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媛打车回到自己租住公寓,远远就看见当日的树妖保安。她笑了下,伸手打招呼。树妖马六看见她先是笑了一下,接着惊恐的连连退后,捂着鼻子拒绝她的靠近。
    “你给我滚远点,千万别过来。”
    他嫌弃惊慌的样子吓到了司媛,她尴尬的站在原地,“不至于吧?”
    “你懂个球,自从尝过你的血,我现在就再也不觉得你的血好闻了。我现在闻到你的血腥味,就难受的想吐。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身上的味道这么重,简直是简直跟粪坑里爬出来,吃了一吨牛屎粪一样难闻。”
    这个形容让司媛堵心了,她抬起手臂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分明是洗衣粉的香味,哪里就臭了。
    树妖果然是树妖,怪的很。
    “我明明没有那么难闻好吗。”司媛瞪他一眼,心里哀怨。
    马六疑惑道:“你是不是被人打了,还是哪里受伤了,怎么浑身这么重的血腥气。”他已经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塞住鼻子,可就算这样,还是有味道钻进鼻子里。
    要命,太要命了。
    司媛被他这么一说,忽然觉得下面血崩了一下,总觉得裤子弄脏了。她夹紧屁股,懒得搭理他,匆匆上楼回家。
    回到家换洗了一下,司媛瘫软在沙发上。手机再次响起,却是一串陌生号码。
    “喂哪位?”
    那头的人顿了下,低沉的嗓音传来:“司小姐,我是赵阙。”
    “检验就结果了?”她紧张问道。
    赵阙:“没有,实验室出了意外,你给的血都废掉了,所以可能需要你再来一趟,重新抽一次血。”
    司媛很无语,越是血崩的时候,越是要抽她的血,她这是什么命!
    司媛很想问他,姨妈血可以吗!
    “你姨妈也是药桑吗?”赵阙惊奇,原来药桑是家族遗传。
    司媛傻眼,她刚才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赵阙完全不知,还一本正经道:“如果你姨妈也是药桑,我建议她也来抽血化验一下,也许能检查到不同的成分。”
    司媛听着他一本正经的科普,终于忍不住打断他:“女人的姨妈血就是每个月必来的经血。”
    电话那头愣了下,快速挂了电话。
    胡教授拿着一迭资料进来,看见赵阙红着脸,脸色怪异的很,“你怎么了?这么脸红?”
    赵阙尴尬的哼了声,随即问他:“司媛问,她的经血能做检验吗?”
    胡教授顿住,抬眼看赵阙,赵阙尴尬的看向窗外,佯装看风景的样子。胡教授看看窗外,就是光秃秃的墙,能有什么。无奈笑笑,年轻人,果然还是个愣小子。
    “你亲自去一趟,给她采集一下吧。”
    赵阙拒绝:“我还有事,回头把她约到这里来吧。”
    说着头也不回的出去,胡教授哼笑起来。
    司媛正懒洋洋的躺着,寻思中午是点炸鸡还是火锅,手机又疯狂的响起来。她看着号码,又是一串陌生的数字。
    她犹豫一下,接起来。
    “是司媛吗?”
    “我是,你哪位?”
    “有你的快递,方便下来取一下吗?”
    司媛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收件地址是公司的,还没改成这里的。她此时不是很想去公司,而且,她最近也没买东西啊。
    “是不是弄错了?”
    “您的手机尾号是1893728XXXX吗?”
    司媛说是,快递员说没错,就是你的快递,还催促着司媛快去取件。
    司媛道:“我不在公司,要不你放在前台,我回头自己去拿。”
    谁知快递员不乐意了:“女士,这是加急快递件,必须本人签收才可以,要不这样,您在什么位置,方便的话,我现在给你送过去。”
    司媛也没多想,随口便报了地址。
    半个小时后,快递的电话再次打来,让她下楼取件。
    司媛忍着酸软的身体起身,揉着自己的腰出了门。因为只是取快递,她随意穿着居家服,拿了手机就出门。
    电梯有点古怪,一直停留在七楼不上来,司媛盯着数字看了半天,决定走楼梯。下楼梯比爬楼梯容易。
    她转身进了楼梯口,走了几层,却闻到一股古怪的气味。不是寻常的化学试剂的味道,也不是什么生活垃圾的味道,更不是食物的味道,而是一种怪异的,从没闻到过的气味。
    她觉得难受,捂住鼻子往下走,走到叁楼,却发现楼梯门口一股股黑色的液体从门下渗出来,一路往下,流到楼底。
    这味道就是她闻到的,她忽然有点理解马六的感觉了,自己的血在他的鼻子里,大约就是这种气味。
    难闻,刺鼻,八成还有毒。
    司媛忍着恶心,垫着脚越过黑色的液体,打算到楼下去,让物业来查看一下具体原因。
    谁知一不小心,脚上就沾染了黑色的液体。
    也就一瞬间,那些东西好像活了。在司媛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从楼下往回收缩,像是某种动物的触手,有一种诡异的力。
    司媛惊慌跳开,想避免接触,谁知那液体死死缠住她的脚,将她整个人拖到了叁楼里。
    “救命!!!”司媛惊慌救助,可这哪里有人。
    她只恨自己大意,怎么毫无防备。
    明明都出过这么多次危险了,怎么还这么心大。
    黑色的  液体卷着司媛进入叁楼,司媛快要被这滔天的臭味熏死。她想到上次树妖能被自己说服,于是喊道:“这位帅哥美女,咱们有话好好说,我的血肉未必是真的药桑,不信你问保安处那个树妖,他试吃过,差点被我毒死。”
    周围一片黑暗,司媛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一阵一阵的心跳声,不知是她的,还是妖兽的。
    妖兽不听,顺着她的双腿往上,到了两腿之间,隔着内裤不断试探,似乎想钻进去。
    司媛怕的直掉眼泪,大骂起来:“你们是不是傻,我要真是药桑,树妖不早把我吃了,还能放过我!”
    这叫喊让液体妖兽愣了下,忽然,一片黑暗中,亮起一盏小灯。
    司媛这才看清楚,自己面前有个黑漆漆的脑袋,瞪着一双看不清的黑脸,面无表情看着她。
    司媛被吓到,完全忘记气味的恶心。
    “可你的血很好闻。”那是个稚嫩的男声,又夹杂了一丝沙哑,很像青少年男子变声时候的感觉,司媛觉得耳熟。
    追-更:gb84.com (woo18.vip)

章节目录

白玫瑰庄园(吸血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南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星山并收藏白玫瑰庄园(吸血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