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发难的往往都是碎嘴的老婆子们,爷们们只要在大后方推波助澜一下就行了。
    老子是里正,老子的话在村子里就是规矩。华溪,老子在和你说话,你还在吃饭?就华溪这个态度,换了以前,管他是男是女,他早就一拳头招呼上去了。
    饿了不吃饭,哪里力气听你说话,说吧,我听着呢。华溪轻描淡写的看了里正一眼,满脸的络腮胡子让强迫症的人见了,肯定要抓狂的想要看见的胡子都剃光。
    这人简直比油盐不进更让里正心塞,因为他感觉对方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第19章
    他吃不饱饭的时候也没心思听别人说话的啊。
    吹胡子瞪眼的里正谢炎,生平就对文绉绉的读书人没办法,眼下又多一个像华溪这种惯使软刀子的人。他明明是借着由头过来出气的,到头来自己又被气到了是怎么回事?
    你既然来了,也省得我去找你。我想在靠山村落户,明天劳里正跑趟知府衙门,给我办个户籍。华溪见谢炎半晌没说话,果断的抢走话语权。
    啥?
    不只是谢炎愣了,一起同来的村民们都愣了。藏在其中的老马头和老马婆子面面相觑了一眼,心里同时产生了一种无比庆幸的念头幸亏没让儿媳妇过来找麻烦。
    那天儿媳妇王氏跑回家,口口声声说被那个京城来的少爷欺负了,鼓动他们老两口和他们的大儿子就要回去算账,老马婆子被说动,就要动身了。还是老马头更有主意,不仅喝止,还把王氏骂了一顿了,然后拽着老马婆子回了屋,和她好一顿分析。
    那个京城来的少爷,具体什么情况除了知情的张氏外,村里人也都是见风是风,没人清楚那少爷到底是不是穷的一清二白。在没了解透彻前,不好去招惹。再说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把人得罪了,对他们肯定没好处。
    家里以老马头的话马首是瞻,他说一就不能有人说二。
    老头说什么,老婆都频频点头,直呼他说的对,关系要是闹僵想从人家身上扣点银子来花花不成痴人说梦了?
    所以老马家一直静观其变,严令王氏不准过来找茬,更不准对外说二儿子家一句不是。
    如今看来,老马头的先见之明让老马婆子的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
    她家的老头子真是聪明啊。
    都被老婆子崇拜了几十年,老马头仍然很享受这份目光,傲娇的挑了挑眉,示意自己老婆子继续看下去,别出声。
    你的脑子没毛病吧?你的意思是想要自立门户吗?谢炎不信,那么大的家族真就不闻不问,任其自生自灭了?那得多大仇多大的怨?该不会他根本就不是华家的子孙,所以才被狠心的丢出了家门?
    谢炎突然一脸恍然大悟,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家族秘史,看向华溪的眼神里不由的充满了同情。
    你那是什么眼神?
    华溪莫名的感到一阵不适,我朝没规定女子和哥儿不能自立门户,只要里正帮我办好了这件事,自不会亏待你。眼下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即便不在意,也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但话要说的让对方听明白了才行。
    谢炎敛了敛眉,他就是错付了,根本不该对他生出没用的同情心,他恢复了里正该有的严肃,要落户可以,你先交代清楚,臭味是怎么回事?靠山村百年来都是清清白白的庄稼人,可不允许心思不正的人混进来。
    张氏和刘氏齐齐的看向了华溪,不知道那臭豆腐可以不可以被外人知道,会不会看上一眼就泄露什么秘方?
    简单。华溪简洁有力的说了两个字,起身就要回屋,刘氏刚迈了一步,就停了下来,想起豆腐都放在华溪的房间里,她好像不太方便进去。
    里正,您不会以为那臭味是张氏才琢磨过味儿来,为什么里正坚持要知道臭味是什么,当下脸色就有些不高兴了。
    香儿懵懵懂懂抱着刘氏的大腿,眼神无辜又迷茫。
    张婶子谢炎刚叫了张氏一声,一股难以形容的臭味就飘了过来,他身后的村民反应迅速的捂住了口鼻,好几个人指着迎面走来的华溪叫着。
    就是这个味儿。
    即便是腐尸都没这个臭啊。
    谢炎顾不得身份和形象,捂着鼻子,喝止华溪继续靠近。
    站住,别过来,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这个是臭豆腐。华溪把碗里的一块臭豆腐倾斜,让大家都能清楚看见,继而继续说道:发酵后的豆腐,就会散发出这种味道。不过是可食的,经过加工和处理后,香味四溢。想品尝的今日也可以购买,乡里乡亲,我算你们便宜点。
    说着说着,华溪干脆推销起了自己的臭豆腐。
    众人都一脸的古怪,眼神奇怪的看着华溪,好像在看怪物一样。
    不信或是不敢尝试的,也可以等日后臭豆腐在京都流行后再来购买,我同样给你们优惠。华溪再次扬了扬手中的碗。
    光闻着就能臭死人了,还能吃?别笑掉别人大牙了。
    京城里的少爷,脑瓜子是不是都不灵光啊?
