动:“哪位高人呢?”
    春晓抿着唇,逐渐失去说话的力气,腹中痛极了,整个人微微颤抖。
    沉尚绝凑在春晓的耳边,轻声道:“是那位魔界魔主吗?”
    春晓大骇,瞪大了眼睛,可是意识却逐渐丧失。
    “春晓儿,你骗我。”
    少女嘴巴微张,身影逐渐消散在空气中,沉尚绝的怀中空了。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