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市里的地方,本就是随意占据,没有刻意被划分为谁的归属,所以当初,华溪也是随便选了一处地方。只是没想到这块区域被他带旺了,就有人眼馋了。
    马庆儿有点懵,楞楞的问,诶?我们的地方被别人占了,怎么办?
    酒香不怕巷子深,招牌响,去哪里都一样。华溪自信满满,一点不在乎的语气,莫名的让马庆儿和刘氏心中大定,跟着溪少走就是了。
    他们这次来的比较早,集市里的人并不多,也许不是所有人都认出华溪的模样,但他们统一漂亮的衣服,以及车上挂着写着溪少的小红旗,他们一准认识。
    所以有人看见了溪少的小旗子,目光忍不住就跟着走了,更有些人不由自主的跟在了后面。
    华溪再次随便挑了一处空地,打开折扇扇风解暑,刘氏他们便张罗摆摊。
    围拢过来的人,大多是老顾客,不是冲着臭豆腐,就是昨天想吃没吃上的冷面,可见马庆儿又搬出一个锅来,都默契的闭上了嘴巴,猜那锅里八成有什么新鲜的吃食。
    果不其然,他们就看见华溪掀开锅盖,顿时一股扑鼻的香味就飘了过来,引出了不少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这时,华溪说话了,如大家所见,今天又上新品,闻起来有点肉香,又和茶叶蛋完全不同的味道,我叫他卤蛋。老规矩,上新优惠,原价十文一个,打八折,八文钱。
    价钱一出,众人哗然,溪少卖的东西,就没有便宜的。
    好家伙,一个鸡蛋才卖两文钱一个,他改了个名儿就十文钱了。这是翻了几番啊。
    有人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有人持观望态度,有点怀疑,还有人啥也不说,就是买。
    结果一有人带头,便有人踊跃跟风,迫不及待的买一个尝尝,这一下口,不得了,口齿留香,回味无穷。虽然口感不同,但真有肉香混在味道中。可他们吃的明明是鸡蛋啊。
    但凡开始买了一个的,尝了一口后,都迫不及待的又买了几个,要拿回去给家人尝尝。
    如此一来二去,一大锅卤蛋,近二百个的数量,顷刻间销售一空。臭豆腐和冷面反倒无人问津了。
    摊位上突然就冷清了下来。
    华溪忙着收钱,一刻没得闲,这会儿可算没人了,他赶紧搬出折叠凳,坐了上去,让刘氏给他弄碗冷面吃,因为卤蛋一个没剩。
    在一处隐蔽的巷口里,亲眼目睹了一场火爆场景的华瑞,气的他一脚踹倒了旁边候着的小厮。
    我让你去弄他的方子,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真是个废物。说着,华瑞脸露戾气,使劲的去踹倒在地上哀嚎求饶的小厮。
    大公子,冤枉啊,是泰祥楼抢先了一步买去了方子,小的知道的时候,泰祥楼的人把小得给拦了,还把小的揍了一顿。
    泰祥楼!华瑞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泰祥楼可是华家的死对头,他是决定要和华家对着干了。
    既然弄不到方子,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哼,你去找人把他的摊子砸了,不准他再踏入京城一步。早在华溪开始摆摊那天起,他就该这么做了,不该等到今天,让他溪少的名字传遍了大街小巷,可恶!
    小厮苦着脸,不得不硬着头皮应了下来,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巷子。
    哼,想靠一个摊位就发起来,简直是痴人说梦!华瑞愤恨的甩开袖子就要离开,但但眼前的一幕,让他停下了离开的脚步。
    一个仆人打扮的男人,耀武扬威、吆五喝六的站在小吃车的面前,指着华溪就命令道:我要十块臭豆腐,三碗冷面,做好后送到暖冬阁。动作都麻利地,让我家少爷等久了,小心不给你们银子。
    就他这副目中无人的嚣张态度,登时引起了周边人群的注意,全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没有送餐服务,要么你就等着,要么就别买。华溪才不管他是谁家的仆人,就这种趾高气扬的态度,就别想让他有什么好脸。
    你个不识好歹的狗东西,我家少爷肯吃你做的东西,是看得起你。仆人怒了,瞪着华溪的同时,手指也指向了他。
    你家少爷是谁?说出来让我听听。有这么一个狗仗人势的下人,其主子也不是什么好鸟。
    我家秦少爷的名讳,你不配知道,你到底卖不卖?
