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陷在回忆里失神良久片刻,直到被一声慵懒如清风徐徐流淌过竹林的声音打断——
    “你这我暂时不考虑,江廷想要并购众安保险的事已经够让我头疼了。”
    她扭头看去,韩澈不知什么时候已靠在牌桌旁,单手撑在桌上,露出银灰色的硬质纽扣,设计感十足。
    和陆一淮站一起,这两人瞬间把旁人给比下去了。
    “众安保险的车险业务?”陆一淮洗着牌,闲闲搭了句。
    作为保险业的龙头老大众安叱咤风云几十年,不过近几年车险行业开始下滑,利润大幅度亏损,才有有意出售这事。
    只是
    “有长霆科技和东芝集团在前,众安会考虑光业?”他话里难得有几分纳闷。
    这不奇怪,众安的车险业务是块不可多得的肥肉,江廷想要进军金融市场确实不失为有个好途径,只是长霆科技和众安是长期合作关系,又有成立的共同合资公司。
    而东芝集团乃众安保险第一大股东。无论卖给这二者之中的谁都不会轮到光业,更何况东芝集团曾和光业闹过不良竞争。
    “如果简单可得,江廷也不会借升隆资本的手了。”韩澈显然也懂这个理,置之一笑后坐在陆一淮的下家。
    修长的大手在纸牌中游刃有余。
    听到他们谈起并购相关,之南兴趣顿时高涨,那点子心悸和不安遁逃于九霄云外,侧着耳朵搁那听。
    小妮子时有时无望过来的目光陆一淮怎么可能没感受到,跟颗黑葡萄一样亮。Йρ➌3ρ.čǒⅯ(np3p.com)
    他暗自笑了笑,嘴角的弧度明显上扬,却不看她。
    得,只有在这丫头感兴趣的事情上才会这样。
    “那你打算怎么办?”明知道某些事情是机密,陆一淮还是打算在她耳前透露一嘴。
    他扭头,状似随意的问韩澈,“学去年GD集团釜底抽薪那招。”
    回铂悦府的路上,车外线流如织,拉出一弧又一弧彩色斑斓的光圈;
    车内之南陷入了某些困顿,拧着眉毛搁那思考牌桌上他们说的话。
    她有心想问两句,又怕人调侃她偷听。
    “刚才牌桌上说的有不懂的?”他懒洋洋出声。
    “啊?”
    “你不竖着耳朵在听吗?”大手握着方向盘满满向右打了圈,他调侃,“难道那个偷听的小仓鼠不是你,贼眉鼠眼的,逮只猫来立马四处蹿。”
    “哪有?!”她恼怒,要翻白眼了。
    也不瞧她,单手握方向盘,陆一淮另只手抚了抚唇:“行,没有咱就不说。”
    扭头发现她眼里幽幽,在偷偷向他投刀子,他没忍住低低笑了出来:“行了,你不就好奇GD咨询帮联动集团并购B那事吗?”
    看他这样,之南也不再忸怩,想了想将心中顾虑问了出来:“你们说的怎么和最近新闻完全不同啊?”
    不怪她纳闷,联动集团并购B的pc业务一事闹得沸沸扬扬,甚至是皆大欢喜。移动电脑竞争严重,渴望保住国内全部市场的联动无疑在B出售pc业务时收到最完美的橄榄枝。
    于是金融市场分析和咨询公司的业务前景预测,乃至资金股份收购,前后不过叁个月,可见联动收购之心有多急切。
    联动集团董事长张志和甚至在并购新闻采访中红光满面,声称收购pc业务是在他在任期间做得最正确的事,一时之间,视频火得几乎顶到头条。
    怎么听他们的口气联动集团仿佛被GD咨询狠狠坑了一把,损失惨重。
    “收购金额18亿美金里包括了什么?”陆一淮问。
    “7亿美金,6亿集团股票和B账面上的的5亿美金。”这些资料公开坦诚,之南也很清楚。
    “联动集团总资产额不过6亿美金,大量收购金额来自于GD咨询借款和其帮联动介绍的合作伙伴。”
    他说,“经此收购,B成了联动第二大股东,而他本身负债严重。”
    “看着吧,联动从本年开始的资产负债率将会到一个史无前例的危险水平,一旦有人撤资他就得完。”
    男人话里带着习以为常的狂妄,手指还在方向盘上闪了两下。
    之南背后有些发凉,为自己听到的这番话。
    她半信半疑,甚至是一股说不出的侥幸,照男人这意思GD咨询和B最开始的时候就给联动下了盘棋,牵一发动全身。可张志和在采访视频上意气风发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还没意识到?
    前段时间联动股票高涨的时候秦璐还往股票里投了几万,说是等着翻倍挣学费。她也心思微动,有那么一刻也想将攒的钱全部投进去,只是出于谨慎想再看看。
    毕竟,只涨不亏的股票谁不心动。
    如今却说联动马上要进入破产重组她颇不是滋味。
    而且投行的作用不应该是在买卖双赢的同时保证自己的利润吗?这样坑国内巨头之后能发展得开。
    “这件事由联动一手自愿,GD咨询只是财务顾问,不负有任何责任。”
    看了眼她有些茫然的模样,陆一淮也难得正经,曲起手指敲敲她脑袋,“所以才提醒你去投行不要强出头。”
    “经由高层审核的数据不管真伪都不要轻易提出辩驳,小心枪打出头鸟。”
    他这意思明显是光业和升隆准备坑众安和东芝集团一把,提前知道内幕的之南心里有些毛毛的。
    但她还有更想问的。
    于是扭头,正正撞进他漆黑幽亮的眸底,仿佛在桀骜散漫下独独为她留了一片柔软。
    他为了开车不过片刻就直视前方,只透过后视镜脸上有些自得,故意拖着腔调说:“林同学今天偷偷看了我好多回啊?”
    “不会真被我帅——”
    漫不经心的声音消失在她认真的声音和眼神里:“陆一淮,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以前无所谓,现在却觉得很重要。
    她想,她或许对这个男人有所偏见。
    印象中的他高高在上,吊儿郎当,虽然警敏完全让人讨厌的公子哥。
    可实际的他,是今天这样。
    若是逆风控盘,或许他和江廷都适合做那个掌舵者。只是这个男人看她时带着江廷没有的柔软,仿佛夕阳下的湖。
    这样的人,喜欢她什么?
    ——
    首发:ρo①8dё.coм(po18de.com)
    --

章节目录

[nph]绿茶婊的上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咖啡和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咖啡和糖并收藏[nph]绿茶婊的上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