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说的再多,也无法改变他们根深蒂固的想法,华溪就更懒得多费唇舌,不去做那无用功。
    华溪掀开锅盖,豆腐的清香瞬间的飘了出来。
    看来是蒸好了。
    他拿着垫布小心翼翼的盘子拿了出来,直接端到草棚里的石桌子上,再回头去拿酱汁以及之前切好的卤蛋,然后将切片的卤蛋摆在豆腐上,再浇上酱汁。
    浇汁豆腐就算完成了。
    等我皮蛋做好了,你再试试皮蛋豆腐,绝对是凉菜中的上上品。华溪拿着筷子递了上去,眼中似有期待的看着南宫戎晋。
    南宫戎晋动作迟缓的伸出手,却一擒住了华溪的手腕,喉头微动间说话了,为何?
    华溪有点懵的眨了下眼,什么?
    面具下的眸子深邃又幽亮,故意引起我的注意吗?
    华溪怪叫:什么?
    这点伎俩,虽然拙劣,却万无一失,不错,你成功了。
    什么?华溪可算从对方的话语中听出了端倪,当即瞪起了眼。
    自诩看穿一切的笑声溢出的南宫戎晋的嘴角,被我看破,不丢人。
    你说是哪门子的外国话,我听不懂。麻烦你放手。要吃就好好吃,不吃就滚。他到底掉进一个什么样的小说里了,怎么男人的脑子都没一个正常的。
    南宫戎晋以为他这是最后的挣扎,或者说是伪装更贴切一点,索性也挑明了。
    我同意你近身了。屈尊降贵的眼神,自信满满的语调,以及唇也勾勒出好看的弧度来,看得华溪火都大了。
    放屁,给我放手。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我认识你是谁,用得着你同意,自作多情也该有个限度。华溪做梦都没想到换个身份,倒成了男人眼中的香馍馍了,越想越恼,越恼脸上的火气越旺,眼里迸射出的火光四溅,灼得南宫戎晋明显一怔。
    他看错了?
    华溪趁机从他的禁锢中挣脱出来,活动手腕,满脸的不忿,今天就这一道菜,爱吃不吃,不吃就赶紧走。他还没怎么滴就惹来一身的腥,真是天降横祸。
    本来要是没这一出,他还想整个凉粉给他尝尝,这还整个鬼,没了。
    而炸完了臭豆腐的马庆儿,端着盘子不客气放在桌子上,使劲华溪往后拽了一,并有意识的挡在他的身前。
    在南宫戎晋抓住华溪手腕的时候,马庆儿就看见了,要不是想着让华溪吃个教训,他差点就拎起油锅冲过来了。
    南宫戎晋微眯了下眼,努力调匀了气息,向后一靠,看似随意的拿起掉落在桌上的筷子,搅了几下豆腐,无视马庆儿,眸光冷清的直逼华溪,语气下沉道:就给我吃这个?
    上次你自己说不挑食,现在就要打脸吗?华溪挑眼冷睇,没有一点好脸色。
    作者有话要说:算是补更吧~哭,等来了灵感会不定时补更,但是现在容我原地瘫一会儿。
    第31章
    一脸怒容的华溪在南宫戎晋的眼里, 如同一朵盛开的玫瑰,既扎眼又浑身长满了尖刺。
    真是一张很利索的嘴,他怎么就忘了, 从第一见到华溪的时候, 便领教过了的。
    此时, 南宫戎晋有种恨不能将人拿捏在手中, 揉圆搓扁,看他还怎么开口说话。
    互不相让的眼神在空中碰撞,似乎谁要是退缩一步, 那便输了。
    隔在两人中间的马庆儿,被两人同时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影响的有些不知所措。尤其是对面的男人,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正面压迫而来, 让他下意识的吞了几下口水。
    突然,门外的高头骏马发出了嘶鸣。紧接着听到一道粗粝的声音传来,畜生, 瞎叫什么, 吓我一跳。
    南宫戎晋也在这时, 忽然动了。
    他起身再一个箭步冲到华溪身侧,拽过他的胳膊, 几步就把人拽进了灶间,既是无心,就不要做出让人误会的事。
    华溪不服, 张口要怼他两句, 对上的却是已经关上的木门。