    秦少爷,秦永泰?
    除了他,华溪也想不出和自己有过节的人了。
    华溪看似懒散的往后背椅一靠,气人的笑道:原来是他啊,他想吃啊,可以,一块臭豆腐十两,一碗冷面三十两,一共一百九十两,先交钱。华溪一说完,不止是对面的小厮,连围观的人都倒抽了口气。
    这位溪少也太敢漫天要价了,明显是要坑人啊。
    你、你说什么?仆人都惊了,话都有些说的不利索。
    怎么?带来的银子不够,还是吃不起?吃不起就别买,回去告诉你家少爷,想吃就自己过来买。华溪目光凌厉的扫向仆人,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然而,华溪忽地又勾起了唇角,放肆刚才的威慑都是假象。
    不过,他的动作最好快点,我的吃食可不等人,说没卖光就卖光,倒是只等明天请早了。
    你,你一个臭卖东西的,有什么嚣张的,什么破东西留着自己吃吧。仆人气哼哼的叫唤完,扭头就跑了。
    华溪望着那个仆人的背影,眼神发散,似乎在想什么。
    这是,有人见仆人走得不见踪影,才靠了过来,咽了咽口水,不确定的问华溪,臭豆腐真卖十两银子一块吗?
    华溪噗嗤一声乐了,随即出声解释,我只是针对他而已,大家都不要当真,没有涨价。
    很多人一听,当场就松了口气,要是华溪真要和秦少赌气,把两个吃食卖出了天价,那他们普通老百姓从此就没这个口福了。
    且不说那个仆人回到暖冬阁的包厢内,如何添油加醋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华溪这边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在臭豆腐有意减量的时候,最先卖光。并且也告知众人,以后不会再以臭豆腐为主了,那么臭豆腐的售卖数量就会相对的减少。
    如此又忙活了大半天,秦少终究没有出现,在收摊的时候,却碰上了一伙儿看起来不太正经的人,俗称地痞。
    你们是想收保护费吗?华溪没等对方开口,先抢了对方的话。
    马庆儿和刘氏,神色一凛,立马站在华溪身边,疑惑的看向那几个手持棍棒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时安:我的名声已经这么响亮、影响力这么大了吗?捂嘴偷笑.jpg,nice!
    第26章
    在摄政王眼皮子底下的皇城, 别说什么黑暗势力了,就连鸡鸣狗盗之徒都没有一个,可眼前的几个人虽然穿的流里流气, 而长相明明中规中矩, 偏龇牙咧嘴的扮出一脸的凶相。走路也是一副野兽派的架势, 也许只有普通老百姓能被糊弄住。
    然, 在华溪眼里,从头发丝到脚指头,全是槽点, 他忍住不笑已经很给面子了。
    被抢了台词的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神色明显一怔,纷纷看向为首的方脸男。
    方脸男暗暗的倒吸了一口气, 忙不迭的瞪起眼睛掩饰心里的紧张,临时受命,他只能完全按照话本里描写的地头蛇的扮相来。哪里知道第一次干这种事, 就踢到铁板了, 打乱了他的步骤。
    但完不成任务, 回去也得受到少爷的惩罚。只能硬着头,心想干脆就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好了。
    可还没等方脸男开口, 又被华溪一阵轻飘飘的语气抢白了。
    不管你们是受了谁的指使,敢冒着假装地痞的风险在大街上招摇,就这份精神, 可敬可佩。若我计算无误的话, 巡逻队差不多也该过来了。按大昌律法,地头蛇一旦被抓,轻则仗责一百,重则充军。说道这里, 华溪故意将他们从头到脚扫了几眼,随即轻蔑的翘起了唇角,危言耸听道:即便不死,脱层皮是免不了了。你们确定自己的身子骨能抗得住?
    别问华溪怎么对大昌律法这么清楚,都是脑子里现有的信息,也不知道原身是处于什么目的,不仅熟读了律法,还倒背如流。可惜他虽成为书中的人物,却完全是双眼一抹黑,亏!
