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你屁事!”
    少女大声呛他,如猫般潋滟的眼睛此时瞪大怒视他,少女浓眉长而弯,更显美丽出众,方斯莱盯着逐渐出了神,指尖按着她紧皱的眉头,又开口发贱:“猪猪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啊,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
    这个没有心的臭女人,明明之前小骚逼还骑着他的大鸡巴爽得不行,老公老公地叫,如今爽完就开始翻脸不认人,简直过分。
    心里骂得如何如何,双唇却诚实地碰上少女的樱唇,哪知贝珠挣扎得厉害,像只脱了水奋力扑腾的鱼,一个吻亲得俩人是满头大汗,在沙滩上滚来滚去,舌头都没伸进去,口水倒湿了一下巴。
    蒋唯拾了柴火回来,老远就瞧见俩人在地上滚成一团,哪像是亲热,更像是打架。男人不慌不忙放下柴火上前分开俩人,捞起贝珠搂在怀里:“方斯莱,你要是把她动了,权曜回来可是要找我麻烦的。”话语间,男人眼里含着笑,不像是劝慰,更像是讲条件。
    “总归我是要搞她的,反正你都都逃不开被权曜找麻烦的下场,不如我俩一起把她上了,到时候真挨打了你也不亏。”在做爱上面,方斯莱脑子总是转得很快。
    贝珠本来是坐在蒋唯怀里,方斯莱这话一出口,立马感觉屁股底下被硌了一下,她心内大惊:蒋唯你是牲口吗?
    少女挺着背乖巧坐在蒋唯怀里,动都不敢动一下,开始装鹌鹑,指尖紧张地扣着蒋唯的手臂,就怕他意志一个不坚定被方斯莱的低智大脑给传染了,方斯莱要是真把她动了,不止他俩,就连她也要被抓去填海。
    身后的男人笑了一声,他额头饱满,鼻梁高耸,笑起来温润如泉石,男人抚了抚怀里正极力卖乖的小动物,漫不经心道:“看来你是想死之前再拉个垫背的了。”
    方斯莱靠在岩石上,长臂去够贝珠的小脚,沿着足弓细细描绘少女身体的弧度,攥住女孩白皙的脚腕慢慢把人往自己这边拖拽,看来蒋唯在做爱上的意志力实在薄弱,他都几乎没怎么使力,少女的下半身就往他的方向逐渐归拢。
    贝珠比蒋唯着急多了,毕竟小穴遭罪的不会是他,小手紧紧抱着蒋唯的手臂,虽然他看着也不像好人,但总归比方斯莱正常点。
    垫在屁股下的长裙随着方斯莱的拉扯早就没了遮盖作用,放任洁白无毛的嫩穴色情地暴露在空气中,俩人的视线不约而同投射在少女腿间的馒头小逼上,蒋唯抱着她的力气又松动了几分,他眼神暗沉,眸中欲色浓烈:嗯……确实好嫩的小逼,好想舔一舔……
    贝珠被这俩人气得不轻,还得分出一只手去扯裙子,另只手抱紧蒋唯的细腰,面上一副狐假虎威的弱气可怜样:“蒋唯,你不把我保护好的话,等权曜回来头都给你打烂!”
