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梦很快就消散了,消散得无影无踪,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孟南揽住他的肩。
    苏云司摇了摇头,仔细一想,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走吧,我们下山。”孟南牵起他的手,站起来,背上登山包就要往回走。
    苏云司拉住他:“我感觉好多了,好不容易来一趟,我也想爬上长青雪山。”
    孟南盯着他瞧,似乎在确认可信度。苏云司站起来,原地蹦了两下,被孟南一掌按下去了。
    “别跳,等会儿又缺氧了。”
    “那我们走吧。”苏云司指着层林后的雪山,坚定道,“今天的目标就是登顶!”
    路过的一群背包客纷纷笑起来,对着苏云司竖大拇指:“年轻人有胆量!”
    苏云司也笑着回应:“叔叔们加油!”
    等那一群人挥了挥手走远,孟南捏紧他的后颈皮:“乱叫什么呢?”
    苏云司:“啊?”
    “你不是只管我叫叔叔吗?”
    苏云司瞬间反应过来,忍不住闷笑。
    “还说我吃醋呢,叔叔才是一天天的醋个没完。”他推着孟南往景区入口走,“好啦,以后我会注意的,遇见年纪大的就叫哥哥,行了吧?”
    孟南更不满意了:“不行。”
    “那要叫什么?”
    “什么也不要叫。”
    “诶?不会不礼貌吗?”
    “反正就是不要叫。”
    “呃……”两人一路纠结一些有的没的,孟南倒不怕说话消耗体力,苏云司适应过来也还好,只是爬到海拔4500m的观景台时有点吃力,坐在路边的石块上休息了一会儿。
    “叔叔,我想喝水。”
    苏云司口渴了,拽着孟南的衣袖。
    再往上走只会越来越冷,越来越累。还剩一公里的路程,却好像怎么也走不到。
    孟南拧开瓶盖,将瓶口喂到苏云司唇边。苏云司喝得很急,喉结不住地滚动,唇角甚至溢出一行水流,顺着下巴低落到浅蓝色羽绒服上。
    一口喝了大半瓶,孟南把盖子拧上,反手放进登山包里,倾身过去,像大猫一样舔了舔苏云司湿润的下巴。
    苏云司转过头:“叔叔也渴吗?”
    孟南亲昵地蹭了蹭他的鼻尖,温声道:“不渴。”
    “渴了就要喝水,我包里还有两瓶。”
    “真的不渴……只是想和你亲热一下。”
    苏云司欲言又止,欲言又止,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高山灿烂的阳光扑洒在绣密的长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种圣洁的美丽。
    孟南牵住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过了一会儿,两人继续上山。
    苏云司好像恢复了大部分力气,后面的路程没让孟南照顾,还能分心用相机记录一下沿途的风景,拍摄蓝天白云高山和孟南。
    终于,在爬过无数条回环曲折的栈道,翻越无数陡峭的石梯后,两人抵达了长青雪山积雪皑皑的山顶。
    这里只有零零散散的登山者站在猎猎作响的地标旗帜旁拍照留念,偌大的雪地上,有人被冻得满脸发紫,有人却临时搭起帐篷换了身婚纱,新郎和伴郎伴娘还在登山的途中,司仪却出于职业操守早早地登了顶。
    在终年不化的积雪上,苏云司看见了那对老年夫妻,他们相携着,互相搀扶着爬上来,另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拄着登山杖,那老爷爷的头发似乎更白了,像雪山上忠贞的雪,连夏季蚀骨的烈光都不能将其消融。
    高海拔冷峭的山风吹来,卷起一阵肆虐的雪雾,大气能见度骤降,苏云司听见来自远方的风的声音,像是遥远而空灵的神谕。
    心脏猛地跳了跳,他上前一步,在暴风雪中吻住了孟南的唇。
    【正文完】
    --

章节目录

大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宋绎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宋绎如并收藏大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