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叁岁的小孩该如何在一个难民流窜,匪患横行的灾年存活下去呢?
    春岙带着春晓取了一条山路,绕到官道上,这是与她们先前逃荒方向截然不同的一条路,在官道上走走停停,春岙带着她白天睡觉,夜里赶路,用树叶收集山林里的露水,沿路寻找食物。
    两个人都不知道京都城的方向,春岙在叁天后停下了脚程,他们遇到了一座驿站。
    “官道上的驿站,一定会指明京城的方向。”春岙一路走来,一直在偷偷收集信息,从那些难民的口中,将这个国家的地图,在脑中勾勒了出来。
    看向高高飘扬的旗帜,春岙带着她在驿站不远处的山林里住了下来。
    他很聪明,驿站的人不缺吃喝,难民也不敢在这附近逗留,所以这座山上还有不少食物存留。
    春晓吭哧吭哧跟在他后面,不一会就背了一个小包袱,而春岙则背了两个小包袱。
    原地休息了两天,有一队难民路过。
    春岙拉住她的手,悄悄在后面跟上去。
    春晓疑惑地问他,“为什么不混在里面?”
    “我们有粮,年纪小,打不过他们。”春岙帮她托了托小包袱,小唇抿着,“日后若是遇上旁的队伍,我们再去随着别人一块走。”
    两个小孩出门在外不安全。
    食物用完的那天,春岙带着春晓一起去山上找东西,春晓为了找一把野菜,和他分开,遇到了另外一伙人。
    那是同样瘦弱的小孩子,但是看起来九岁左右,比他们都要高一截。
    有个孩子想要过来抢春晓捡到的野菜,他一把将春晓推在地上,夺过她手里的菜。
    春晓几乎没有反抗能力地就被抢走了找了两个时辰的口粮,她摔在地上,大声叫:“阿岙,阿岙,阿岙我被欺负了!”摔得好痛。
    春岙不知从哪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树枝,眼神冷厉地看着那一群孩子,他毫不犹豫冲向了那个手里捏着野菜的高个子,一棍敲中了他的腿,立马便有好几个小孩扑过来,齐齐将他压住,一群人打成一团。
    几个孩子走了之后,她委屈地抹眼泪,将鼻青脸肿的春岙扶起来,她和春岙都要饿肚子了。
    “不要紧。”春岙捡下发间沾到的草叶子,“你做得很好。你打不过他,将他想要的都给他,不受伤就好。”
    “可是我们没有东西吃了。”春晓坐在了地上,她走不动了,大半天的成果被抢走,她泄气了。
    她看着春岙,“你挨打了。你总叫我不和别人起冲突,可你刚刚还跑上去和他们打架。”寡不敌众,被揍得这么惨。
    他摇摇头,伸手在怀里摸了摸,掏出几颗青果子,递给她,“吃。”
    总不能让她白白被欺负了。
    春晓辨认了一下,拿了一颗,剩下的都推给他,“你吃吧。”
    春岙都倒进了她的怀里,毫不留恋,“我吃过了。”
    春晓瞧他,“那你说是什么味道?”
    春岙:“很甜。”
    春晓直接塞了一粒到他的嘴里,“胡说,青柿子那么涩。”
    春岙咬了一口,脸色微僵,确实很涩。
    ……
    路过丰州的时候,遇到了一户好心的贵妇人在施粥,春岙带着春晓去领粥,一份粥还有一个馒头。
    喝完了粥,春晓舍不得吃馒头,想要带回去路上慢慢吃,春岙不同意,不但自己几口吃干净了,还盯着春晓也都吃掉。
    就站在摊子旁边,在一群眼睛绿绿的灾民面前,春晓不舍地吃着大馒头。
    趁着春岙被人撞了一下,春晓急忙将余下的小半块馒头塞进怀里,说“:我吃好了!”