    华溪有气无处撒的握紧了拳头,后背猛然受了一巴掌。
    你穿的这是什么,回屋换了去。张氏黑着脸,眼中没有半分慈爱, 便是有也被怒气给全面掩盖了。
    华溪无语极了,按着隐隐发疼的额头,一个字没说的回了屋子,床上还散落着之前剪下来的碎布。
    他顿觉无力的瘫在凳子上,附身就趴向了桌子。
    好想回家
    哪怕是现在他为了某种目标在奋斗,他也只是在单纯的活着而已,想让他像一个古代人一样的思维吗?那是不可能的。
    也许他正在被潜移默化的改变,但他清楚的知道,绝对不是现在。
    华溪重重的叹了口气,只露一节小胳膊就能引起这么大的反映,简直太不妙了。
    算了,他也别搞什么特殊了,换吧。
    下身不动,华溪随意拿出一件上衣,换到身上就走出了房间。
    张氏大概是打定了主意,非要看到华溪换好了衣服,脸色才微微缓和下来了一些,语气便也跟着温和了许多。
    少爷,万千记住,哥儿的名节比女人还要重要,万万不得再做有损自己名声的事了。以前,您小,不懂事。现如今少爷也到了婚嫁的年龄,还望少爷能自重,不要再像从前那般顽劣了,不然张氏的话戛然而止,摆了摆手,一会儿要开饭了,你和庆哥儿他们就在这里吃吧,外面男人多,别冲撞了少爷。
    哪里是别冲撞了他,是担心他再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吓到外面的男人吧。
    华溪捂着额头,扬脖哑然长啸,这都叫什么事啊?
    马梦儿偷偷瞄过来好几眼里充满了羡慕。
    溪少,灶间里热,你回屋吧,等饭好了,我喊你。刘氏用衣袖蹭去了额头上的汗,笑容里夹杂了几分劝慰。
    华溪吐了口粗气,他就不信邪了,嗯了一声后,大步回了房间。
    张氏默默的背过身,本就有点发红的眼睛,被大锅里的热气一熏,眼泪就掉了出来。
    刘氏暗暗的叹口气,假装视而不见。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最好什么话都不要说,便转向伏低做小似的马梦儿,梦儿,一会儿你也留下来吃饭吧。
    嫂子,我不留下来吃饭了,一会儿我还要回去帮娘做午饭。
    我记得奶家那边午饭都吃的晚,你吃完再走都赶趟。不仅是吃饭晚,而是农闲的时候一天就两顿饭,刘氏如何不知说回去做饭不过是借口而已。
    张氏抹去眼泪,抓住了马梦儿的手,你这个孩子,昨个儿你就没留下,今天不管你说什么都得留下来吃饭。不然我生气了,以后也不要你来帮忙了。
    张氏的话说的马梦儿心中动容不已,于是乖巧的点了下头。
    张氏这才笑了,我回来的次数不多,没见你几面,你都长成大姑娘了,许了人家没有?
    没有。马梦儿的声音怯怯的,微微低着头,让人误以为是害羞。
    张氏怔了一下,看了眼刘氏,见她摇了摇头,便大概猜到是什么原因,就没再继续逗弄马梦儿。
    毕竟她不是马梦儿的娘,在老马家更是没有话语权,如果马老二在的话,他兴许还能说上几句,可惜。
    好了,我这锅馒头蒸好,就可以吃饭了。
    张氏一边说着,一边掀开了蒸锅的锅盖,雪白的馒头,一个个胖乎乎的发出莹亮的光,甚是喜人。
    这蒸馒头的法子,还是少爷告诉我的。瞧瞧,又白又胖看着多稀罕人。一说起华溪,张氏的神情里满是骄傲和自豪。哪怕是做出了种种匪夷所思的行为,她对华溪的疼爱都不会减少半分。只会无限放大他身上的优点。
    刘氏捂嘴嗤嗤的笑,拐了拐马梦儿,似乎在说,看吧,连亲儿子都不如奶过的儿子好。
    马梦儿腼腆的也露出羞涩的笑意来。
    华溪回到房内,拿起炭条在纸上就开始画图。
    他虽然不是学美术的,但学过几天的素描,老师还夸过他有天赋。那么设计两套不漏肉还凉快的衣服应该不成问题。
    事实上,想是一回事,做却是另外一回事。
    不漏肉怎么可能会凉快?
    领口太大,不行!
    裤子改成九分,露个脚脖子,那也不行。
    袖子更不用说了,所以他最后还是得向现实妥协吗?
