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晓扭过脸,急促地呼吸着。
    神像将她抱得很高,赛普隆撒低头含住了她的嫩乳吮吸,一只手轻松破开了蔽体的衣物,少女彻底赤裸在这个圣洁高贵的神殿内。
    春晓仰头看见了神爱世人的壁画,那笔触带着狂热信仰的穹顶画作,令人心生敬畏,可身下侵犯的手指又不容忽视,只能在羞耻心和欲望之间煎熬。
    她已经完全想不起自己这个身份,原先是个性冷感了,如今只觉得欲望之源像是泄洪,陡增的力量令她更加强大,以至于能够更好地承受来自赛普隆撒的侵占。
    “你不仅需要神力的疏导,作为能力内核,我会赐予你神格。”赛普隆撒将两只嫩乳欺负得绯红,转而摁上穴内深处的那一点敏感肉,穴道骤然抽搐起来,他不紧不慢地继续抵住,“你会爱上我的精液。”
    操……
    春晓无声骂了一句,紧紧咬住牙关,最终还是封不住快感的呻吟,急促地吐露出来。
    吻了吻她的脸颊,赛普隆撒挺腰将硕大的前端摇晃顶入那湿润的小口。
    与此同时,那紧抱着春晓的神像,竟陡然松手。
    春晓惊叫着坠落,而那身下狰狞的玩意,同时狠狠破开穴道,随着她的坠落,恶狠狠插入了深处,直到彻底尽根没入,娇嫩的子宫,被彻底地撑开,迫不得已地包裹住强大的来客。
    春晓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赛普隆撒轻轻接住了她,他那恐怖的性器,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
    “乖孩子,吃得很干净。”
    高台上垫着柔软华贵的毛毯,铺着一层丝滑的东方绸缎,她被放在那柔滑的绸缎上,纤细的脖颈被他扼住,最脆弱的地方被他狠狠入侵。
    神像在她身侧半跪,带着凉意的手指分开了她的臀部,湿滑的蜜液在男人的大力冲击下不断溢出,引导着蜜液滑落到后庭,神像的食指滑入了她的后穴,一整根手指插了进去。
    “啊啊啊——不行,唔啊啊怎么可以…同时…拿开拿开,不要再进来了……呜呜呜呜呜,太深了啊啊我不可以的,赛普隆撒…光明神…不要不要……”
    又一根手指填了进去,同时被占有,被扩充的快感像是雷击一般强烈,往常能令她昏厥的快感,如今只是令她奔溃的呐喊,体质的增进,令她承受能力更加强大,无尽的快感完全避无可避。
    “主人…主人…我错了,啊啊啊…不要这样呜呜呜…我坏掉了求求您停下…主人,父亲……求您……”
    潜意识爆发的求生欲,令她抓住了男人隐藏的癖好,温顺地攀附着他,软着声音求饶。
    显然是有用的。
    神像叁根湿哒哒的手指,从饱受欺凌的后穴抽了出去。
    春晓的余光,可以看到那垂眸的神像轻轻舔舐着手指,淫靡的动作,被那禁欲的神像做起来,有种热烈又荒唐的堕落感。
    不等春晓彻底松下这口气,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这是什么……?”春晓颤抖着,扶住了赛普隆撒的手臂,完全不敢低头去看,只能可怜地看着身上面容完美到不可挑剔的男人,祈求祂的否定。
    可是他只是轻轻笑了一下,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臀瓣,将她的身子侧过,温和优雅的眸内是一片灰白的暗潮汹涌,“自然是我的分身。”
    下面顶住春晓的不是一根,而是两根……
    两个狰狞的巨物,分别抵住两个娇红柔软的穴口,耐心地轻撞着入口,勾引出更多的蜜水。
    “不要……我吃不下的……”春晓翻过身,向前爬去,试图逃跑。
    可是后颈被骤然掐住,赛普隆撒将她一把捉了回来,指尖绕住她的黑发,一手固定住她被迫高翘的臀部,用力地挺腰而入。
    “噗呲——”
    “啊啊啊啊啊啊啊————”
    激烈的水声中,是女人不顾一切的大喊,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玩弄别人!
