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族的两位长辈很快找了过来,如同春晓最开始的感觉,那只母狼确实很懂人情世故。
    有恩报恩,她想要报答重山里拯救了她的小儿子,有了两次救命之恩,她问春晓想要什么。
    “友谊,再没有比友谊更珍贵的东西了。我希望获得狼族永远的友谊……我的意思是,我希望,奥斯蒙先生,你的大儿子,可以成为我的伴侣。”
    “缔结婚契后,并不需要它时刻待在重山里,我尊重我的伴侣。它可以依旧在狼族生活,可以做它想要做的,与从前并不会有什么不同。”
    “我现任的伴侣,卡西欧先生也是同意的。”
    一只聊到晚上,那只母狼后来都没怎么说话,父狼就更是沉默了。
    他们想要用狼族的珍宝去报答,但是春晓拒绝了,她只想要个伴侣,哪怕不能在身边。
    最后母狼无奈道:“我需要得到我的奥斯蒙的同意。”
    话音未落,一直躲在房子墙后偷听的奥斯蒙走了出来,褐色的眼睛闪着坚定的光芒:“我愿意,母亲。”这对他并没有什么损失,他依旧可以在狼族成为头狼,只是无法拥有一个狼族的伴侣,以及后代罢了。
    “为了奥姆,我愿意牺牲。”奥斯蒙低低嗷了一声。
    春晓的嘴角抽了抽,不就是和人类缔结婚契,又不要求它履行夫妻义务,怎么一副舍生忘死的样子。
    男主角都同意了,那只母狼也松口了,谈话到此结束。
    ——
    春晓回到房间的时候,正赶上卡西欧端上热腾腾的饭菜。
    卡西欧给春晓舀了碗汤,眉头动了动:“那些狼居住的地方,刚刚爆发了争吵。”
    春晓抬起头,“都已经谈好了,还有什么好吵的?是奥斯蒙自己亲口同意了,若是他敢悔婚,你就去打断它的腿,将它拎过来填婚契。”
    “好的。”卡西欧笑吟吟,将汤和勺子都送给她,撑着下颌看她吃饭。
    自从结婚以来,每天夜里,卡西欧都索求得很厉害,春晓频频撑不住,所以每天睡前沐浴的水里,被卡西欧加入了一些魔药,经常沐浴可以增强体质,不至于总是不争气地晕过去。
    但是今晚的卡西欧好像格外兴奋。
    “姐姐,姐姐,姐姐……”卡西欧衔住她的耳朵,狠狠地往她窄滑的蜜道里撞击,粗壮的长根几乎以将她撞碎的力道,重重地顶入。
    春晓扭头躲开他,大口地呼吸着,只觉得自己仿佛要被这个狗东西钉在床上了。
    卡西欧舔舐着她的肌肤,用藏在颊边的一颗犬齿咬着她,将她娇嫩的肌肤咬出血痕,又轻轻舔过那娇艳的血珠,显得那殷红的唇瓣更加妖冶,他含住了那一侧挺立的红珠,吞入了口中。
    猛烈的快感令春晓奋力夹着双腿,可是依附在少年腰侧的双腿,不论怎么用力,却也只是被他有力的挺动,推送得更加深入,春晓满面通红地用手去挠他的肩膀,用力抓住了他丝滑的长发。
    卡西欧摆动腰肢,用那格外硕大的头端,狠狠刮过一点孱嫩的穴肉,春晓被逼出一声长长的尖叫。
    卡西欧很恶劣地用自己的锐利顶住了那一点,高速地冲击着,有力的囊袋狠狠甩着他们的交接处,少年说话间的喉结,震动着细嫩的乳肉,“姐姐,我在操你,是我在操你。”
    春晓仰起脖子,“啊啊啊啊啊不——”以前她还曾介意过,卡西欧和她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可后来完全不去思考了,大概是有的,不然为什么无缘无故对她这么好……可即便是存在血缘关系,她现在也离不开他了。
    也许是和卡西欧平日无微不至的照顾有关,也许是新婚夜的那道暗红色魔法纹,也许是那些魔药,她现在完全离不开他,无论是工作生活,还是这具似乎日益淫荡的身体,她在深夜里,渴求着他,渴望被他占据,渴望被他的精液灌满,渴望被他狠狠侵犯……
    “卡西欧,卡西欧,我的弟弟……”春晓用力地抱紧他,在剧烈的操干下无助地哭泣,呻吟,但绯红的脸颊,莹亮的双眸,娇喘的呼吸,无不倾诉着她的快慰,她的渴求。
