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8章
    你是故意想把门拍坏了, 好留下来修门是不是?华溪一开门,一口气不喘的当着谢炎的面喷完后,愣了。
    一张干净的娃娃脸带着大大的笑容, 在华溪的眼前逐渐放大。
    刮了胡子而已, 认不出来了?谢炎摸了摸光洁溜溜的面颊, 笑容越发灿烂, 他就喜欢看到华溪一脸惊愕的模样,要是知道杀伤力这么大,他老早就把胡子刮了。
    华溪嫌弃的蹙眉, 一巴掌贴上谢炎的脸,使劲往后推,你离我这么近干什么。
    尽管华溪的手掌撤的快, 但仍在谢炎的脸上留下了余温,他意犹未尽的咧嘴傻笑,让你看清楚点啊, 怎么样, 老子这模样不差吧。要不是留着这把胡子, 老子不知道要伤多少人的心。
    华溪的眉心不住的轻跳,就是一娃娃脸, 有什么好得意的,而且他最不吃娃娃脸的颜。
    我看清了,不送。要不是翻白眼有损自己的形象, 这会儿他恐怕早已经给谢炎一个大白眼了。
    华溪不给谢炎反应的时间, 捞过大门就要关上,一只脚迅速的探了过来,卡住在门扉中间,喂喂喂, 老子的话还没说完呢。
    华溪轻吐了口气,眼中闪过几丝不耐,如果是旧事重提,你可以闭嘴了。
    谢炎急了,双手撑着大门,急哄哄的说道:我到底哪儿不好了?你这么看不上我。他好歹还是个里正嘞。
    因为你是男人!华溪忍住了冲动,再次低低的吐了口气。
    你给我听清楚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算你刮了胡子,扒光了头发,剃光体毛,我就是不喜欢你的长相,不喜欢你这个人。
    你
    我还可以说的更难听点,你还要听吗?他就要将苗头掐死在摇篮里,不让对方存有一丝一毫的幻象。
    谢炎撑着木门的双手倏地握紧,看向华溪的眼神里充满了怒火。
    说白了,我就算不在华家,我也是华家的子孙。你算什么身份,一个小里正,身家有多少?比得过华家吗?没有自知之明偏要白日做梦,请等着找虐。华溪言辞犀利,语气冰凉,一种将人踩在脚底下的鄙视。
    别说谢炎,换了任何一个男人,尊严被如此践踏,脑门上的青筋都得爆。
    谢炎直直的盯着华溪,眼神阴沉像要把对方给生撕了一般。然而握紧的拳头仅仅是握紧,再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后,一拳打向门框。
    我倒要看看,将来娶你之人到底会是何方神圣能你与匹配。磨着后槽牙说完,谢炎头也不回的走了。
    咳,那要让你失望了,我打算做一辈子的单身狗。
    华溪默默然的说完心里话,终于松了一口气,关上门后扭过头就看见了一脸欲言又止的张氏。
    就这纠结的想要哭的表情,显然是将他的话都听了去。
    少爷张氏叫了一声,忽然背过身,急忙用袖子去擦湿润的眼角,同时心里也做了一个决定。
    华溪按着额头,他好想仰天长啸啊,真是愁死他了,可恶的时代,可恶的身份!
