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家作为百年世家,盘根错节,旁系大多分布在大梁各州府,朝堂中的武将多半受过谢家国公与谢关元的关照,春晓令池月去联系那帮子人,悄悄结成一党,名义上是谢家孤女寻求庇佑,而其实只是为了将他们都绑在船上,日后一荣俱荣。
    朝堂那帮武夫需要用心谋划,朝外那些在文坛儒生中占有重要地位的文士们,就要好拉拢得多,他们大多出生清贵却无心仕途,也有一些商贾家的洒脱客,譬如松园主人,这些都是谢岑丘的友人,无需春晓费心维系,他们会念在谢殷风的面子上,多加关照她。
    这些占有话语权的文人,在多年后春晓构陷忠良,残害文官时,发挥了流言迫人至死的威力,他们无条件信任她,哪怕她说一位老尚书为老不修多看她一眼,要他死,他们便毫不犹豫写罪赋,批斗谴责,引得文坛公愤,最终逼得他在府中自缢。
    有时候春晓会想,这群聪明的人们,他们难道看不出她在利用他们吗?
    可后来,再见到那个男人时,她都明白了。
    谢岑丘从她五岁时,便带着她渗透他的社交圈,结交他的朋友,教她诗礼塑她风骨,将她打造成了长安第一名姝,国公府的明珠。
    那群闲散的居士们并不是蠢笨,他们只是固执地相信,她永远都是牵着谢殷风的手,怯怯在他身后同他们打招呼的小女孩,干净澄澈。若说洒脱无拘的谢殷风是林下风,那谢岑丘捧在掌心的谢软软便是风下雪,冰心洁白。
    他们逐渐老去,她在长大,而她始终是他们眼中的小姑娘。
    谢岑丘啊谢岑丘,这个男人即便死了,也给她的路铺好了。
    ……
    春晓出宫与那些先生们见了一面,回来后忍不住感叹这群文人的气节,她以为她们是萍水相逢君子之交淡如水,但在谢岑丘死后,他们竟然毫不犹豫愿意提出庇佑。
    与池月利诱那群武将不同,这群先生们,是与谢岑丘一般的君子。
    夜里没能睡着,春天将要来到,倒春寒像是比寒冬还要冷一些,她慢慢走到殿外,浅白色的寝衣单薄,随手拎起一盏灯笼,她抬步走到院内。
    池月她们都还没睡,在院中摊着一张大桌子,灯火通明,她们像是在糊弄着什么纸张。
    “在做什么?”
    春晓出声问。
    弄影抬起头,连忙捡起一件披风为她盖上,池月笑嘻嘻道:“娘娘,上元节要到了呀,您忘了吗?”
    春晓一怔,记起这个节日,也认出来她们手中在制作的是孔明灯。
    不过这个世界没有孔明,这种与孔明灯一样造型。膨大圆墩的薄纸墙借助下方的一点烛火的热力,飞上夜空,这灯叫做夜浮灯。
    大梁朝在很多场合都会用到夜浮灯,这是个崇尚自然与孝道的国家,重要的节日,尤其上元节,常常会有城市组织在夜间点燃夜浮灯,一人点一灯,万家万万灯,寄托哀思,也是告知天上客地上人们安好。
    春晓看着池月手下已经成型的夜浮灯,眸子微微暗了下来。
    谢岑丘还在时,每到上元节就会带她去放灯,谢家坟茔被挖空,谢岑丘便带着她与春岙在京内最高的山上,带上数百只夜浮灯,不厌其烦地一盏盏送上天去。
    明明子息衰微,他偏要做成一副家中繁盛人口大族的模样,叁个人手忙脚乱将上百盏夜浮灯点完,她和春岙都累得够呛,还得谢岑丘抱一个背一个从山顶运回去,也不嫌累得慌。
    斯人已逝,春晓忽然想起不知从哪看来的一句话,亲人逝去时的痛苦微不足道,真正痛彻心扉的,是在他离去后,你却在余生的方方面面一点一滴,猝不及防看到他的影子,无孔不入,刺人肺腑。
    春晓现世是个孤儿,从未尝过亲情,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她对小叔叔有几分眷恋。
    她从池月手边捡走了刚刚做好的一只夜浮灯,“我去外面玩。”
    弄影连忙将手里的活放下来,“娘娘,我陪您一同去。”
    春晓摆摆手,“不必了,想一个人随便走走。”
    春晓拎着一盏有她半人高的夜浮灯,慢慢行在殿外的小道,在萧萧夜风中漫无目的地走着。
    夜浮灯下有一根细细的丝线。
