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亭山笑起来:“是吗,那我更想看看,这世上能杀我的人,长什么模样。”
    司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拦腰抱起。司媛想下来,温亭山却道:“别动,除非你不想下床了。”
    司媛羞的脸红,这才看到自己逃跑中跑丢了鞋子,双脚赤裸,沾了泥草。
    温亭山轻松抱着人回到屋子里,将人放在沙发上,从柜子里取出毛巾跟碘酒,一点一点清理掉她脚上的脏污。好在没有踩到锋利的东西,脚没有破,只是脏了而已。
    司媛看着温亭山单膝跪地,替她清理脚上的泥污,心跳个不停。此情此景,谁都会觉得,自己是公主,被王子温柔照料。
    温亭山甚至在清理完污渍后,亲吻了她的脚面。
    司媛吓的抽回去。
    “温先生,不要这样。”
    她不敢看温亭山的眼睛,那双眼睛简直有魔力,能将她的魂勾走。
    温亭山笑:“你全身哪里我没亲过?”
    见她羞怯,温亭山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这让她瞬间觉得,自己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司媛见他站起来,走到墙边,打开抽屉,竟然掏出一把手枪。顿时惊讶万分,他怎么会有手枪,这不是管制的吗?
    “走吧宝贝,带我去看看你所谓的妖兽。”
    司媛想说,他拿枪的姿势真的好帅。
    司媛重新穿上一双柔软的拖鞋,跟在温亭山身后,一步步上楼。
    二人到了相撞的拐角处,司媛死死拉着温亭山的衣角:“温先生,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那里真的好危险。”
    温亭山扣动扳机,坏坏的笑:“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司媛愣了下,这时候打什么赌?
    “如果那里有妖兽,那今晚我就跟你睡。如果没有,那就你跟我睡。”
    司媛傻眼,“这两者有区别吗?”他竟然还有这么冷幽默的一面。
    温亭山笑,意味深长看着她微微露出的乳沟。“当然有,体位的区别。”
    司媛脸红起来,知道他脑子里一定在开车,委实有些哭笑不得。现在是开这种玩笑的时候吗?说不得要丢命啊。
    她好想逃,可温亭山硬是拖着她往里走。
    司媛闭着眼睛,深怕看见不干净的东西。
    结果,二人只看到一面巨大的白墙,墙上挂着一幅睡莲油画。
    “这....这怎么可能?”司媛惊讶了,跑过去拍打墙壁,敲了几下,分明是实心的。她又看了看油画,要不是太大了,她甚至想把油画取下来看看背后。
    温亭山收了枪,似笑非笑:“看来你真是睡迷糊了。”
    司媛较真起来,对着墙壁一再敲打,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你这么长个走廊,怎么连个门都没有,这是什么房间?”
    温亭山:“这个么,不方便告诉你。”
    “哪里不方便?”
    温亭山将人逼到角落,“这可是温家的秘密,只有未来的继承人才能知道。你若是想知道,不如跟我生个儿子。”
    司媛吓的醒神。
    “温先生说笑了,我....既然不能说,那我不打扰了。”
    她捡起地上的拖鞋,吓的转身就走。
    温亭山拉住人,捏住她的下巴:“小兔子,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的赌约。”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那种赌约,她才不干。
    温亭山深深吸了一下她的香味,咬着她的耳朵道:“我说你应了就是应了,几天后,我来取报酬。”
    司媛吓的落荒而逃,鞋子都不要了。
    温亭山看着她逃走,听见重重的关门声,才收了笑容。
    这时,墙上的油画换了,成为一幅星夜图。原本的白墙消失不见,楼梯的入口露出来。
    管家站在楼梯口,很是畏惧。“对不起先生,是我大意了。”
    温亭山却不在意的摆手,“无妨,她迟早要知道的。倒是你,今晚抓住了什么?”
    “不过几只不知死活的老鼠,我已经在处理了。”
    温亭山点点头,“倒是挺适合你的口吻,可最近要加强防备了,我觉得,会有更大的妖兽出现。”
    管家谦卑的说是,温亭山又道:“你说,安格斯忽然出现,是不是也想吃她的血肉?”
    管家愣了下,“应该不会,他与我们是不同的。”
    温亭山深深看他一眼,看的管家头皮发麻,低着脑袋,不敢抬头。他忽然笑了下:“你说的对,他与我们是不同的。若是相同,我又何必费尽心思找他。”
    只是安格斯真是能隐藏,这么久了,也没出现。
    “先生,既然司小姐与安格斯接触过,不妨用她引诱安格斯出来?”
    温亭山轻挑了一下眉眼:“也有几分道理,这事你去办,但是记得,别弄伤了她。”
    他轻飘飘就答应了,哪里有一分心疼留恋。
    司媛若是见到,只会胆寒。他对待自己的态度,真是当做物件一样的。
    可惜她没有,司媛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满脑子都是温亭山温柔给她擦脚的瞬间。还有刚才在外面,他轻松抱起自己,就是害怕石头硌到她的脚。
    说不清的甜蜜涌上心头,这种被人疼爱的快乐,是韩肃都未曾给过她的。这些小小的举动,实在太容易俘虏一个女人的芳心了。
    司媛翻来覆去,睡不着,拿出手机开始搜索,一个男人对女人的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
    看了许多条网页,她忽然看到一个帖子,我是如何一步步步入他的温柔陷阱,成为小叁的。
    司媛点进去,看到一个妙龄女子是如何沦陷在男人的温柔陷阱里的。
    看完之后,一身冷汗。
    “姐妹们,千万不要贪恋已婚男人的温柔,他们要是真喜欢你,为何不离婚后再追求你?”
    司媛心里冒出的那一点点绮念,瞬间散个干净,比无菌室还干净。
    是了,她不过是他的玩物罢了。
    就算有几分喜欢,她也不能动心,更不能无耻的继续苟合。这是她闺蜜的男人,她要是再继续,迟早遭报应。
    司媛总算清醒,脑子里盘算着以后,渐渐睡了过去。
    黑夜里,几只乌鸦飞入庄园上空,忽然被什么东西击打,瞬间落地,留着鲜血,摔死在地上。
    温亭山看着佣人清理乌鸦,冷笑起来:“都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章节目录

白玫瑰庄园(吸血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南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星山并收藏白玫瑰庄园(吸血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