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晓这夜做了个梦。
    她看到了一棵粗壮高大的海棠树。
    日光正好,从海棠花烂漫的间隙落下,光斑散在树下的男人身上,那男人的修挺的背影缓缓转过来,是陆慈。
    他温温柔柔地笑着,眉心一点朱砂,眉眼弯弯沐浴着天光,和她记忆里那个阴郁狠辣的男人全然不像,海棠花瓣翩翩落下,斯人俊美夭夭,他招了招手唤她过去。
    “皇后,钦天监说今夜天生异象,会有流星雨,那天象壮阔浩美恢弘迤逦,朕还从未见过,我们一同去看。”
    她站在窗前看着他,没有丝毫阴郁的陆慈那过分精致的面容,惊艳得仿佛日光都围绕着他,那眉心一点朱砂,更是显得原本的面貌多了几分脱俗的慈悲,动人极了。
    春晓认得那粒痣,那是满楼香的记号,可是怎么会在陆慈脸上?
    光怪陆离的一阵扭曲,梦境扭曲,她像是隔着一层河水看对岸的场景,模模糊糊地触碰不到。
    那里有个男人卷着衣袖,身上朝服龙袍都没有换,手忙脚乱地去盛坐在炉上的粥,热得鼻尖沁出一层细汗的男人偏过头,是陆慈,“春晓儿,我学会煮粥了。再过几天就能学会红烧肉,还要学海棠煎梨水,你等着……”
    她渐渐听不见他的话,只见到那张带着几分讨好笑意的脸在逐渐模糊。
    她看到那个陌生又熟悉的皇帝,做着许多奇奇怪怪的事,他故意将自己弄伤,叫着她的名字,惹她心疼,他天真又幼稚地烦恼着妻子食欲不佳,他在御书房抱着一整面墙的话本子研读,学习怎么提防夫妻矛盾……
    春晓像是陷入了梦境,恍恍惚惚地无法脱离,最后画面一转,她看见了一片辉煌的灯火。
    是成千上万的夜浮灯在皇城中升起,她站在高高的阁楼上,手可摘星辰,身旁是陆骊龙身上淡淡的龙涎香气息,他轻轻揽着她,面前一盏圆圆的夜浮灯在慢慢升空。
    “这是皇城的最高处,我们的灯,一定能飞得最高。”
    她扭头,看到了男人唇边灿烂放松的笑意,眉心朱砂灼灼,像是一个寻常陷入爱河的男子。
    他察觉她再看他,便低下头与她对望,目光深邃映着周围的灯火,仿佛是燃起火的一面湖,留着她浅浅的影子。
    忽然间,她见到天边划过一道痕迹,接着便是成千上万璀璨的轨道闪落。
    天际像是被金色的丝线撕裂,天光冲破黑夜,天间神辉映着人间千千万夜浮灯,仿佛隔出了另一方世界。
    她感到他将她搂得更紧了,运筹帷幄的帝王嗓音轻快地像个不谙世事的小伙子,蹭着她的发顶,柔声道:“你说过,见到流星的人便可如愿,朕如今要许愿了。一是希望我的皇后每日开开心心;而是希望天下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叁十希望陆骊龙与谢春晓生生世世不分离……”
    春晓想要告诉他,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可是无法开口。
    眼前一花,便又换了景象。
    是她熟悉的场景,是她再度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陆慈忽然来见她。
    眉宇间是熟悉的阴郁,仿佛带着经年的阴鸷。
    他进殿后紧紧盯着她,嘲讽一般道:“谢春晓,谢春晓。”
    可能是先前的场景影响,此刻她看着这个男人熟悉的面庞,莫名觉得他阴郁的眼底积压着隐忍的委屈,像是要哭一样,带着失而复得的惶恐。
    他明明没有说更多的话,一切梦境都淡去褪色,最后是那血泊里慢慢失去神采的眸子,她却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
    “谢春晓,谢春晓。你可是怕了我?”
    “不要怕,这一世我会很乖,都按你说的做,你会很好地完成任务。路我都给你铺好了……”
    “谢春晓,谢春晓,你偏给朕委屈受。谢春晓,我好舍不得你。”
    “谢春晓,你这一世不喜欢我,真是,太好了。”
    “晓晓,你不记得的我都记住了,至死都不会忘的。永远不会忘记。”
    “谢春晓,是我的心上人啊。”
    ……
    一夜梦境连连,醒来的时候天色初亮,她的背后出了一层汗,一摸额头,也是一层汗水。
    “怎么了?”睡在她身边的男人跟着醒来,将她抱在怀里。
    春晓闭了闭眼睛,疑惑地皱了皱眉,靠在司庭身上,嗓音惺忪怅惘,“好像做了个噩梦。”
    司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梦到什么了?”