    蒋唯攥住少女压着裙子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抚摸,把她上半身钳制在自己怀里,小妹妹一点也不懂男人,男人在性爱上可经不得半点刺激,长指径自分开少女紧阖的外阴,露出中间浅绯色的穴肉,他倒戈的速度比鸡巴硬得还快:“打烂就打烂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气得贝珠低头狠咬蒋唯卡在她脖子处的胳膊,也不管走光不走光了,对着方斯莱脸蛋方向狂踢,最好是能踢死这些动不动就精虫上脑的下流男人。
    方斯莱向后躲闪,顺道开始脱衣服,任由她肆意挣扎浪费力气,少女精致的下巴被身后的男人扭过,脸颊被捏住,小嘴微张,被男人湿吻得气喘吁吁,踢他的力气都小了很多,变为在地上轻蹭摩擦。
    方斯莱心里泛酸,甩开裤子分开少女的双腿抗在宽肩上,因为蒋唯吻技高超的缘故,女孩下体已经微湿了,食指轻捻,蜜液都在指尖拉丝,方斯莱鼻尖热气在少女私处喷发,醋意翻涌,咬了口阴阜上面的嫩肉,留下一个湿漉漉的牙印,上次她可没湿得这么快,少年坚决不检讨是自己技术太差。
    少女上下失守,舌头被蒋唯玩弄地包不住口水,下体也被方斯莱舔得酥麻难耐,小腹酸胀,整个人陷入错杂的意乱情迷中,胸前奶包被蒋唯轻柔慢捻,唔……好舒服,能说吗?好像比权曜摸得舒服多了……
    蒋唯两只手从背后绕过揉捏轻绕小奶头,唇瓣在贝珠耳边摩挲:“珠珠,让我亲亲它们好不好?”
    贝珠脸蛋羞粉,眼尾都晕上艳色,唇瓣被口涎染得光亮,迷糊地点点头,你要亲就亲嘛?干嘛还要装模作样过问她的意见。
    反正大势已去,左右躲不过挨肏的命运,少女对俩个男人的舔舐适应得很快,小腿难熬的在方斯莱精壮的背部摩擦,胸脯和小穴都被舔吸得很舒服,控制不住轻喘嘤咛起来,少年的舌头灵活,很快舔得贝珠攀上高潮,她抓着胸前蒋唯的头发:啊啊啊……停下……要到了……啊啊……
    少女双腿夹着方斯莱的脑袋抖动臀部,一会儿悬空一会儿落在地上,蛇腰拱成一道诱人的弧度,阴道里的舌头顶弄比肉棒和风细雨得多,每个敏感点都会被照顾到,是少女喜欢的节奏,不会有种自己被肏坏的错觉。
    把女孩轻易舔到高潮,方斯莱脱下裤子,从头到尾撸动了一把巨棒,冲着蒋唯发号施令:“我要先肏这只小母狗。”蒋唯憋了好些时日,此时肉到嘴里,不与他争这一会儿时间,做了个请便的姿势。
    高潮过后的贝珠枕在蒋唯腿上大口呼吸,睫毛耷拉着,脑袋放空,毫无所觉地看着方斯莱手把着巨物往她小穴里塞,直到巨物慢慢挺进撑开她幼穴里的每一处褶皱,她才咬着唇,眼角全是被填满溢出的水光,委屈巴巴地抬头看蒋唯,冲他求救:“好满……好痛……不要了,呜呜……”
    蒋唯声线柔和,几乎要挤出水,顺着少女话说:“好,不要……”
    长指向下抚慰好奇冒头的小豆豆,肉核敏感神经比别处多得多,几下就揉弄得贝珠夹紧体内的肉棒,巨大的吸力夹得方斯莱软了腰,鸡巴都被吸得往里滑了一大段距离:“嘶,好紧……”
    他挺直腰杆抱着少女的大腿开始摆弄臀部,贝珠被干得神志尽失,咬着手指嗯嗯啊啊说不出话,蒋唯抽出少女口中的手指,换上自己的手指给她咬,拉开裤链掏出鸡巴在少女柔顺的卷发上摩擦,握着她手一起上下滑动。
    贝珠全部心神都被下体不断抽插的巨物占据,男人肏干的速度逐渐加快,顶弄得她娇喘不断:“啊啊啊……慢……慢慢点……嗯嗯……好快……快……好舒服……”
    少女下身很快失守,方斯莱的大鸡巴把少女下身奸成喷泉,水柱淅淅沥沥射个不停,方斯莱喘着粗气,雌雄莫辨的脸上尽是张狂的艳色,又开始问些老生常谈的问题:“说,是我的大还是权曜的大?谁干得你比较爽?”
