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下个不停,春晓今天也不想要出门了。
    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她走到隔间,伸手打开了那个银色的小箱子。
    如果封建迷信在这个世界有用的话,她不介意试试。
    将那个用绸缎包裹的,面容模糊,却可以看出高高在上的神意的光明神像取出来,放在高高的台子上。
    春晓搓搓手,回忆了一下祷词,慢慢开口:
    “慈爱怜悯的光明神啊,最强大的父,请聆听我的祈祷,垂怜我的恳求,降下您的光辉  ,将神的光辉播撒世间吧,您的子民春晓祈求您,停止这场大雪吧!”
    重要的事情说叁遍,春晓念完之后,又叨叨念了两遍,才慢慢睁开眼睛。
    跑到窗边一看。
    好家伙,一点没停,反而下得更凶了,轻飘飘的鹅毛大雪下出了冰雹的架势,难怪能将人房子压塌了。
    春晓皱了眉,看了一眼小小的高台上的光明神像,有些嫌弃。
    一点用没有嘛,看来昨天也不是他的力量了。
    ——
    中午厨娘做了一顿不算美味的午餐,春晓索然无味地吃着西式的午餐,万分怀念油爆大虾糖醋里脊酸菜鱼水煮鱼佛跳墙红烧肉酸辣鸡杂等等等等。
    水土不服,春晓勉强吃了点面包,便吃不下了,“以后少做一些,我胃口不大。”
    剩下的饭菜,那个厨娘也舍不得倒掉,自己和几个帮佣的女人,一起吃掉了。
    吃晚饭,便有人来报,那头巨狼醒来了。
    绳索已经快要困不住那头巨狼了。
    春晓穿上鞋子,连忙奔过去。
    她的狼皮大衣!!
    ——
    春晓赶到的时候,那头苏醒过来的巨狼已经一寸寸将身上的绳索崩断了,此时狂啸着发出嘶吼,几个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斗气的汉子围着它,手里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
    春晓看着被撞到扑簌簌掉落的墙皮,就感到肉疼,这是她的产业啊,都是钱啊!
    几乎是心随意动,一只弯弓出现在手里,惊人的神力拉开了弓弦。
    春晓原本想要一击击杀这个毁坏公物的野兽,可在看到巨狼口中逐渐凝聚,即将喷薄的火球,又转变了心意。
    如果能省一笔煤炭的开销,狼皮大衣也不是不能舍弃。
    控制了力量的光箭迅速出现,猛地飞向巨狼的口中。
    庞大的火球来不及喷出,便被射散,火星子落了一地,好在这个屋子里没有什么可燃物。
    整间屋子的气温陡然上升。
    巨狼猛地被光箭的威力震得撞到身后的墙上,口中溢出一股股鲜血。
    “能够听懂我说话吗?”
    春晓单手持弓,防备地看向这只大得惊人的狼。
    巨狼察觉到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女的力量,在地上翻滚着挣扎了一下,鲜血不断吐出,染红了一小块地面,温度也越来越高。
    忽然,屋子里响起了嗡鸣般的呜咽声。
    “你们欺负我。”
    春晓震惊地看着巨狼,这么奶声奶气的声音,是这个大家伙发出的?
    开玩笑?
    巨狼出声后,便好像彻底放开了,开始满地打滚,奶声奶气地不断哭闹:“为什么我一觉睡醒就在这里了,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欺负我!”
    旁边一个黧黑的小哥迟疑地道:“似乎是个幼崽。”
    这……幼……在哪里……
    春晓看着小山一样翻滚的“幼崽”,抿了抿嘴:“不准哭了!”
    巨狼身子僵硬了一下,然后又爆出了更大的动静,“啊啊啊啊你凶我!你竟然凶我!”
    春晓无奈地揉揉额角。
    那个面色黧黑的小伙继续猜测:“听起来,是个小姑娘。”
    春晓在这个狼身上没看到性别体征。
    “啊啊啊你他妈的才是姑娘,我是雄性,威风凛凛的雄狼!我要烧死你!”