    他心烦的朝窗外看去,意外的发现面具男并没有走,而是就坐在草棚里的椅子上,细细的品尝着那盘豆腐。
    华溪撇了撇唇,调开视线,却是看见了在门口徘徊的谢炎。
    他来干什么?
    如今没了满脸的络腮胡子,整个人少了许多凶恶,却清爽了许多,
    马庆儿走了过去,和谢炎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看谢炎表情自然,嘴巴一张一合的平静的说着些什么,马庆儿点了点头。
    不知谢炎又说了什么,马庆儿这次是摇了头。
    谢炎的眼神坦然,甚至都没有往华溪这边看上一眼,但却看了面具男好一会儿,才施施然的走了。
    而另一边的南宫戎晋,竟是将那一盘豆腐都吃光了,才撂下筷子,看向趴在窗户边上的华溪。
    还凑合,勉强收货。他说完,没再多瞧华溪一眼,转身信步离开。
    华溪切了一声,想起他还没画押时,人已经骑马跑没影了。
    让你嘴硬,让你还凑合,下次就做黑暗料理伺候你!
    华溪心里有了想法,之前非要整出一套凉快的衣裳的心思也就冲被淡了。
    倒是石桌子上的那盘臭豆腐没动,便当是给工匠们加菜了,一人一块,差不多正好。
    工匠们一看,脸上都笑开了花。
    溪少的臭豆腐可是红遍整个京城了,硬是把一块豆腐做成了一般人吃不起的样子,要不是他们舍不得那点银子,也想买来尝尝,毕竟那天可有不少人闻到臭味都吐了,早就好奇的不得了。
    现在好了,他们每个人都能吃上一块,回头跟家里的婆娘也能吹嘘一把。
    味道是真臭,吃起来是真香,没有一个不是赞不绝口的。
    特别还有几个惦记媳妇的,都想着买一块回去。
    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就半价卖。华溪开口做了决定,喜得他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直呼溪少大善。
    善不善是其次,华溪想的是以后,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互利互惠的事,何乐而不为,而且,他也并没有赔本,就是少赚一点罢了。
    男人们高兴了,华溪在他们心里的地位不觉得又攀升了。
    溪少,这个酱汁拌豆腐,太好吃了,也是新品吗?女人和哥儿都在灶间里解决午饭,刘氏夹了一筷子豆腐,就再也不想吃那些看起来油腻的菜了。
    暂时不上,等我们开了饭馆,当菜品推出。华溪说的自然,却让听见的人心情起伏了一下。
    少爷,你想开饭馆?张氏停下了吃饭的动作,定定的看向华溪。
    除了只知道吃饭的香儿外,其余三人的眼神全都直了。
    饭馆是必然要开的,只是目前前期资金不足,只能先摆摊。如果能一步到位,谁会想去摆摊。进账的速度缓慢不说,还要每天赶来赶去。
    华溪也吃了好几口豆腐,总觉得味道不如皮蛋豆腐好吃,可惜皮蛋还要等上几天。
    那些都是后话,不过新品倒是真有,一个是土豆凉粉,一个是绿豆凉皮。那盆土豆浆放置了也好一会儿了华溪想起放在外面高处的土豆,连忙起身,出了灶间。再回来时,他的脸上挂着笑,双手端着盆。
    他们无不好奇的伸长了脖子,探头往盆里瞧。
    只见盆底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色,像是面粉吸水后的样子。
    晒干之后就是土豆淀粉,不仅做菜的时候能用到,还能做土豆凉粉。
    华溪是真高兴,他是第一次做土豆淀粉,没想到一次就成了。
    如此,小吃摊的种类又多了一样,也多了一个进项。
    下午的太阳即便再足,也没办法完全将土豆淀粉晒干,华溪心急,就让马庆儿用火烘。
    待土豆淀粉烘干,变成块状时,太阳基本已经下山了。
    第32章
    一家子人都守在华溪的身后, 眼巴巴的看着他把块状的土豆粉捏碎,加了清水搅拌均匀,再倒入小锅里, 点上火后不停的搅拌, 待由白色至半透明冒泡了赶紧倒入事先抹了一层油的大碗里。
    只要放凉, 凝固成型, 就算是做好了。
    好了吗?可以吃了吗?话是香儿说的,但隐约间仿佛听到了齐刷刷的吞咽声。
    华溪转身就看到这一家子眼中如狼般的幽幽绿光,禁不住乐了。

章节目录

纨绔小少爷的农家饭馆(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飞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糖并收藏纨绔小少爷的农家饭馆(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