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慌,怎么说都是一条生命,补偿是在所难免了,赔命是不至于的。
    华溪说完,将张氏抚了起来推给马大东,我去看看。话音刚落,一阵马蹄声便传了过来。
    一身捕快装的男人,最先下马,目光锁定华溪,操着粗粝的嗓音喊道:你是华溪?
    是我。华溪毫不闪躲,正面直视的对上捕快。
    捕快见华溪镇定有余,不免重新打量了他几眼,语气缓和了几分,有人死了,知府大人要问话,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华溪点点头,并没把这件事看得有多严重,安抚了张氏他们几句,就和来的捕快们走了。
    捕快见华溪非常配合,没有任何反抗,他们便没使用武力动粗,一路上没忍住多瞧了几眼这位淡定的主儿,直到走进知府衙门,华溪都淡定的好像是真的只是来回答知府的问题的。
    华溪被衙门的人带走,村里人都在暗处看个真切,一下都慌了。
    其中慌的最厉害的是那些加盟商们。
    纷纷聚到马大东家打听情况,马大东谨记华溪临走前的交代,只是去衙门里办点事,人死的事,一个字没提。
    加盟商们人心惶惶,张氏一家甚至是帮工的嘴巴都是紧,真是一个字都问不出来,知道揣着不安回了家。
    华溪进了府衙,却没有被叫去问话,而是直接进了大牢。
    他看着牢房的铁栏,看着牢头把铁门的上的锁头关上,这才意识到似乎哪里透着古怪的味道。
    人出事了,他身为主顾,他认,也愿意赔偿。
    问都不问他的意思,直接进大牢,似乎不符合程序吧。
    华溪微微拧眉,双手抓住了铁栏,贴了贴脸颊,脑子里却闪过几幅不合时宜的画面。
    果然,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铁栏缝隙大的可以穿过脑袋的大牢是不存在的!!!
    第59章
    大牢内安静异常, 华溪身处的牢房两旁都是空着的,对面倒是有人,背对着他横窝在草垫子上, 看不出的年纪。
    华溪安静的盘腿坐在草垫子上, 托腮沉思。
    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能闻得出其中不寻常的味道了。华溪认为自己不该阴谋论, 可他就是有一点想不通。
    大牢设有内训室, 华溪跟着捕快走进牢房时还没觉察出异样,毕竟只是回个话,应该还上升不到去公堂的地步, 便真没多想。
    如今在大牢里,想不多想都不行。
    能是谁呢?和他有过节的有秦、古、李以及本家中的邵氏。
    派人投毒作乱的是张氏,没成事后, 又弄出了人命来变本加厉的迫害他吗?她就是一个的商妇,有那么大的能耐勾结官府吗?
    华溪兀自摇了摇头,也许做不到勾结, 但是惹事定然少不了。
    思来想去, 还是邵氏的嫌疑最大。
    如此以来, 自己就好像有点吃亏了,岂不是毫无防备, 坐等挨打了吗?
    直到前一刻,华溪还过分冷静些,这会儿, 琢磨过味儿来了, 意识到自己大概不会轻易的离开这个牢笼。
    想到这儿,他站起身靠近铁笼,大声召唤牢头。
    牢头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听见牢房里有人叫喊, 并没理会,从对面人的人手中接过一锭银子,笑眯眯的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
    贵少爷,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啊。
    何云沐敷衍的点了下头,朝里面走去。
    有没有人?听见了就给我个回应。
    没有喘气的活人了吗?
    喂!来个人,我渴了。
    华溪喋喋不休的声音源源不断的传出来,何云沐本来还有些担心,现在看来他是白替他操心了。很好,中气十足,半分委屈都没受。
    别叫了,大老远都能听见你的叫唤。
    沐少?张生找你来的?看见何云沐,华溪心里可算恢复了一点自信,能有人进来看他,说明问题不大。
    何云沐还给他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辛亏当时的契约上只有你一个主事人,不然我和你得一同蹲大牢。
    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华溪不理会何云沐的调侃,他要知道眼下是什么状况。
    何云沐烦躁的看了华溪一眼,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死的是个二十来岁的汉子,家中有个老母和一个大着肚子的媳妇,她们俩正缠着知府大人讨要一个说法。我听那意思,好像是非要你抵命不可。溪少,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不然怎么会胡搅蛮缠的非要你抵命?
    华溪不置可否的耸耸肩,知府大人是什么意思?
    秀才遇到兵了呗。被缠得都上茅房躲清静了。
    华溪诧异的挑了挑眉,你又知道?
    何云沐收起要笑不笑的表情,咳了一声,一本正经脸的说道:我有个做捕快的朋友,我能进来看你,也是托了他的情面。
    华溪:
    所以,他在无意中闻到了奸情的味道了吗?
    何云沐被华溪突然揶揄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使劲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所以我说你是得罪人了,通常这种施工中的死人,不会把主事的拉进大牢里。但是这件事透着古怪,人刚死,满京城的大街小巷就传遍了。反正我现在也猜不出知府大人是什么意思。但不至于真的昏庸到让你抵命平愤。
    华溪呵呵哒了两声,那么我还得再蹲一段时间了?我看他不是昏庸,而是无能。
    这等无能之辈,他是怎么坐到如今的官位?寒气逼人的南宫戎晋,周身的威压迅速扩张,迫使躬着身子的白面书生都不敢抬起头来,凭声音判断高高在上的那位王者的情绪。
    在京城做官,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是所有京官不可言明的一条做官准则,所以身为京城的最小的父母官,更是以此保命的。
    到我的眼皮子底下混日子来了,真当俸禄是那般好拿的吗?召所有官员进殿。这两年,他是集中整治民生,倒忽略了身边的大臣们了。所以,他们便有恃无恐的松懈了?