    来吓唬人的反倒被吓唬住了是怎么回事?几个男人是懵了。
    方脸男的脸上一阵发白,身后的同伴又不停的用手指头捅他,他一咬牙,脸上的横肉都上赶着抖了一下。
    回去是死,但真被巡逻的撞到,他们的屁股也要开花,离死也不差几步了。但只要有一口气在,回去后他们的饭碗就不会丢。权衡利弊后,他下了决心,撸起了袖子。
    老子霸天虎,不是被吓大的。兄弟们,给我砸,敢吓唬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厉害。
    华溪的面色微沉,他到底忽略了底层小人物的挣扎,很多时候,他们也是没得选择。
    他忽地叹了一声,展开双臂,将愤愤的马庆儿和急的快要哭的刘氏揽在身后,免得那几人动手,把他们再伤着了。
    围观的百姓们生怕惹上麻烦,全都自动的退开老远,一下子将几个幸灾乐祸、谈笑风生的人暴露了出来。
    在感受到华溪冷冽的目光时,反而笑的更加猖狂,一副你能奈我何的嚣张模样。
    住手!一道突入的鞭子声,响彻云霄,只见一身红衣的何云沐英姿飒爽的出现在华溪的视野里。
    华溪略挑眉梢,扫了眼他身后停靠的马车。
    方脸男的心里却已经在淌泪了,就让他砸一下怎么就那么难。同来的几人早就忘了扮演恶霸的形象,全都一副死气沉沉,生无可恋的看着脚尖。反正,老大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不想了,没那个脑子。
    华溪,离了华家,你连骨头都没了?以前的傲气都哪儿去了?何云沐拿着鞭子怒不可遏指着华溪,一步步朝他逼近,同时也在威慑那几个要砸场子的人,敢砸一下?问问他的鞭子同不同意。
    他本不想插手的,他只想闭上眼睛,堵上耳朵,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但这几日,声名大噪的华溪似乎更胜从前,尤其是茶楼那副无人能对上的对联就在圈子里传开了。
    接着,他研制出的臭豆腐几乎又在皇城内高调的沸腾了一把,害他都对华溪有些刮目相看,甚至都有些自我怀疑,以前是不是自己看走了眼。
    而今看来,华溪确实变了,变得傲气都被没了。
    华溪看着明明是为自己抱打不平的何云沐,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中听,更奇怪的是此刻剑拔弩张的气氛,他偏觉出一股喜剧的味道来。
    这个何云沐华溪笑着抚了两把下颚,今天穿得跟个红灯笼似的,这么喜庆,是要去相亲么?见何云沐面上一红,就要恼,华溪继而接口道:多谢你出言,他们愿砸便砸,我只要知道事后找谁赔偿便是了,我何曾是吃亏的人,以前不是,现在更不是。说完,华溪意有所指的看向了站在街角边上的几人。
    何云沐顺着他眼神的方向看了过去,当即露出一脸的鄙夷,以前你们不是很要好吗?
    你也说是以前了。华溪露出一抹深意的笑,远处隐约间出现了几抹反光的亮点,便转回了视线,对着方脸男伸出三根手指,你们还能砸三个数的时间,再晚一点别说我没给你们机会。
    方脸男几人都有些发愣,完全没明白他的意思,就见华溪缓缓的伸出一根手指,接着是第二根,最后到第三根的时候,稳健的脚步声带着铠甲碰撞的声响传了进来。
    他们缓缓的转过头去,手上的作案工具一下子脱手掉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有人滋事?巡逻队的头领先看了眼已经吓的面色惨白的方脸男,便将询问的目光放在了华溪身上。
    那人自称霸天虎,想是兴起的帮派,准备拿我立威,不巧被沐少制止。按表面看,方脸男确实如华溪所描述的一样,而他们扮演的角色也真是如此。
    头领微微皱眉,抱着怀疑的态度再次打量方脸男的时候,无意间看见了站在角落里的白面书生时,神色一怔,随即就要朝人走去,被书生以眼神制止了他的意动,并瞟了几眼方脸男的方向。
    头领会意点头,抬起手,厉声喝道:敢无视我朝律法,在天子脚下闹事,都抓起起来,回去严刑拷问。
    是!一小队五人,齐刷刷的应和,动作麻利的就轻松将人拿了下来。

章节目录

纨绔小少爷的农家饭馆(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飞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糖并收藏纨绔小少爷的农家饭馆(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