    宫规森严,宫内不允许私下祭奠,也不允许宫妃奴婢放灯,所以池月她们做灯玩,却也不敢放得太高,只敢栓根线,借着宫内通明的灯火掩护,将孔明灯悄悄放起来两叁米高,就放风筝一样收下来。
    春晓拧了拧眉,却也没有解开那根线。
    身着白色寝衣的女子披着朱红的披风,抱着庞大的夜浮灯缓缓行在御花园,最后像是走到了一条死路的尽头,她慢慢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较高的花坡,她已经走出很远了,看不到巍峨的建筑群,目之所及只有沉默的花木。
    她将夜浮灯撑起,擦亮火石点燃了底座的小烛,一点火光像是一粒星子在黑暗中迸射。
    司庭这阵子懒得理会那群同僚的暗害,他今日被遗落在宫内,过了出宫的时间,身为外男他若是被侍卫队发现,就是死路一条。
    他随意坐在一处偏僻的花木下,慢慢在心里做着算术,等待天亮,忽然听到一阵轻缓的脚步声。
    一点火星的亮光,令他顿生警惕,而在他偷偷从花疏间窥去,却又瞬间失言了。
    万物凋零的寒冬,他在落魄处看到了神明,她凝视着夜浮灯,那濯濯的光落在她的面容上,落在她的红衣上,神明眼中碎光粼粼。
    那一刻她遥远得仿佛站在了,他人生的另一端。
    司庭怔怔地看着她,像是被揭开了井盖的青蛙,贪婪又胆怯地窥伺不属于自己风物。
    他想,自己糟糕得一塌糊涂,诗书礼仪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明知道,明知道,明知道她已为人妇。可他未有一刻停止过为她心动。
    谢春晓,谢春晓……
    草木被踩折的细蹴声惊动了她,春晓手中的夜浮灯在她脱手时便悠然上升,只留下一截细线在她手中越来越短,她偏过了头看去。
    青衫单薄的俊雅青年,像是披着一身星光,隔着一面清淤的灌木,寥寥地高立,青丝披垂被夜风卷起,眸中像是有一面落了月的湖,轻柔又坚定地掀起了涟漪。
    他在安静地看着她,不知想些什么,看着看着,一滴眼泪忽然从他眼角滑落。
    春晓猛地捏紧了手中只剩一个线头的夜浮灯,那上升的力道一直牵引着她,她微微眯起眸子,专注地看着他,忽然道:“司庭。”
    男人没有说话,他安静地像一个认命的囚徒。
    春晓又笑,直接道:“净莲,你喜欢我。”
    男人站在原地,半晌,点了点头。
    春晓松了手,那短短的线头被夜浮灯挣脱,澄明的夜浮灯猛地跃上高空,它的速度不快,悠然又坚定,不可阻挡地越上越高,在宫外万家灯火中,这只皇城内独一的夜浮灯像是一只不合群的归天的鹤……
    春晓放下手,目光温柔,像是带着蛊惑:“净莲,我喜爱你的诚实。你总是正直又诚实,让我一眼可以看明白你在想什么。”
    她站在高坡上,在夜浮灯的微光下,在头顶天穹万点星子的见证下,朝他伸出手:“司净莲,牵住我的手。一会儿侍卫队就要来抓人了,我们……“
    “私奔吧。”
    司庭捏了捏拳头,他知道她不过是个开玩笑,却还是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她没想到这个羞怯的男人,会突然变得这么大胆。
    司庭弯了弯唇,像只在屠刀下主动送上脖颈的纯良羔羊,他轻声:“在下今年二十有叁,大梁朝男子平均会活到五十七岁。在下还有还有叁十二年,可以尽数送予娘娘,任您如何玩耍。在下认了。”
    ……
    宫闱深深,那一点夜浮灯如此显眼,许多人都看到了它。
    包括那个立于御书房窗前的男人,上元佳节他没有赴宴,而是站在窗边,看了一夜夜色,直到那盏夜浮灯被侍卫队射落,损毁。
    (其实司庭和春晓挺相配的,他们都是各自眼中的风景)
    (可是春晓会亲手毁了这个正直又坦诚的男人)
    (ps整理时间线的姐妹也太强了!!)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