    随伺太监得令,赶紧传达了王爷的命令。
    白面书生抿了抿唇,没吱声,更没有退下。
    且看吧,一会儿少不了一阵大发雷霆。
    哎,他真是没看出来,一个哥儿前前后后把朝廷的官员都快搅和了个遍了。
    乌泱泱的满朝文武,聚集在金銮殿上,齐刷刷的跪拜王爷。
    除非大事,平时的早朝都在议事阁,摄政王很有分寸的极少出现在金銮殿,更从没坐过金銮龙椅。
    武官还好,心思直没有文官那么弯弯绕绕,即便猜到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但绝不会和自己有关,顶多是又有哪个小国不长眼来挑衅,才会启用他们这些武将。
    所以即便是跪在金銮殿上,面上也是波澜不惊,悉听尊便的模样。
    唯独难为了文官,不知出了什么大事,不时的朝左右丞相身上瞄,不然就是大学士身上瞅,希望能从中得到警示。
    可惜一人之下的几位高官们都是一头雾水,不由自主的开始自省,自己应该没做错什么事才对吧。
    当然,除了联合黎王和明王的事外。
    可这都过去很久了,晋王不会小肚鸡肠的翻旧账吧?
    低着头的两位丞相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眼中都瞧出了不解,最后两人的视线都落在的老神在在的于阁老身上。
    他会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南宫戎晋审视一般的俯视当中,武官坦荡,文官惴惴,唯有知道答案的白面书生看戏似的看着他们一个个精彩的表情,托溪少的福,真是比看大戏还有意思。
    抵命是不可能的。
    真要在大牢里过夜,华溪却是千百万个不愿意,待着机会拉着何云沐的袖子坚决不撒手,你多花点银子把我保释出去。
    隔阂一道铁栏,何云沐就是想拍掉华溪的手都拍不到,你当大牢是我家开的吗?松手,今晚我要去参加宴会。
    捕快是你男朋友,你想想办法。
    男朋友三个字,何云沐就听出了个字面意思,不然他得追牢里头捂住他的乱说话的嘴,乡下地方你都住的了,一个牢房算什么。我没办法,你就忍忍吧。牢房里的环境真不是一个少爷能消受得了的,说到儿,何云沐瞄了眼那个不知道被老鼠撒过多少次尿的草垫子,突然长了点良心,语气软和了几分,大不了,我给你送些新的被褥来,让你睡个干净地方。
    不是吧,你真要这么对我?华溪感觉自己仿佛受到了一千点的伤害。
    溪少,我尽力了,真的爱莫能助。即便家中的亲戚有人能使上劲,可他就是一个何家少爷,开了口也是自讨没趣,没人会看他的面子。
    滚滚滚,找你的男人去吧。华溪不再难为他,松开手,让他赶紧滚,别忘了新被褥,不然我以后挠你家墙去。
    何云沐切了一声,毫不留恋的大步流星的赶紧走了。
    有异性没人性啊!我终究是错付了。华溪背着身,喃喃自语,听到去而复返的脚步声,眼中的伤感迅速换上喜色,不亏说我看中的人,我就知道你不会看我这么最后一个惨字在喉中夹断,在他的视线里,何云沐是表情古怪回来的,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官服的男人。
    草民见过大人。华溪一个激灵,就要施行跪见礼,而对方连忙出声制止。
    免礼,本官乃大理寺卿,特来接手此案。委屈华溪少爷了,请随本官进内堂详谈。
    大理寺是办理重案的地方,相当于向现代的重案组,却来接手因施工死亡的案件,却是令人匪夷所思,也难怪何云沐会一脸的古怪了。
    何云沐故意慢半拍,等着华溪从大牢里走出来,扯了扯他的袖子,眼神看过去:怎么回事?
    华溪自己也很懵比的好吗?
    见华溪不似装假,何云沐看着前面的官服男人,咬了咬下唇。
    华溪也在琢磨其中的蹊跷,倒没发现何云沐的异样。
    本来就没何云沐什么事,先前又是急着要走的人,这会儿跟着华溪一同来到了府衙的内堂,却一点不着急了。华溪少爷请坐。大理寺卿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就命人备茶,自己坐在上座。自始至终就没留意过何云沐一眼,更没和他搭过一句话。
    被漠视了的何云沐,气狠狠的一屁股坐在华溪旁边的空座位上,一双眼睛就那么瞪着大理寺卿。
    大理寺卿视若无睹,慢条斯理的说道,在施工过程中,至人伤亡的案件,本官已经有所了解,对王大人的处置深感不妥,便第一时间赶到狱中,亲自请华溪少爷,希望能缓解华溪少爷心中的不满。
    华溪顿了一下,先来了一套冠冕堂皇的措词,大人如此深明大义,草民感恩戴德,哪里会有不满。
    华溪少爷如此通情达理,实属罕见。本官敬佩。大理寺卿说话的同时,似有还无的瞥了何云沐一眼。
    华溪:。
    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也不至于提到如此的高度吧!
    大人言重了,草民确实是主事之人,其中的责任不会推诿,理应承担,只是不太清楚王大人的行事作风。大人既然亲自前来,想必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有误会,解除便好,草民只当是大牢一日游了,颇为新鲜的紧。
    先前也不知道是谁死活不要在牢里待着了。何云沐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就是拆台,引得华溪看了他一眼。
    这一瞧,才发现他的古怪来。
    好家伙,谁欠他钱了还是怎么滴?怎么一副要砍人全家似的气愤表情。
    第60章
    单从大理寺卿面容上看来, 大概只要有二十八九岁,绝对不到三十,就是脸上留着胡子, 显得格外老成些。

章节目录

纨绔小少爷的农家饭馆(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飞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糖并收藏纨绔小少爷的农家饭馆(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