    她努力回想着梦境内容,却只记得那双逐渐失去神采的眸子,以及海棠树下有个模糊的身影,眉心一点朱砂,温温柔柔……
    “不记得了。”她揉了揉额角,“想不起来。”
    司庭伸手替她轻轻按着太阳穴,“不要怕,我一直在你身边。”
    春晓攀着他肩头,在他唇上吻了一口,笑着说:“还是净莲对我最好。”
    司庭下床去给她倒了杯水,春晓喝了一口,润了润唇,“净莲,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窗外晨光熹微,花香顺着清风送入,秋意微凉,司庭用被褥将她裹住,吻了吻她的指尖,“是在担心以后吗?不论如何,我都会护着你的。”
    春晓想起了陆慈,“陆骊龙死前和我说,陆拂是我的孩子。他说他将我和戴妃的孩子换了。”
    司庭微微低下眉,眸光自狭长的眼尾泄露,“陆拂?”
    她又喝了口水,笑了笑,“我才不信呢,那个贱人最会骗人。你看,整个宫里都被他骗得团团转呢。”
    司庭想到捉到的那个替身,也是心惊了一场,那皇帝竟然在这么多人眼皮底下,藏着这么大的秘密。难以想象他还有多少后手,还好人死了。
    他将春晓裹好,开始穿衣服,再过一阵子便要早朝了。
    “今日我会将陆慈的遗诏公布,然后去内务府,敕他们为你打造一座华丽得体的椅子,以后你垂帘听政能用得上。”他慢条斯理地一件件穿上朝服,在春晓的梳妆台前,熟练地盘好发髻戴好玉冠。
    “遗诏?”春晓睡眼惺忪。
    司庭偏头,余光看着镜中的自己,抿了抿唇,“我伪造的。”
    春晓想起来了,“净莲做事,我很放心的。”
    她打了个呵欠,看着司庭利落地打理好自己,然后开始为她整理搭配出今日的衣着,便忍不住道:“净莲啊,什么时候才能教那群老东西知道我们其实早已狼狈为奸的关系呢?我可太期待他们瞠目结舌的模样了!”
    司庭的背影沉默了一会,然后声音传来,“这样不好吗?无人知你与那声名狼藉的司相有关系,有什么脏事便都交给我去做……”
    历史是写给后人看的,司净莲看得长远,他是文人,自然知道文人的口诛笔伐有多厉害,那是看不见的刀剑万箭穿心,时间并不能封住他们的口,反而随着时间流逝,那箭矢只会越扎越深。
    他是一代权佞之臣,贪赃枉法残害忠良,坏事做尽,一定会遗臭万年,可是他不想要她在历史上留下恶名,她是他护在心尖的人,他愿意背负所有的泥淖,受后世万万唾骂,给她托出一份流芳百世的名声。
    “有我在,你会做一个名留青史的皇太后。”司庭轻轻抚摸着衣服上属于贵妃制样的花卉,他不会将这些心思告诉她,成为她的负担,他的眼底光芒闪灭,轻声道:“我还在等着你功成身退,与我做一对乡野夫妻呢。”
    春晓拥着被子,从司庭的宽肩看到窄腰,“净莲,真是搞不懂你怎么想的。”不过一代妖妃和奸臣表面上针锋相对,其实私底下日日偷情,也蛮刺激的。
    司庭选好了衣服,挂在屏风上,从袖子里取出一只花簪放在梳妆台上,“况且,你我各自为政,两足鼎立互相牵制,互为补遗,更容易拿捏操控那群臣子,为日后留条后路。我可作为你的底牌。这只簪子是前些日子遇着的,说是前朝最有名的簪匠传家之宝,尚可入眼,送给你。”
    这司净莲对自己的起居,从来无甚要求,但送给她的礼物却都是珍宝,挑挑拣拣,眼光奇高。
    春晓饶有兴致地问:“哪里来的?”
    司庭抿了抿唇。
    春晓笑嘻嘻:“司丞相,又搜刮民脂民膏了?”
    司庭瞥了她一眼,哼了一声,“不过是抄了一个政敌的家而已。”
    春晓装模作样拱拱手:“净莲大人威武。”
    司庭也笑了,“他家还有些宝贝,不过不适合你用,我充了私库了。等日后我们归隐了,可以用到。”
    春晓摸摸鼻子,司庭总是提以后,可是他们哪里有以后啊……
    她会被小皇子挫骨扬灰,他也会身首异处,都没有好下场。
    (陆慈长得很好看,很好看)
    (首-发:rourouwu.in(ωoо1⒏ υip))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