    别说啊,我就瞧着他不大像个正常人。
    可怜的娃儿,是想钱想疯了吧。
    村民的议论不断,大大小小的声音汇聚成海,乌央乌央的听着耳朵痒痒。
    谢炎开始以为华溪是故意说这话是来戏耍人玩的,可瞅着他一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谢炎反而被勾起了好奇心。
    毕竟他一进院子就闻到的那一股子香味,勾得他馋虫直蹦,不是假的。
    等你的臭豆腐吃不死人,我才会考虑让你落户,不然休想连累整个村子。别看谢炎一副五大三粗的样儿,可心思细腻,并不如面相那看那般。所以也算在场头脑比较清晰,唯一没有说法风凉话的人。
    华溪认可谢炎的话,根本没有理会旁人的嘲讽,颔首道,可以,还有旁的事吗?
    兴师动众的跑来人家里问罪,结果就是一块臭豆腐引起的误会,谢炎自是没有理由再待下去。但就这么回去,脸上无光啊,况且这个没担当的臭小子干的好事,还是他帮着擦的屁股,不但没有个谢字,他看他干脆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亏,虽然他也想改变不可上山的村规很久了,也是借着华溪那个事大刀阔斧一把,但总得来说,没有他,哪有他华溪安静的日子。
    华溪干脆就把装着臭豆腐的碗放在了石桌子上,顿时引起了许多人下意识的后退,引论纷纷的声音都跟着不自觉的停了下来,眼看着就要退出了院子。
    这是华溪又开口了,众人又是一怔。
    你若没事,我倒还有件事需要和里正说一下。
    他又像干嘛啊?
    所有人的心里几乎不约而同的生出了这么一句话。
    谢炎也是脸色一臭,他今天来好像不是找茬的,就是来特意为他办事似的。
    不等谢炎说话,华溪接着道:我要改建,劳里正扩一下这里的宅基地。
    谢炎:!
    马老二家是要发了,要扩建屋子了,还要去城里做买卖了。
    一时间,靠山村的人无不一字不差的口口相传,生怕连刚说话的孩童都不知道似的。
    要套近乎吗?
    不,还再要等等看看!
    他们家不是要去卖什么臭豆腐吗?如果真的吃不死人,也吃不坏肚子,他们就不计前嫌,打算和他们好好打交道了。毕竟,他们家现在可住着一位财神爷呢。
    这年头,没有谁嫌钱多。
    所以不少人时刻关注着马老二家的动静。
    哟,大家快来瞧瞧,庆儿哥从老夏家推着一个什么东西回家了。
    呀,都别睡了,快出来看,他们穿着怪莫怪样的衣服,推着那个什么东西出门了。
    有好奇心旺盛、体力佳的年轻人在家人的叮嘱下光明正大的跟在他们后面,看着他们将那个什么车推到了京都里的市集上。
    一开始,臭味一出来,周围的人如他们所料全都退避三舍,哄他们走,甚至还叫来了官府巡逻的。
    谁能想到,华溪那个少爷竟请他们吃了起来。
    这有官府的人开了头,事情就发生了惊天的变化,剩下的臭豆腐居然全被那几个巡逻的衙役包圆了。看热闹的老百姓一个都没尝到,光是耳朵里听着拿三个衙役张口闭口的说好吃、好香。勾得人人都舔了不下十几次的嘴唇,追着华溪他们问,明天还来不来。
    来,怎么不来!
    不过价钱要翻一番。
    卖给衙役的算是成本价,纯友情价,一文不赚钱的,但正常售卖可要十文钱一块臭豆腐。
    好家伙,一板豆腐才要十文钱,他们就一小块臭豆腐竟要十文钱?
    贵?华溪一笑置之,不予辩解。有眼睛的人,难道看不见豆腐都是过油炸的吗?难道会不知道臭豆腐的蘸料有多稀有?
    他就是这么高冷,不接受砍价,反正他的用料有眼的人都看得见。
    结果第二天,还有些犹豫的老百姓依旧没能尝到臭豆腐的味道,因为又被人给包圆了。
    如此一来,臭豆腐的名声彻底被传开,没吃过的人都心痒的难受,总想尝尝闻着臭烘烘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人间美味。而吃过的人,更是把臭豆腐吹得天上有,地上无的。
    第三天
    第四天
    直到第五天,终于没有人再包圆,臭豆腐的数量也一下子增多。
    老百姓们终于买到已经涨到二十文一块的臭豆腐,顿时泪流满脸,再买不到,就怕再也买不起了。
    呜果真好吃到要咬掉舌头了、简直太香了。
    第20章
    溪少美食的旗号在集市上打响了。
    任谁都没想到,那么臭的东西居然会引起美食界的一场变革。
    不少人纷纷争相模仿,各种臭味的东西相继问世,脑洞大的连华溪这个现代人都不敢想。
    什么臭鱼烂虾各种包装后摆在世人面前,竟学华溪的宣传口号,闻着臭,实则美味无比的殿堂级美食,来尝一下?