    同样巨大粗硕的肉根几乎将她撑得没有一点缝隙,每一寸穴肉与肠肉都被撑开,那些娇嫩的皮肉和敏感点,被毫不留情地大力碾过,迅速地抽插摩擦间,快感像是电流一样迅速聚集,最终化作一波又一波的空白在脑中炸开。
    高潮紧接着高潮,被光明神厚爱的身体,热情地拥抱着神灵的插入,努力迎合着他的攻势,被操得殷红痉挛,还是贪婪地包裹住战意汹汹的性器,每一寸媚肉都在挽留,又在下一次的洞入中被操得哭泣着流出更多蜜水。
    后入的姿势本就深入,更何况是这样巨大的肉根,还是两根并入。
    春晓咬着身下的绸缎,吟叫间口液流了一片,可身下被干出的液体更多,将整个绸缎浸染得湿哒哒的,下方的毛毯都被浸入了淫靡的液体。
    赛普隆撒掐住她后颈与头发的手掌,慢慢划过她的后背,抵达臀裂,轻轻摩挲,点了一下。
    在春晓的颤抖中,喑哑的声音传来,“春儿,你太骚了。”
    春晓被加剧的攻势操得整个人往前一扑,却被他拉住了,迎着臀瓣凑上他的侵犯。
    “不,是你…是你他妈的鸡巴太粗了…像狗一样,不会累吗……啊啊啊——”
    赛普隆撒重重地顶入,“像狗一样?我的小骚狗,真成小骚狗儿了?”
    春晓索性埋着头,轻轻悲鸣着,不说话了。
    赛普隆撒捏了捏她黑发间,露出来的粉红色小耳朵,“不用害羞。你本就是我的淫兽,我的小狗儿,对吗?”
    对个鸡巴!
    春晓屈辱地跟着快感呻吟,咬牙不去听他的话。
    可是本来强劲有力的操干,忽然停了下来,两根强壮的巨物抽了出来。
    淫水流出,猛地从高潮的顶峰落了下来,难耐的两个穴口饥渴地收缩着,春晓绯红着脸颊,眼神湿润地回头去看他,像是在疑惑。
    赛普隆撒的指尖拂过娇嫩的花穴,令它狠狠一收缩,又接着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凭空撑开。
    两个穴口被大大撑开,但是内里空无一物,即便内壁穴肉努力地想要合拢,想要互相摩擦,想要寻找快感,但只能在空气中战栗。
    饥渴像是从骨子里迸发出来。
    春晓几乎要哭了,她想要,为什么要撑着她,却又不给她满足,她想要被粗壮的东西填满,有力的抽插,重重的侵犯。
    “赛普隆撒……赛普隆撒……”她念着他的名字,去祈求他,用臀瓣去追寻他身下怒挺的两根巨物。
    可是他却无动于衷,不管身下的紧绷,只是耐心地欣赏着那两个被撑大,却什么都吃不到,贪婪地流出口水的蜜口,勾起一缕晶莹的细丝舔舐入口,他缓缓开口:“你知道我想要听什么。”
    “呜……”
    春晓埋头,肩头耸动了一下,还是屈服了。
    她伸手去拥抱他强健的腰身,含着泪水亲吻他狰狞勃大的两根粗硬,声音软软,带着哭腔,“主人,您插入我吧,求你用力进入我,主人……”
    她仰面躺在赛普隆撒的身下,羞耻地一手挡住双乳,微微侧过脸,“主人,我的父…用您的鸡巴操入春儿的穴…我,我是您的淫兽,您的骚狗儿……以您的精液都填满我吧。”
    压迫感渐近,遮挡的手臂被他扫开,春晓仰头迎接他强势的接吻,口腔的每一寸都被他舔舐过。
    优雅从容的男人,在情事上却总是另一幅面孔,霸道邪恶,高高在上。
    春晓的心理防线都要奔溃了。
    赛普隆撒终于解除了撑开穴口的力量,可是不等可怜的穴肉合拢,那炽热的巨大狠狠进入,将孱弱的穴肉狠狠擦过,撑得更大,灼热的温度似乎从穴道中,一直烫到了脑海里。
    令人无比清晰地意识到,她正在被占有,被身上这个男人侵占。
    是赛普隆撒在操她。
    狂猛又激烈的操干,像是使出了最大的力气,都用在她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灼热的精液像是无穷无尽的喷射,将她灌得尖叫,小腹凸起,胀极又快慰,却被狠狠堵着流不出来一丝。
    赛普隆撒的精液,最终都被贪婪的子宫吃了进去,日日夜夜的奸淫浇灌后,它将会化作神格。而她将成为光明神的子神,他的女儿。
    真是恶劣的性癖。
    ——
    神像回到了他的位置,依旧高大威严,低眸敛目,神情模糊。
    (做光明神的小公主,只吃鸡巴不吃苦!)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