    贝珠是不知道为什么男人老爱纠结这个,当然是都挺爽?但这时候她还是知道要顺毛摸,哑着嗓子乖顺说道:“你……你干得最舒服……”
    方斯莱使劲压下试图上翘的嘴角,胯部狂摆显示他的愉悦,鸡巴爽得要命,里面层层迭迭的嫩肉抽插间缠绕嘬吻他的肉屌,两颗饱满的囊袋甩出残影,没干进少女的子宫对他来讲仍不够满足,但他乐得先给予她快乐,只要她乖:“好紧的骚逼,快,母狗,叫老公!叫我老公,老公要射了……呃啊啊……”
    贝珠被少年急风骤雨的动作顶弄得在蒋唯怀里乱颤:“老……老公……射给珠珠……啊啊啊……太快了啊……嗯嗯嗯……里……里面要破了……嗯嗯呜……好烫……”
    少女语不成调,被干得下体发麻,阴阜也被俩颗硕大的睾丸拍打的啪啪作响,迷蒙间听到蒋唯含笑在她耳边嗯了一声,好似醉人的陈酿……
    贝珠被逗得脸儿更红,方斯莱捞过少女和她十指交叉,叼着她的舌头拖出口腔外缠弄,下体水声凿凿,片刻不歇,少女逼口不断含弄吞吐粗硬的鸡巴,淫水一股一股往外喷射,被干得尖叫连连,大肉棒直冲花心顶撞了几十下,全部射给了她。
    唔……好烫,少女被烫得哆嗦,积压了几天的白浆又浓又多,射了满满一阴道,方斯莱还想趴在她身上再缠绵一会儿,他刚射完,大脑一片空白,只想和她贴在一起接吻抚摸……
    蒋唯褪下裤子,撸动手中黑亮粗大的肉棍:“唉!该我了吧。”说完,单脚跪地,双手穿过少女腋下把她从少年还膨胀着的长鸡巴上慢慢抽出,发出红酒塞离开酒瓶的清脆啵声,白花花的精液随着淫液争先恐后喷出,射了一地……方斯莱手指眷恋的在贝珠小腿留恋,眼神黏在少女腿间,啊,刚中出完的小猪逼最迷人了,尤其还是含着他的精的时候。
    蒋唯拉过少女将她推倒在地上,男人小腹紧绷,刚刚还能勉强按捺,此时临门一脚更难忍耐,按着她的小屁股从少女背后就着浓精润滑顶进去,刚高潮完的小穴没有时间休息,转眼间就插入了另一根陌生的鸡巴。
    蒋唯的肉屌上翘带点弧度,似一柄弯刀,从后面入得时候轻易带起少女甬道内的所有敏感点,它还在往里进攻,一副势如破竹的架势,贝珠皱着眉,趴在地上嘤咛轻喘,长发蔓延在雪白的背脊上,少女吐着舌头,一副被干崩坏的凄惨模样……
    男人粗屌被肉壁夹得舒爽不已,抽插间甬道内发出咕唧咕唧的水声,男人浓密的阴毛都被俩人的液体打湿了,下腹离开小屁股时淫液混合着精液在腹间拉丝,男人一下比一下干得狠,干得重,每一击都在往子宫口撞去。
    方斯莱看得心疼又有些眼热:“慢点,别玩她子宫了,她受不了。”主要是他今天还没肏进子宫灌精呢,子宫的第一发便宜总要由他来占的,不知道从哪听说第一泡精液最容易中奖,他要把贝珠奸到做个大肚妈妈,到时候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求着他娶她,哼,到时候他肯定要先把她好好折磨一番。
    蒋唯才懒得听他放屁,憋了好多天,天天在脑子里想得他俩做爱什么姿势,射了几次,逼是不是都被干肿干松成了肉套子,面上更是装得人五人六,今天可算让他逮到机会狠狠肏进这朝思暮想的嫩逼了,嘶,果然好紧好滑好湿……难怪权曜缠着她干个不停,早该把她肏了的,不然哪轮得到权曜。