    “我爱你,你用力地操我吧,啊啊啊太太快……不不不,唔嗯那里不能进去,呜呜呜……卡西欧,我的卡西欧……”
    被肆无忌惮地捅入了最深处子宫的女体,开始抽搐痉挛,快感像是海啸一般猛地将她淹没,唯一的浮木却将她带到更高的浪头,更窒息的海底……
    卡西欧将她的双腿用力掰得更开,更加用力地操入,窄小的子宫被他狠狠地凿开,他额间渗出汗珠,滚落到了女子的唇边,属于他的气息一点点渗入女子的肌肤内。
    卡西欧大口含住她的乳尖吮吸着,耳边如愿获得更多哭饶的呻吟,大声的,淫荡的,充满情欲的声音,几乎令他迷醉,这都是他给予的,再没有比这一刻更清晰地感受到,这个人是属于他的,喜怒哀乐,情欲的高低快乐或痛苦,都是他给予的。
    “我的宝贝,亲爱的春晓,接受的我精液……你爱我,你一定是爱我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到无声,剧烈喷射在子宫内壁的滚烫液体,令她厉声叫喊,却又最终归于无声的呐喊  ,像是彻底被主人控制的娃娃,她贪婪的穴道,将那些精液,与迅速膨胀起来的肉根,一同含得紧紧的。
    卡西欧再次抽送,缓缓的抽送律动,再慢慢到加速地冲刺,情欲在交缠的身体中勃发,呻吟与低吼交织。
    卡西欧仔细看着春晓的脸庞,温柔地吻住了她的唇,忍不住将她的唇咬破,却又轻轻舔舐,最终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披上了他认为她最喜欢的伪装,扮演着曾经最嫉妒的人,日复一日,令她愈发喜爱着他。
    果然,她是喜欢这样子的人的。
    可是这是他吗?
    他能在深夜里听到自己灵魂深处咆哮的不甘与嫉妒,她爱的只是他伪装出来的样子,她不知道他的皮囊下,是一具早已腐朽恶臭的灵魂,爱而不得,贪婪嫉妒与仇视,令他扭曲不堪。
    这是会吓到她的模样,也是被他抛弃的自己,他情愿活成一副面具,贪婪地享受不属于他的回应……可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在那个深夜,看到那只早该离去的自不量力的小狼,脏兮兮地攀着窗台偷窥着她的时候,他的理智便瞬间消失了。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刺瞎了它的双眼,将它四肢的骨头,徒手一寸一寸捏得粉碎,封住了他凄厉的惨叫,将它硬生生砸入了硬邦邦的山体里。
    恢复了理智后,他松开自己就要拧断它脖子的手,缓缓站起来,并没有救活他,他只是用泥土将它掩埋,将那些大片的血迹掩埋……
    他不敢正视自己丑陋的本我,就像掩埋自己的丑陋一样,将那只畜生埋在了土下。
    转过身,他看着自己白皙修长的手指,牵了牵唇角,又恢复了那温和无害的笑容……
    “春晓,春晓,春晓……”卡西欧重重吻着她的唇,汗珠滴落在她身上,或者是泪水滴落在她身上,他狠狠地在她身上留下记号,征服着,侵犯者,占有着,“是我在操你,你知道我是谁的。”
    春晓泄了大量的水,此刻贪婪地索取着他的口液,爱恋地抚摸着他,回应着她,像是被海妖蛊惑的少女,挺起软弱的腰肢去迎合他的坚硬,被一次次狠狠劈开凿穿,哭泣着缠绕着他精壮的腰身:“卡西欧,我是你的……你要我吧,灌满我……”
    少年细细地亲吻她,身下拼了命般,死死地干她,将她干得哭叫不止,口中喃喃:“我是你的,我是你的。”
    巨大的坚硬一次次迅疾地破开女人最柔软的地方,那娇嫩包裹着狰狞,迸发出无穷的快感,春晓绷直了脚尖,颤抖着泄出,轻松呜咽着承受。
    夜还很长,生性贪婪的兽总是喂不饱的。
    ……
    (明天双更,早7下午1点)
    (这群男人,他是病得最厉害的一个,也是最疯的)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