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肃打开门,就疯了一样地找,他迫切地想要找到些证据,却又害怕自己真的找到了什么。
    如果陈默一时冲动,真的跟江之恒做了,避孕套是最起码的防护措施吧,他们下楼的时候手里空空,那包装盒和遗留的盒子肯定就在房间里。
    而且除了这些防护措施,昨晚屋里熄灯的时间不算早,留给他们的时间那么短,他不相信两个年纪都不大的孩子有那种经验,在做完后会细心地把现场的边边角角都收拾干净。
    就算他们是在浴室里做的,所有痕迹都能在结束时被水一股脑儿冲走,至少也有会各种各样的证据证明,他们确实做过。
    陈肃越想这些,血就越往脑门上冲,他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只要稍微在脑海里勾画一下陈默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亲密纠缠的样子,他就完完全全在发疯,在崩溃的边缘焦躁踱步。
    客厅是跌落一地的电子灯,灯光因为缺电已经闪得有气无力,茶几上还是日常摆放的那些东西,他冲过去,打开茶几的柜子在里头泄愤一般地翻翻找找,并没有找到避孕套这样的东西,他抬起头来时,双眼通红,看了看陈默卧室的门。
    陈肃推开门,看到来不及迭整齐的被子,床铺上还有余温,两个枕头上的轻微凹陷尤为明显,他们确实是一起在床上睡过了。陈肃那一刻气得眉尖都在跳,他一回身重重捶了下门,又抬眼看到浴室门开着。
    浴室里不算是完全干净,地面浴缸和墙上都有轻微的水渍,那到底是不是水,陈肃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去验证。
    就在他要依靠反反复复深呼吸来稳住情绪时,大门门锁一转,随即江之恒手里拿着钥匙,开门进了屋。
    陈肃目光一锐,直直地盯在那把钥匙上,陈默已经信任江之恒信任到还给他配了钥匙?
    陈肃没控制住情绪,江之恒进门后,他叁两步冲了上去,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摁到了旁边的墙上。
    江之恒未来得及设防,闷哼一声,伸手抵住了陈肃的胳膊肘,两个人都面带怒气地相互对峙。
    “你昨天晚上对她做了什么?”陈肃目光狠到恨不得生吞了他。
    江之恒知道陈肃什么意思,但是这个动作,也实在是不够礼貌。
    “我没做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你们昨晚睡在一张床上,什么都没发生?”
    “因为陈默晚上一个人睡觉会害怕,所以我留下来陪她的,只是单纯地一起睡觉而已,没有做别的事情!”江之恒的脖子被陈肃的胳膊抵得难受,他不耐地反抗起来:“你不是她哥哥吗?你连她晚上一个人睡觉会害怕都不知道吗?还是陈默根本就不愿意跟你说?”
    陈肃听到这里,神色有了几分变化,他手上劲一松,江之恒就推他一把,从他的钳制里脱身。
    原来陈默上次跟他回家时晚上一直开着灯睡觉是因为一个人睡会害怕。
    “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没有。我们什么都没做。陈默今天还要早起上学,她不懂事,我还能不懂事吗?我会因为一时的欲望,影响她高叁的学习吗?”