    春晓猝不及防被那巨狼突然岔开的两腿之间的一根闪瞎了眼,转而看到那狼口中又要凝聚一团火球,便不慌不忙又抬起了弓,“安静。”
    见识过这弓箭威力的巨狼一下子安静下来,坐在腿上,两只狼眼盯着春晓。
    春晓只有它腿高,需要仰着头才能看到这个泛着泪花的巨狼。
    “原本我是打算将你的皮剥下来,做成衣服,然后将你的肉一部分炒了吃,一部分做成肉干储存,再用你的骨头炖汤给大家补身体。”
    刚刚还在嘟嘟囔囔的巨狼,一下子吓得浑身的毛都站起来了。
    春晓见它又要哭闹,急忙又补上一句:“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巨狼将自己缩成一团:“你们人类就像我父亲说得一样可怕。”
    春晓纵容他的恐惧与误解,“外面正在下大雪,即便你离开这里,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不如留下来,为我们做一些工作,我会饲养你,直到雪停。”
    狼群是依靠气味寻找路线和伙伴,而如今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完全断绝了找路的希望。
    巨狼的尾巴紧张地笔直:“你保证不会把我做成肉干!”
    春晓:“我保证。”
    巨狼奶声奶气地松了口气,“那好吧,我愿意做你的伴侣。”
    ……
    春晓:“我不需要你做我的伴侣,我们只需要你来为我们工作。”
    “什么是工作?”巨狼歪了歪巨大的狼头,清澈的蓝色狼眼看着她,“族群里的雌性都想要成为我的伴侣,难道你不是为了成为我的伴侣,才将我绑架?”
    那个黧黑的小伙子似乎是个吐槽役:“这个幼崽,心还挺大。”
    春晓仰着头,“我不会接受人类之外的伴侣,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并且,我们没有将你绑架,是你晕倒在了我的门外,我们将你搬进来取暖,营救了你。即便是作为报恩,你也需要留下来为我们工作。”
    “工作,便是为我们提供帮助的一类行为。你可以发挥你的强项,在这个雪天,为我们提供火种,融化厚雪,持续供暖。”
    春晓看了看他庞大的身躯,转念一想,微微弯下腰:“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成为我们的伙伴,为我们搬运一些物品。重山里的领主,我将十分感谢你。”
    “听起来似乎很有趣。”巨狼伸出了一只爪子,在地上搓了搓,然后吐出一口气,爪爪尖尖上,便冒出一簇火苗,“我很会搓火球的,我是我们族群最会搓火球的雄性!”
    交易达成,春晓满意地夸了它两句,“我的手下会安排你的住所和工作,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通过他们联系我。”
    春晓发现了。
    那些先前被她射落,滚在地上的火苗,一直烧到现在也没有熄灭,这大概就是魔法世界的神奇,不需要可燃物帮助的燃烧!
    春晓现在看着这座巨狼,就像看一座煤矿。
    春晓:“你需要吃些什么食物?我们会尽力为你安排。”安排最便宜的那种。
    巨狼咧开嘴:“我只吃肉!什么肉都可以。”
    肉很贵!春晓都不舍得每天吃……更何况这只狼一看,食量就很大。
    算了算账,精打细算的春晓领主露出和善的微笑:“不知道,这位狼先生,如何称呼?”
    巨狼还从没有被叫过先生,毕竟他还是只未成年的狼崽子,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又骄傲地昂起胸膛,“奥姆,奥姆·克斯利·乌费利曼勒。我允许你叫我奥姆。“
    好长的名字,春晓记不住,“奥姆先生,鉴于你还是个幼崽,根据我们人类丰富的生活经验与育儿经验,我这边建议你可以食用一些其他的食物。”
    奥姆还没有吃过肉以外的东西,“我不要吃花花草草。”
    春晓:“我们有比肉更适合你的食物。”
    奥姆甩了甩狼头,吼了一声,应了。
    终于摆平了巨狼,春晓有点舍不得走出这间暖和的屋子。
    从空间里掏出一个放点心的瓷罐子,春晓让奥姆搓了个小火球丢进去。
    抱着暖呼呼,烫手的汤婆子,春晓终于露出了真诚的笑意:“你真是只可爱的小狼。”
    奥姆搓着爪尖尖,藏着硬戳戳狼毛下的狼脸有点红。
    他想要戳一戳这个雌性看起来软软白白的脸颊,但是她很快就走开了。
    领主一走,那群小伙子就大起胆子,一个个凑了过来。
    七嘴八舌跟这个会说人话的狼聊了起来。
    刺探完情报,一个个满足地端着一盆火苗走出去了。
    “我要做什么工作?”奥姆站起来嗷了一声。
    面色黧黑的小伙西伦摆摆手,“等艾伯回来再说吧。”
    (小通知:明天不一定有更新,要加班,累累)
    (ps看到afd的留言了,让我研究一下po的入v情况吧,感觉还不太搞得懂,有小伙伴可以给我科普一下吗?(????)????)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