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算时间,这个点,玉郎同志已经被公安同志带走了吧。”
    元辰的笑容温和又斯文,他今天没有戴眼镜,露出了一双深邃乌黑的眼瞳,右眼下一粒小小的痣,显得那原本俊朗逼人的脸庞,多了一分说不出的偏执。
    春晓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再看去,元辰收敛了目光,温声道:“玉郎同志这段时间在京内,与梁舟开办了几家公司,在经营上有些问题,规章手续都没有按照正规程序走完……被人举报了。”
    元辰看向手中小巧的杯子,“这个时间,两个人,应该都被公安同志带走了。”
    春晓拧紧眉头:“你什么意思?”
    他这副模样,就差明着说,设计折玉郎的幕后黑手是他了。
    她的神情警惕又冷漠,防备地看着他,没有丝毫温情。
    元辰的喉结动了动,他轻声道:“你不要紧张,我只是好久没有见到你,想要问一问……我们的婚期该定在什么时候合适,婚礼应该在哪举办,你有自己喜欢的日子还是地点吗?……”
    “抱歉。”春晓打断他,她属实有点心虚了,招惹了男配,但是又没法负责了,“我,暂时还无法和折玉郎分开。”
    元辰默着,徐徐道:“没事,我等你,等你可以……”
    春晓叹了口气,摁着额头,以折玉郎那缠人的性子:“不,不用等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很抱歉给了你错误的认知,你还是另找结婚对象吧。我怕是这辈子都……”
    元辰的声音有些急切,显得有些冷硬,“你是要食言吗?春晓同志。”
    他又放轻声音:“今春晓,我与折玉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男人,无论是什么方面。我个人认为,你可以认真考虑我说的话,慎重权衡一下。婚姻是人生大事,不应当草率,或许,你也可以去咨询一下父母,适当参考一下他们的意见。”
    元辰的声音竭力放轻,像是哄着一样,他轻笑一声:“兴许你还不够了解我,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可以接触。我只是迟了他几天遇见你,却不比他差半分。不瞒你说,我回城后,便和我的父母说了你的事,他们都十分欢迎你的到来,我们全家人都在期待你的加入……”
    春晓简直瞠目结舌。
    原着里那个高傲损人不利己的恶毒婆婆,怎么就欢迎她的到来了?
    元辰是给他妈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连他那不好惹的妈都能搞定?
    原着里女配按照剧情应该要吃很多苦头,才能嫁入豪门的,“你,你确定,你家里人……”
    元辰笑得自信,成竹在胸:“我当然确定。整个元家都做好了准备,迎接少夫人。”
    少夫人这个名头,听起来好梦幻……
    果然官太太就是比富太太有面子。
    春晓打住自己发散的思维,虽然她不知道男配剧情怎么和原着不一样,原着男配是婆媳间的夹心饼干,现在这个男配显然游刃有余,但无论如何,她还是要稳住男主,保证男主乖乖搞事业是第一位。
    春晓低下了头:“还是,抱歉了。”
    对面男子的眼眸刹那暗了。
    “春晓同志不能领会我的意思吗?”他低声说,“如果我说,玉郎同志此事能不能平安脱身,只是我一句话呢?”
    春晓握了握拳:“元辰同志,你在为难我吗?”
    元辰:“……,不,”
    ……
    出了茶馆,春晓一个人慢慢走回了家。一个高大的人影始终跟在她的身后,目送她进了那个小院。
    她知道他在后面跟着,他也知道,她知道他在后面。
    但这一生的距离,大概也就如此了吧。
    春晓推开门,屋檐上一块融化到了时间的冰棱,落在她脚边,她看了一眼,跨过它而去。
    这之后,直到开学,她都没怎么出门。
    折玉郎被关起来的消息是梁舟托人送来的,梁舟在进去的第二天便出来了,而无权无势的折玉郎却被关了很久。
    半个月的一天夜里,春晓从梦里醒来,窗边站着憔悴的男主。
    “折玉郎?”她疑惑,伸手想要开灯,却被折玉郎俯身抱住,他身上带着夜露的寒冷,而她刚从热乎乎的被窝出来,被冷到了。
    折玉郎像是很多天没有说话了,声音嘶哑极了,“晓晓,元辰欺负我,是那个姓元的在搞我。”
    像是曾经在爪洼子大队被元辰揍了,折玉郎抱着她告状:“姓元的仗着有钱有势,给我添堵。他想要将我送进牢里,然后独吞你,再打我们的孩子。你没有被他骗到,对不对?”
    春晓拍了拍男主的背,“你在哭吗?”
    折玉郎瓮声瓮气地,“没有,我只是舍不得你。我要去参加一个保密项目的了。还记得那天我说的那个老干部吗?我在他的电脑里放了个病毒。是他将我保出来的……我不想搞钱了,我要去以身报国,成为科学家。”
    折玉郎狠狠抹了把脸:“我想清楚了,士农工商,从商没有好前途。只要我对国家有用,国家就会保护我的婚姻,这样谁敢来破坏我的家庭,我就去报警抓他!还有……还有我的老婆,也不能对我有二心……”
    他最后的几个字说得很轻,春晓原本心情有些沉重,却被他逗乐了,她忍不住道:“可是,玉郎同志,我们都没有领结婚证。国家怎么保护我们的婚姻呢?”
    折玉郎僵硬了。
    他哭唧唧地松开了她。
    春晓儿笑眯眯地开了灯,掀开被子,折玉郎脱了外面的衣服,换上薄薄的秋衣秋裤钻到床上,抽抽噎噎,花容失色:“我们,我们明天去民政局好不好?”
    折玉郎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哀求道:“宝贝,我们明天去领证好不好?我一定能给你幸福的。”
    春晓已经对这个世界的任务评分放低要求了,只要保住男主爽文路线就好了,她摸了摸折玉郎的脸蛋,“你都叫我宝贝了,我只有答应你了啊。”
    她说:“但是,我们的婚姻要低调。我不想被太多人知道,可以吗?”
    一位几乎不存在的妻子,四舍五入,也相当于合了原着里终生不娶的男主剧情了吧?
    折玉郎一喜,连忙点头:“我不睡了,你睡吧,我连夜去煮红鸡蛋,明天让大家伙都沾沾咱俩喜气。对了,梁舟也要送一篮,哎呀呀,好忙呀,新郎官就是有忙不完的事,真是甜蜜的烦恼!”
    春晓目瞪口呆地看着原本哀怨的男人,精神抖擞,神采飞扬地从床上爬起来,套上军大衣,就开始洗手准备去煮鸡蛋。
    春晓儿:“我说了,想要低调。”
    折玉郎:“不打紧不打紧,我明天就要走了,多煮点红鸡蛋,还能分给科研院那些老头老太,让他们可怜我这个新婚燕尔的小年轻,早点放我出来和你夫妻团聚。唉想来真可怜,新婚夫妻竟然就这样被迫分居,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找老头子多开点工资……”
    折玉郎在厨房里咣当咣当:“我明儿一早还得去剪个头,新婚照片,必须得帅帅的。不然几十年后,咱儿子把咱的照片发上网,网友就得嘲笑他妈怎么看上他爸,我一定要让所有人都觉得咱俩天作之合天造一对,旁人只有羡慕的份……”
    春晓:……真的很好哄呢,这个世界的男主……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