    陈肃冷静下来,坐到沙发上,若有所思地扶了扶额头。
    从江之恒遥远观察陈肃的经验来看,他印象里的陈肃鲜少有这么失态且难以自控的瞬间,每时每刻陈肃都西装笔挺神采奕奕,身上有种家长般的不怒自威,陈肃的成熟气质是他江之恒短时间内无论如何都恶补不出来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要长大到几分,才有陈肃这样时时刻刻面对变故的底气。
    “你喜欢陈默吗?”陈肃抬头问他。
    江之恒站在他对面,有几分手足无措。
    “我喜欢。”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江之恒目光很笃定。
    “我看得出来,陈默也很喜欢你。”陈肃像是半叹了口气一般地咬牙说出了这个事实。
    江之恒眼色一动,他不知道陈肃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但是陈默对你的喜欢,远远达不到你所奢求的那种喜欢。我也看得很清楚。”陈肃说这句话的时候,把目光挪开:“她和你未必长久,只是享受了一下当下的快乐和无忧无虑而已。”
    江之恒垂眼,无力反驳。他和陈默算是青梅竹马,很小就认识,又在不成熟的年纪里重逢,他是在不成熟的年岁里慢慢把对陈默的喜欢养成熟了。
    “未来,我没有打算给她挑男人。她想和谁在一起,决定权在她自己手上,如果有一天,她牵着一个男人的手站在我面前,跟我说哥,我这辈子非他不嫁。如果有一个男人能够对她好到这种程度,让她有对我说出这句话的勇气和决心,不管那个男人是谁,他穷也好富也好,我都愿意让陈默嫁给他。”
    陈肃说这段话的时候,没有看向江之恒,他看着不远处的窗外,目光里有一股淡淡的情绪在。
    江之恒直觉,如果他有个妹妹,他也会和陈肃有相同的期许。
    “你觉得,你现在会给陈默这样的底气吗?”陈肃转回头,这次是看着他说的。
    江之恒没有犹豫,无声地摇了摇头。
    “我对你们家和罗家的裙带关系有所耳闻,也知道你们两家最近都被很多事缠得焦头烂额。你跟陈默先顺其自然分开两年,你去好好想想未来自己该怎么办,也是一件好事。”陈肃的语气更为平静。
    江之恒在他父母嘴里听过陈肃的名字,陈肃被人提及时用到的形容词都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态度强硬”,一个男人年纪轻轻,不到叁十,就能把家族产业经营得如此成功,自己没点成竹在胸的本事,是决无可能的。
    江之恒听着,点了点头。
    “既然你什么都没做,你还回来干什么?”
    “我帮陈默收拾一下房间,她下次回来房间就不会这么乱了。”
    “你觉得我不会请阿姨定时来帮她打扫吗?”
    江之恒尴尬地住了嘴。
    “也不用你帮忙了,你马上就要离开清和,离开之前,记得把陈默给你的钥匙留下来,其他的事情有我在,你都不用管。”陈肃替陈默拒绝了江之恒最后的一点好意。
    陈默卡着早自习的铃声从后面蹿到了座位上,几乎是跟前门的刘杨同步进了教室。
    陈默刚坐下来,刘杨的视线飘了过来。她低头,轻轻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
    宋程硕一眼瞟了过去,发现陈默胸口挂着一个浅绿色定制拍立得,刘海上别了一个淡黄色的小鱼骨头发卡。这两样东西,昨天的陈默没有。
    刘杨转背的时候,陈默悄悄把相机取下来,放进了桌肚深处,她开始小声读书时,宋程硕又偷眼看到她纤细的指尖在一下又一下地拨弄着头上的发卡。看上去,她应该是很喜欢那个东西了。
    宋程硕发现自己每看陈默一次,都要花至少十分钟才能重新找回状态,但是他又不得不看。
    因为.....下周就是月考。
    因为.....他要知己知彼啊。
    宋程硕越想越烦躁,确定陈默只是在读课本,也没有其他什么特殊资料加分后,他安心地读起了自己的笔记。
    中午吃完饭回到教室,宋程硕发现陈默已经坐在了位子上,不过她没有像往常一样枕着胳膊补觉,她坐得正正的,还显得很乖巧,桌面上摊开了一本书,她手里拿着一支笔,在书页上画了一条又一条简短的横线。
    真不是宋程硕视力太好,那支笔上都印着同款小鱼骨头的图案,和陈默刘海上的发卡遥相呼应。
    他之前没发现陈默是个很喜欢用套装文具的人。好吧,宋程硕又在心里叹了口气,陈默又一次不动声色地抓走了他的注意力。
    正当他甩甩头,拉开椅子坐下来,也准备投入学习的时候,陈默桌上的两本练习册正好滑了下来。
    宋程硕一个下意识反应,伸手围住,阻止了两本新书的坠落。就稳住的那几秒,他看清了书名。
    竟然不只是教材了。是课外拓展习题,还是英语阅读理解和完形填空这两种题型。
    “谢谢。”陈默伸手过来,把两本书顺利摆了回去,然后她停笔,礼貌地跟宋程硕道谢。
    宋程硕愣了一下,开口自然地接了一句:“这本练习册好用吗?”那是英语,英语一直是他的薄弱项。
    陈默点点头,很认真地回答他:“miss.李去年推荐我们自愿购买的。我先去年学校发的作业太多,就没买。今年没那么多,就给自己买了一套。”miss李是他们班的英语老师,听说是清和一高的金牌英语老师。
    “在校门口那个书店就可以买到?”
