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谷地,终于停下翻滚,春晓迫不及待地要从他怀里出来。
    可是春岙怎么也不肯松手,她便一声声地叫她,“阿岙,阿岙将手松开,我们安全了。”
    过了好久,春岙都没有回应她,也没有松开环住她的手臂,春晓用力挣扎,才挣脱出来。
    再一看,春岙不知何时,昏过去了。
    有可能是在山坡滚落的时候撞晕了,有可能是在砸到谷底的时候昏迷了,但是他护着她的手臂从来没有松开。
    春晓咬着唇,眼泪不停滚落,她看着这具身体的弟弟,慢慢摸上他的睫毛,泣不成声,“笨蛋,你才是笨蛋。”
    她搬不动春岙的身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去,只能听着他微弱的呼吸,抱着膝盖慢慢等他醒过来。
    肚子饿得难受,她用树叶在春岙身上盖了一层,然后爬起来去找食物。
    找到了一点小果子,红红的很酸,但是水分很多。
    谷底的植物很旺盛,她还找到了一把甜根。
    吃了几颗小果子,她含着一截甜根,将剩下的食物都放在春岙身边,慢吞吞地喊他名字,想要把他叫醒。
    不知过了多久,春晓昏昏欲睡,地上的小身板动了动。
    春晓泪眼朦胧地惊醒,看到春岙皱着眉,她连忙去将他扶起来。
    他碰了碰她的额角,“不流血了。”
    春晓才想起来自己额头被磕破了,此时应该已经结痂了,便摇摇头,找到小果子和甜根给他,“我不要紧,你快点吃。你还有哪里疼?怎么办啊?”
    她不会中医,没法帮他看病,他要是摔坏了怎么办呢?
    春岙慢慢地吃了几粒红果子,依旧是缓缓的拒绝。吃完之后,他紧紧抿住唇,因为过于用力唇色发白,他缓缓撑着身边一截小树,站起了身,抚了抚额头,闭了闭眼睛。
    他站起了身子,道:“无碍。我带你出去。”
    他牵起春晓的手,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脸色有些发白,他看向她,“你不要害怕,我们在这里歇一夜,明日我带你去寻苏妈,他们不会走远。”
    他这是实在走不动了。
    春晓咬着唇,这小孩就喜欢勉强自己,“我不害怕。”
    去年冬天的时候,天气太冷了,保暖的衣物不够,苏妈偷偷将她丢过一次,是春岙找出去,将她带回来的。
    从那以后,春岙就一直觉得,她一个人会害怕。
    他在她脸上摸了摸,看着那块血痂,乌蒙蒙的眼睛倒影着她血糊糊的小脸,他握着她的手,“会好起来的。”
    春晓不在乎会不会留疤,她现在只想要活下去,利索地用树叶子在地上铺了铺,她扶着他坐下来。
    “弟弟,你睡吧。”她道。
    春岙一年内拔高了许多,眉眼也舒展了一些,愈发俊逸似妖,他瞥了她一眼,“我不是弟弟。”她就是个小游魂。
    春晓顺着他,“你再吃点甜根,明天我们再一起想办法。”
    春晓帮他解开了发绳,扶他睡下来。
    这一夜过得忐忑。
    第二天,春岙果然站起来了,这下稳稳地牵着她走出了谷底。
    春晓却觉得春岙摔得太狠了,担心有暗伤,可他一声不吭地,她又不知道。
    寻了一天,在来时的那一片小林子里找到了苏妈一行人,他们神色仓皇围在一起。
    食物和家当都在逃亡过程中丢失了,苏妈静静地看着找过来的姐弟俩。
    她一把夺过春岙,然后盯着灰头土脸的春晓,根本不在意她头上那块伤。
    春晓被她看得慌慌的,春岙也从她手里挣脱,站在一边整理衣服。
    夜里,春晓在睡梦中,忽然被握住了手,惊醒来,又被捂住了嘴巴。
    “我带你走。”春岙低低的声音传来,春晓一下子放松下来。
    她无条件信任他,随着他悄悄摸下了车,轻声朝林子外面走。
    一走出林子,春岙便拉着她跑起来。
    春晓被他弄得有些紧张,便急慌慌地问,“阿岙,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不知跑了多久,失去最后一点力气,春岙才停下来,靠在一棵大树后,他看着她。
    春晓又问了几声。
    怕她傻乎乎回去找那对夫妇,春岙才道:“易子而食。他们要将你换给别人,当肉吃了。”
    春晓傻愣愣地,后背一层白毛汗冒出来。
    太,太可怕了。
    春晓:“怎么会?”
    春晓:“可是,你为什么要带我出来,他们没有要吃你。”
    春岙靠在树上,慢慢调整呼吸,听到她的话,看着她,慢慢沉着脸。
    春晓听不到回答,就蹭在他身边,自己想到了回答,大概是自己好感度刷太高了,春岙小哥愿意带着自己一起逃跑出来。
    不过再想一想,原着里春岙早夭,是不是就是被那对夫妇吃了?
    不敢再想,春晓拉住春岙的衣服,看着他,“以后我们要相依为命了。”
    春岙顺着袖子的力度,看向了她,终于抬手摸了摸她的眉,轻声道:“我会照顾你。”
    春晓点点头,她相信他,虽然只有叁岁,但是他聪明得惊人。
    春晓也摸了摸春岙的眉角,笑了一下,若是没有夭折,不知道阿岙儿会变成什么样风华绝代的人物。
    若是……注定早夭的弟弟没有死,她该对他,下手吗?
    春晓的神色暗淡下去。
    “你想要去哪里?”春岙突然问。
    春晓抬起头,思索了一下,道:“去京都城。”
    春岙轻轻笑了笑。
    春晓很少见到他笑,他总是板着小脸很深沉的模样,但每一次笑起来的时候,她都会记很久,因为太好看了,就像是冰雪消融,来自天穹的风卷着霞光落满湖面,他道:
    “好,去长安城。”
    春晓这一世的目的就是为了顺利抵达长安城,平安长大。
    她这个世界用的是新式的休眠舱,她听过这种最新型的休眠舱,不仅是运行系统方面有了很大的升级,最特别的是多了一个抽离功能。
    在完成任务,矫正偏曲的部分剧情后,便可以一键抽离这个世界,留待原身继续走完余下剧情。
    等到春晓顺利到达长安城,求得国公府收留后,她的任务便结束了。
    她忍不住抱住了春岙,在他耳边坚定地道:“我们一定会有钱有势,我们会过得很好。”
    春岙摸了摸她发尾的红色发绳,这是他送给她的,“会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春晓埋在他脖子里,嗅着他身上干净的味道,有些哽咽,“我会放烟花给你看的。”
    春岙点点头。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