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西泽尔勾勾唇角,用他修长的手在周欣颜身上抚摸。
    玩笑似地掂量一下她的胸,换来周欣颜一记白眼。他笑意更深,凑近周欣颜耳边吻着,又把手往向下伸。
    “他有这么对过你吗?宝贝。”
    西泽尔变本加厉,根本不给周欣颜回答的机会,他迫使周欣颜转过头跟他接吻,勾出她香软的舌头,唇齿交缠。
    他手上的戒指贴着她的肌肤还有些冰凉。戒指是她买的,收到第一笔奖学金的时候他们正好在美国住。在某个叫不出名字的小店里面,她买了一对银质戒指,大小刚好合适他们俩。西泽尔特别喜欢,天天戴着,他说只有等他们结婚时候的戒指才能替换这一只。
    而没有戒指的右手已经伸到下方,熟练褪下周欣颜的内裤,没有多余的爱抚就直接刺入一根中指。
    那里还是干涩的,而突如其来的手指带来了强烈的异物感。
    周欣颜不适地发出呜呜叫,她从来没有!没有被床伴这样对待过!没有洗澡没有前戏就开始!脾气上来了,但是左手被西泽尔抓住,身体又被死死扣在他怀中不得动弹。她用右手锤西泽尔胸膛,已经用上了力道,却被扣得更紧。
    而他的手却——他怎么敢?
    西泽尔加到了叁根手指,带着些粗鲁地在花穴里搅动,甚至在敏感点处还恶意弯曲手指抠一下。
    周欣颜身体发软,她从初夜开始,就只打过温柔细水的炮。一开始她更矫情,没有花瓣沐浴烛光夜晚根本不愿跟男朋友上床。
    跟顾城铭在一起的时候,他比较重欲,但是不把她伺候到心满意足周欣颜从来不会让他碰一根手指头。
    她明明是……
    是喜欢被温柔对待的。
    但是,对方是西泽尔,她的身体却违背了自己,出了比平时更多的水。西泽尔已经没有在吻她的唇,她却还不自觉伸出小舌头渴求,西泽尔伸出手让她舔,而身下的手指也被换成了更大更粗的东西。
    西泽尔搂住她的腰,她自动分开双腿乖乖靠在他胸膛。女上位的姿势比平时入得更深,西泽尔顶了一下,她感觉顶到子宫,舒服到又喷出水,小高潮一次。
    他又突然抱着她站了起来,把她从他身上分开,下身分离的时候还发出极其色情的“啵”的一声。
    “嗯~”周欣颜睁开充满水汽的眼,不解地看着他,西泽尔被蛊惑般地望着肤白胜雪、浑身赤裸的美人,亲一下她的星眸,“宝贝,他有这么对过你吗?”
    又是不等周欣颜回答,他的唇舌已经往下。周欣颜不自觉收紧双腿,夹住他的头,手无意识抚摸着他的头发。
    太舒服了,可是也太过舒服了。她已经高潮了太多次,最后的记忆就是西泽尔一边插着她一边抱着她回房间。
    被操晕过去之前,还能听到西泽尔魔鬼般地低语,“宝贝,他有这么对过你吗?”
    没有!这辈子都没人这么对她,她委屈却又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几分甜蜜。
    她明明只是在试探西泽尔。
    她不打算跟西泽尔分手,但是如果不分手,按照道理来说他们势必要过一辈子的。她现在确实喜欢他,但是万一以后不喜欢了怎么办?难道她以后只能有一个男人吗?只守着一个人,跟一个人在一起。
    如果这个人是西泽尔,她勉强接受。但是不代表她不能找点别的乐子,她在试探他的反应程度。他实在是太醋了!如果他连提个初恋都接受不了,怎么可能会接受她去找别人呢?
    她实在是自食恶果了,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花穴已经有些肿了,而罪魁祸首还冷静喊来家庭医生开药。
    周欣颜已经没脸见人了,她躺在床上穿着睡裙,西泽尔主动帮她上药。
    “都怪你,坏蛋。”周欣颜伸出脚想踢上他的脸,却被坏蛋轻易抓住了脚踝,还顺势亲了一口。
    “先补个觉,宝贝,名单的事情我帮你搞定。”

章节目录

追妻火葬场中的女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一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汀并收藏追妻火葬场中的女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