    “对。”
    “好,谢谢。”
    “没事。”陈默自觉那天是她和宋程硕说话最多的一天了。而且每次她和宋程硕对话的结束语都是礼貌且客套的谢谢。
    这样没什么不好。至少,证明宋程硕是个懂礼貌的人。哪怕性子闷了一点,讲礼貌肯定也是一个优点。
    那天放学后,陈默从食堂吃完饭,慢慢走到了校门边,中午她回宿舍时,江之恒在微信上说他晚点会来见她。
    陈默不确定这个晚点的意思,是下午放学后还是晚自习下课以后。江之恒曾经也是清和一高的学生,他当然知道陈默下午放学后,那些时间段是有空的。
    陈默在校门口旁边的小卖部站了一会儿,没发现自己想喝什么,也没有带几份零食回去上晚自习的打算,她迟疑犹豫间,江之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电子闸门的另一边,他很高,头刚好露出来,脸上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
    陈默那一瞬间开心得要跳起来,她跑过去,风把她刘海吹扬起来,露出一张干干净净的鹅蛋脸。
    江之恒跟门卫大叔打了个招呼,大叔似乎是还认识他,让他进了校门,不过规定尽快说完尽快就离开。
    江之恒过来,伸手爱怜地摸了摸陈默头上的小鱼骨头发卡。
    “喜欢吗?”
    “喜欢!”陈默仰着头,想跳起来,跳到他耳朵边对他吼出这句话。
    江之恒知道她喜欢,心里就足够欣喜。
    “我走了啊。”他嘴角挂着笑,还是来道别的。
    陈默嘴角的笑僵了一下,饶是心情顿时如过山车一般跌到谷底,她都没有把笑收回来。
    江之恒也在笑。
    或许在旁观者眼里,这个画面,比任何时候都显得欢乐且和谐。
    “江之恒。”
    “哎。”
    “你低头。”
    江之恒有点疑惑,却依然照做,腰弯了一些,头低了一些。
    陈默看着他,继续说:“再低一点。”
    江之恒就听话地又低了一点。
    “最最后地再低一点。”
    江之恒感觉自己像是在给陈默行鞠躬礼,虽然有点奇怪,但是他还是照做。
    就这时,陈默觉得差不多了,她踮起脚尖,仰起脸,柔软的唇贴在了江之恒的额头上,虔诚地吻了下去。
    江之恒那一刻浑身一僵,随即燥热感从脖颈往躯干蔓延,他全部注意力都被陈默那个吻吸引了过去。
    原来要他低头是为了这个。哈哈哈陈默确实有点矮啦。但......
    玫瑰不用长高,王子会为她弯腰。
    吻毕,陈默的脚放了回去。江之恒抬起腰,他们还是在笑,哪怕自己心里没有多开心,分开的时候依然希望对方看到的自己是开心的,这样,分别就不会那么沉重了。
    他俩这个年纪,不要把生活过得那么沉重。
    “走了啊。”江之恒又一次告别。
    “再见。一路顺风。”能联系我的话,一定要联系我。不能联系我的话,就以你方便为准。
    陈默站在原地,笑容满面地对他招手,一直注视着江之恒离开的背影,直到他真的走出校门,一步叁回头,叁步一招手地走远,远到肉眼都看不见了,陈默才转身。
    跟着转身,一起消失的还有她的笑容。
    陈默又恢复了她往日里一如既往的沉默。
    好吧,是有一点点不开心的。以后放假不能跟江之恒去玩儿了。以后再去找陈明开,要是又遇到陈明妍,也不会有江之恒那么护着她的人了。
    陈默想着想着,步子也走得越来越慢。直到身边出现了一本垂下来的英语资料,看颜色,陈默认出是自己中午带回去的那本。她愣了一下,停下回头,才看到手里拿着练习书,跟上来了的宋程硕。
    陈默用了平时最常用的看到同学的反应,礼貌一笑,随后问一句:“好巧啊。”
    “你是来买书的?”
    “嗯。”宋程硕看着她,脚步快了几分,跟她并肩,他低头的时候不自觉舔了舔嘴唇,目光飘了飘,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刚刚那个,男朋友?”

章节目录

炼爱(np 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瓜瓜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瓜瓜甜并收藏炼爱(np 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