    这时,马庆儿他们回来了,张氏擦干了眼泪后,倒什么话都没说了。
    归置好买回来的东西,皮蛋制作的队伍壮大,没用一个小时,就全部裹上了加了盐、生石灰、草木灰以及面碱混合的泥土。分门别类的放进陶缸里,再放到阴凉透风的地方,贴上日期。
    如此,刚买回来的陶罐又不够用了,而且也快没地方放了。
    所以,还是要先挖地窖,说不定还能一直做下去。
    华溪叫来马大东,说了自己的要求,余下的他就不管了,全由马大东来安排。
    马大东也不含糊,立即指挥人开挖。
    双耳不闻窗外事的华溪,根本不知道刮了胡子的里正在村子里掀起了多大的风波。
    马庆儿挑了一趟水回来,眼神就时不时的往正在串铜钱的华溪身上瞄,实在被看得烦了,他停下动作。
    我身上是长包了,还是我脸上开花了?有话就说。
    被逮个正着的马庆儿,心虚的忙躲开视线,没、没啥。
    你以为我会信吗?说,不然扣你工钱。
    一听要扣工钱,马庆儿立即张了嘴,不知道是谁传的,老里正都没能让里正把胡子刮了,却为了你,把胡子刮的干干净净。都说是,里正相中你了。
    那是他的事,和我无关。华溪了然的重新穿铜钱,一点不上心的态度,激起了马庆儿好奇。
    先前里正满脸的胡子,看着怪凶的。可现在没了胡子,模样也算俊朗,村里不少小姑娘都动了心思。你就一点不动心吗?他可是里正啊。
    华溪看了一眼满脸求知欲旺盛的马庆儿,毫不客气的敲了一记他的脑门,我看是你动了心,想嫁人了?马庆儿和自己这个身子是同年,前后就差了一个月,张氏就进了华宅给原身当奶妈了。
    马庆儿面上一红,恼羞的哼斥:胡说八道什么,我对他没有任何想法。
    那你是有心仪的人了?谁,村里的?华溪穿完最后一串,微微偏头看他。
    怎么说我头上来了,不跟你说了,我还得去挑水。马庆儿恼了华溪一眼,回到水缸边,挑起挂着空桶的扁担,飞一般的跑了。
    华溪失笑出声,落荒而逃的身影分明是心虚了,还嘴硬呢。
    华溪将十个铜钱一小串的串全都套在了手腕上,便回屋记账去了。
    从开始卖臭豆腐开始,到现在差不多也七八天了。每天基本上二两银子的收入,增加了冷面和卤蛋,总利润近三十两了。
    买了折叠椅和快餐车,又花去了六十二两,他现在手头上总共有一百九十八两左右。
    在京城,租赁一家可以摆几张桌子的铺子,一年就要一千两,哪怕是租半年也得五百两,这还是地段不怎么好的。
    要是在繁华点的街道,租金更贵。而买的话就翻倍了。
    都城,寸土寸金的地方,赚的多,消费自然也水涨船高。
    要是不出意外的话,他还得摆摊几个月才能攒到租铺子的钱。
    马梦儿一直在灶间里帮忙,快到晚饭的时候,说什么都不肯留下吃一口,低着头只留下一句明天再来,人就跑了。
    刘氏说,马梦儿去年就该嫁人了,可爷奶挑三拣四,不是嫌对方穷,就是嫌给的聘礼少了。要求颇多,拖拖拉拉的,上门求亲的人越来越少,今年竟是一户人家都没有了。
    老马家却一点不急,使唤人使唤的可起劲了。为此马老三的媳妇孟氏没少掉眼泪,可自家男人不当回事,她也没办法。
    华溪就随意的听听,并没有表现出多感兴趣的模样,刘氏就没再多嘴。倒是张氏听进了心里,无声的发出叹息。连马庆儿都一脸的若有所思,心事重重起来。
    此时,钱袋子被放在了饭桌上发出哗啦的声响。
    华溪当着大家的面,打开钱袋,从里面取出五个小串,放在香儿的面前,这个是答应给香儿的。
    所有人:
    我,我的吗?这么多啊?香儿目瞪口呆的盯着摆在面前的铜钱,小眼神巴巴的看向了华溪,是不是给错了?
    是香儿应得的。华溪笑着摸了摸香儿的脑袋,接着他又分别拿出三锭碎银子,其中一块大一点。
    本来想月末结,但给香儿结了,干脆也给大家结了,我决定往后就十天一结算。
    你说一个月一两这?马庆儿迟疑的拿起推到自己面前的碎银子,这个碎银子也有一两了。
    刘氏想拿又不好意思拿,拿眼直看自家的男人。马大东敛着眉,抿着唇,心里似乎犹豫着什么。
    那日,他收下华溪的一百两子用来改建房屋,他的心里就挺不是滋味的了。但一想到现下住的房屋不是漏雨就是漏风,不好修修,今年冬天得挨冻。也就收下了,但他绝对没有乱花一个铜板,等修建完,就把剩下的银子还给他。
    所以全家都帮华溪做事,就变成了理所当然,马大东在心里就当那银子是全家为他做事换来的。
    但眼前出现的银子,让性质又变了那他岂不是欠华溪的越来越多了?