    不是什么东西发臭了都能吃的好吗?轻则闹肚子,重则会死人的好吗?
    华溪不想发声,可身为美食制造者,良心上就过不去,但他只有一个人,分身乏术,而且马庆儿他们也没有和他一样的胆量,敢去砸场子。
    然而没等华溪进一步行动,保药堂的年轻大夫站了出来,怒斥那些无良的厨师,平时都能吃坏人的东西,就敢变了个花样拿出来卖,嫌自己命长吗?这才几天的功夫,就保药堂自己接收了多少个中毒迹象的病患。再盲目下去,害死了人自己也跟着陪葬去吧。
    华溪特意看了眼那位年轻大夫,个头不高,小脸白净,清秀的五官凝出了满腔义愤的表情,痛斥完,看也不看那些聚在门口的食铺管事,甩着袖子走回保药堂。
    聚在门口的人无不垂头丧气,以为跟风能狠赚上一笔,没想到差点把自己也给赔进去。看来不能自己搞创作,还得完全跟风才行,瞧那些跟着做臭豆腐的人家就没事,啐,晦气。
    看完了热闹,华溪扫了眼保药堂的金子招牌,旁边的旗杆子挂个许字。他是没想到许家药铺分号里会有这么一位富有正义感的大夫。
    如此以来,就算再没脑子、再没常识相信也不敢乱吃东西了。何况现在有人出头,他也不用费脑筋去拯救那些没智商的群众了。
    现在臭豆腐的风头正盛,按照惯例,该有人找上门了。
    刘氏和马庆儿满脸喜气,推着再次销售一空的小吃车往回走,忙活了大半天,哪怕忙的中午没吃到饭,他们都不觉得饿,浑身仍干劲十足。
    华溪故意放慢了脚步,走到他们的身后,回头看了一眼,两个鬼祟的身影忙交头接耳的互相攀谈,故作顺路的陌生人。
    华溪嗤之以鼻的收回视线,如果他猜的没错,等确定了他的所在,傍晚前就会有人来登门。
    就是不知道这第一波人会是谁。
    他现在属于无靠山、无人脉、无银子的三无人士,不管来的是哪方势力,对他来说都有点吃亏啊。
    不行,如今的发展速度还是太慢了。
    回去的一路,华溪都默不作声,眉头时不时的轻蹙,偷瞄了他好几眼的马庆儿,忍不住慢下脚步和华溪并列行走,拐了下华溪的胳膊。
    咱们臭豆腐的生意这么好,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你倒是容易知足。华溪撇唇轻笑。
    为什么不知足?这样的日子,我以前可从来没想过。所以他是不得不承认,这位京城少爷确实有那么一丢丢的能耐。
    以前没想过,现在就开始想。从今天开始,睡觉前练一百个字,十天之内,心算要融会贯通,能不能做得到?
    马庆儿当即苦瓜起了面容,他自然高兴可以认字写字,可华溪的要求不是一般的高,一天就要他记住数字怎么写,三天内就要他快速换算加减,如今又要他练大字,这种高强度的学习压力,他真的有点吃不消。
    学会算账和记账是必须的,除非你想一辈子拿着锅铲在厨房里转悠。他现在太缺少人才了,只能赶鸭子上架,强化马庆儿业务的能力。
    庆儿哥,累活脏活都没见过你喊过苦,如今倒是被几个字给吓怕了?刘氏忍不住捂住嘴巴偷笑。
    大嫂,他简直是在压榨我的每一炷香的时间,害我连上山采药和练习针线活的时间都挤不出来。从早到晚,他就没一刻闲着,不是变身小厮满足那位少爷的各种吩咐,就是忙着干这种琐碎的事。自己的时间一点都没有了。
    没出息,惦记那点小钱,怎么成大事,眼光给我放远点。华溪跟他可不客气,手持折扇就敲响了马庆儿的脑袋。
    一会儿你直接去里正家,看看我的户籍办好了没有,这么点事磨磨唧唧的,问他到底能不能办?在卖臭豆腐第三天的时候,华溪就让马庆儿带着银子去找了里正,让他办户籍,这都过了两天了,怕不是心里不服气,故意跟他耗吧。
    知道了知道了,你就会使唤我。马庆儿嘴里嘟囔着,脸上倒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愿。
    刘氏,面条已经晒了两天,回去咱们就试试看口感。如果可行,明天就上新,让那些仿品都跟不上他更新的速度。
    哎,早上婆婆也说了,如果晒干了,她中午就收回屋里。连日来,刘氏的脸上的笑容渐多,不是因为买卖好,而是房子正在基罗密布的修建中。按照华溪的意思是紧挨着旧屋再起一栋二层小楼,到时全都搬到新房里,旧屋用来改成大厨房和储物室。

章节目录

纨绔小少爷的农家饭馆(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飞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糖并收藏纨绔小少爷的农家饭馆(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