    春岙才牵着她走出去施粥的摊子。
    傍晚的时候,他们被一群灾民找到了。
    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他们搜刮着弱小者的食物,可实在没有粮食他们也没有办法。
    领头的男人让她们交出食物,春晓嘴硬说没有。
    刚说完就被一脚踢翻,春岙急忙拉住了她。
    “我见到你下午藏馒头了,乖乖给我拿出来。”
    那群男人将他们一顿打,然后从春晓的怀里搜出了一小块馒头,又在春岙的怀里搜出了一大块。
    春岙又被打了一顿。
    “你小子还挺会藏。”
    那群人带着战利品,洋洋得意地走了。
    春晓鼻子红红的,害怕地憋着泪,去扶春岙,让他坐在稻草上,不敢碰他渗血的唇角。
    春岙等那群人走远了,才开口:“我并非不准你藏食物。”
    他的脸有些红,这两天天气降温,他有些低烧,“我俩势小,若是不在摊前将食物都吃下肚,必会遭那群灾民抢夺。只有当着他们的面吃干净了,才不会被盯上。”
    叁岁的小孩聪明极了,举止有超出年龄的沉稳,他招手让春晓凑过来,又道:“你不太聪明,不会藏东西,交给我藏就好了。以后不要动这些小脑筋,动脑子的事都交给我。”
    他慢慢地嘱咐她,兴许是伤到了肺,他说一会,便停一会,最后捂着嘴,抑制不住咳嗽溢出来。
    他这病迁延不愈,又添新伤,春晓担心他会突然夭折。
    好在冬天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春岙也不发烧了。
    他用小陷阱捉到了一只袍子和兔子,剥了皮给春晓销了冬衣,兽肉都阴干了,留待日后路上吃。
    因为这些肉食,他们在一个山洞里度过了一个冬天。
    只有一套冬衣,春晓便和他一起整日待在山洞里,窝在树叶和稻草铺就的床上,裹着兽皮等待冬天过去。
    而自从落了一场薄薄的初雪后,这片土地再没有下过雪,只有与日俱增的刺骨的寒冷与烈风。
    春岙偶尔会出去查看他设下的陷阱,运气好时能带回来一两只小鸟,运气不好就空手而归。
    前几天春岙捡到了一条冬眠的蛇,看花纹艳丽多半是有毒的,便被他剁碎当做饵料,引来了几只小动物,所以今天收获颇丰。
    干冷的冬天,在山林里收集水液并不容易,好在春岙在附近找到了一个滴滴答答的泉眼,一夜下来能攒一陶罐的水。
    用水煮一煮肉干,就是一顿饭。
    春晓也不敢嫌弃,她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味觉,只会机械地进食。
    而春岙真是个絮窝小能手,一天天下来,这座荒凉窄小的小山洞,被他布置得充满了生活的气息,有水有粮,若不是还要去长安,春晓觉得在这里度过灾年说不定也没有问题。
    春岙攒了许多食物,每天够春晓吃个八分饱。
    可是春晓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他的饭量,似乎他一直吃得都很少,不管食物充不充足。所以春晓暗地里猜测,大概他有个小鸟胃吧。
    冬天日长,宅窝没事干,春晓开始教他念书,叁字经弟子规什么,凡是记得的都呱唧呱唧跟他念。
    春岙像是对这些很感兴趣,听一遍便能全都记住,将叁字经和弟子规从头背到尾,都不用打顿。
    于是春晓开始技穷,每天教他一首古诗,教完就等明天。
    好在不等春晓彻底被掏空,寒冷的冬日结束了。
    离开这座山洞的时候,春岙算好时间,将大部分东西都消耗干净了,然后将陷阱都拆了。
    依旧是春岙拎着两个小包袱,春晓背着一个。
    走走停停,偶尔遇到些困难,顶多受些皮外伤,两个小孩都在一点点长大。
    随着一年过去,又一年过去,他们离长安城也越来越近了。
    在这些时光里,美好灿烂的长安,几乎成为了两个孩子一个梦。
    追-更:seyuwen.com (woo18.vip)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