    华溪解释:我没那么多铜钱,这个月就当是提前结算了。
    你收起来。我们不要。现在吃的用的,哪个不是你赚钱得来的,还有这房子,都是你拿的银子,我们再拿你的银子,像什么话。还不得被别人的吐沫给淹死,说我们忘恩负义。张氏把银子推回来,态度坚决,脸上就有些不高兴。
    华溪也不客气,板起脸的速度几乎和张氏不遑多让,两回事,这是正当的劳动所得,必须都拿着。
    不行,别的事我都听少爷的,就这银子我们坚决不能拿。张氏心里透明白,家用是少爷给的,嘴里吃的也是少爷买的,房子改建更是少爷出钱,合着他们就出点力,怎么还能收钱,那成什么人了。
    张氏要是倔起来,华溪都有点头疼,这个女人也太死板了。
    为今,他还得用身份压人,不听我的,就别喊我少爷。换言之,他也不认她这个干娘。华溪说完,拍了桌子就站了起来。
    哼,本少就是这么豪横。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啊宝贝们,这章写写删删,最后就耽误到这么晚才写完。感谢在20210219 01:21:11~20210221 00:30: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鸣u 17瓶;柒肆ing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9章
    翌日清晨, 盛夏仅剩的那一丝丝凉爽都被初升的太阳给翻来覆去的虐待,终消失殆尽,热浪无孔不入的往窗棱缝里钻。
    华溪身上的儒衫几乎被汗打湿了一半, 热醒了。
    没有空调的古代, 不仅仅是一句要命了这么简单, 而是要血命了。
    可见, 之前剪掉头发是多么明智的决定。但他却忘了让张氏做几套短裤和背心了。
    他换了件干爽的薄衫,打开窗户就推开了房门,恰巧和抱着柴禾进灶间的张氏打了个照面。
    若是往常, 张氏的笑容都比出口的话快,可这次她却赌气的别开眼,别说笑脸了, 连个招呼都没有。
    华溪哑然的弯了弯唇角,这是还为昨晚迫于自己的威吓心不甘情不愿的收了银子而闹别扭呢。
    华溪摇摇头,挽了袖子露出两条胳膊就要出去, 被张氏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了, 连忙叫唤起来, 快放下来,让人看见了守宫砂可怎么办?
    守宫砂?还有这玩意儿呢?
    差点就以为自己得了幻听的华溪, 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时,张氏已经三下五除二的把华溪的袖子放了下来,让他都没机会去瞧上一眼。
    华溪:。
    他突然有点生无可恋了, 怎么办?
    虽然开口了, 可张氏还是唬着脸,脸色不佳。
    华溪掀开自己的袖子去找所谓的守宫砂,想涨涨见识,随口道:一个守宫砂而已洗澡的时候, 他真的一点没注意。
    无所谓的口气,听得张氏胸口一窒,她这次是真生气了,连名带姓的叫人,华溪!你这般不在意自己的名节,让九泉之下的小姐如何安息?让我有何脸面去见小姐。
    华溪怔然了片刻,无奈地按了按额头,我知道了,以后一定注意,你别气了。不让露守宫砂,挡上不就完事了?
    张氏见华溪的态度还算诚恳,气就消了大半,拉着华溪的手,苦口婆心的眼神里满是华溪的身影,住在这种下乡地方,委实是委屈了少爷。但关乎名节,影响的可是少爷一生的幸福。头发剪了还能长,可毁了名节,就再也无法挽回了。少爷,你听我这一次,别任性好吗。
    看着张氏愁眉锁眼,华溪只能无奈点了点头,挡住守宫砂的事先暂时搁置吧。
    门外似乎传来出了什么碰撞的声响,华溪拍了拍张氏的手,我只是太热了,没别的。看来,就算短裤背心做出来也还能在屋子里穿了
    天本来就热,还不能随心所欲,简直不要太糟心。
    华溪的话还是有可信度的,张氏听后,欣慰的总算露出笑脸,昨晚因为华溪而生了一肚子的气彻底不复存在。

章节目录

纨绔小少爷的农家饭馆(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飞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糖并收藏纨绔小少爷的农家饭馆(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