    蒋唯被狭窄的肉壁箍得说不出话,刺激过深,索性憋着气一鼓作气捅进子宫,贝珠仿佛能听见小苞宫被干破体的声音,泪珠子化为珍珠掉个不停:“唔唔……好痛……好深……肚子要被干破了……”
    少女没说谎,透过她薄薄的肚皮能看见龟头在里面捣进捣出的模样,蒋唯鸡巴黢黑,俩颗黑亮硕大的囊袋拍打少女的阴蒂,快感不断堆积,少女膝盖在地面上乱蹭,子宫在肚子内被干得变形:“太……太快……快了啊啊啊……”
    少女脸上全是泪,哭得口涎直流,方斯莱在一边看得眼馋,拉过少女的掌心给他抚摸龟头马眼,挺跨靠近少女的小脸在她肉颊上乱蹭,刚射完精的鸡巴并不好闻,还黏着乱七八糟的淫液,少女却顾不得嫌弃挑剔,任由方斯莱在她脸上作乱,少年低着头,握着龟头在少女唇边蠢蠢欲动:“珠珠,给老公口交好不好?”
    “不要不要!”少女摇着头,将小脸整个趴在自己手背上,少年的欲望落了空,只能寂寞地看着别人鸡巴在逼里抽插,他心里发酸,自己操逼的时候不管贝珠死活,现在看别人干,又开始装好人:“你慢点啊,她穴嫩,受不了的。”
    在后面咬着后槽牙猛干的蒋唯也想温柔,但一沾上贝珠的小穴就顾不上体贴,像只被下了咒只知道肏干交合的淫兽,好想在她身上精尽而亡。
    小穴里咕唧咕唧的水声听得人脸红心跳,方斯莱的鸡巴都勃起发痛了,硬挺挺的往外散发热气:“快点啊,有感觉就射,别憋着了,这里还有人等着呢。”
    蒋唯充耳不闻,高速肏干,方斯莱看他油盐不进,伸手揉弄贝珠的小肉核,摸得她咦哇乱叫:“啊啊啊……要到了……啊啊……丢……丢了……肏死我……小逼要被肏破了啊……啊嗯嗯啊啊……”
    长长的尖叫过后,嫩逼绞着穴内的肉棒再次高潮,蒋唯的浓精几乎是被贝珠的小穴吸出来的,男人头皮发麻,腰眼一软,没留神全部射了出去,少女肚子都胀了好大,被烫得再次高潮。
    蒋唯没好气得斜了方斯莱一眼,看了眼手表,半小时都没到。
    方斯莱才懒得管他,急吼吼地挺着鸡巴重新捅进热乎乎暖烘烘的肉逼里,果然,还是这里最舒服了。
    少年下体一边狠命打桩,一边看不属于他的手掌玩弄贝珠的奶子,心里不由幻想自己和贝珠结婚后,她肯定会在他们的婚床上和别的男人偷情,摇着屁股任由别的男人从内到外把她肏透,然后生下别人的孩子叫他爸爸,他还傻不拉叽的给别人养孩子,却不知道自己女人的肉逼都是被别的男人肏松的……
    方斯莱为自己的联想而感到兴奋,心里头醋波翻涌,鸡巴却硬如烙铁,把阴道塞满没有一丝空隙,啊,小母狗的子宫里全是别的男人的臭精,她怎么这么淫荡,没有鸡巴会死吗?如果这样的话他一定会好好给她治这淫病,就用自己的鸡巴堵上好了。
    蒋唯跪在少女边上,把鸡巴上的水液揩到贝珠洁白的小乳上,声音浑浊全是欲望:“玩点花样?”

章节目录

将珍珠归还海洋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海苔肉松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苔肉松卷并收藏将珍珠归还海洋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