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云香清理好身体后,拿出新衣袍穿上,师兄那日舔她下身之辱好像是报仇了,又好像没报。
    罢了,这些都不重要,她面露正色,从饕餮袋里拿出一把精致的匕首,朝陆九渊走去。
    她要开始办正事了。
    “师妹,师兄有些时候在想,到底古灵精怪和色厉内敛,哪个才是你,毕竟这不像是能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的性格。”陆九渊瞧见她手里的匕首,并没有慌张,自顾自地敞开话题。
    “小时候,经常看到住持站在母亲的墓前伤悲,这时候我要是笑着跑过去,住持也会露出笑容。笑容好像有魔力一般,你笑别人也会笑,经常笑的人总是能很快融入集体,比起愁眉苦脸,笑起来似乎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莫云香站在他身旁,淡淡地说,仿佛陷入某种回忆中。
    “人本来就是多面的,人前人后,白天晚上,亲人和仇人,不一样的情况会出现不一样的‘我’。”她低头看向陆九渊,接着道:“所以它们都是我,不是什么故意伪装出来的面具。平常随心所欲,可谈正事的时候,我也会严肃起来。”
    莫云香蹲下身子,古灵精怪地眨眨眼睛,“我向师兄坦诚,师兄能否也向我坦诚呢?”她一边说一边把匕首抵在陆九渊脖颈,声音愈发严肃。
    “师兄,我要你对天发誓,你会永远忠于雷音寺。”她顿了顿,“不然,我会杀了你。”
    莫云香心里排第一位的,便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家,也就是雷音寺,她跟大师兄之间,不过是小辈的恩怨罢了,恩怨在原则面前可以低头。
    陆九渊盯着莫云香眼睛,知道她动了杀机,良久后他才答非所问:“师妹当真不顾念你我之间的情分?”
    “你我之间?”莫云香摇摇头,“没有什么情分。”
    陆九渊听后瞳孔泛大,又怕自己露出太多情绪,干脆垂头不再看她。
    他低声轻笑,肩膀耸动,一会儿又笑岔气般咳嗽,胸腔翻滚,突然抬头咬住匕首。
    莫云香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她的匕首很是锋利,哪怕只是轻轻一划,也能留下血痕。
    而眼前,匕首锋利的尖芒划过陆九渊下唇,一滴妖冶的血从银色匕首边划过,砸在他胸前,溅出一朵凄美的花。
    他的眼神充满莫云香读不懂的复杂,带着一种自我毁灭的倾向,用舌尖抵住刀尖,完全不顾血已经多到流入地板的积水里。
    他双臂绑在背后,全身赤裸,做出这番表情,实在有种残破的美感。
    “师兄还说我呢,我倒是一直觉得师兄白衣翩翩的外表下,有颗邪恶的灵魂。”莫云香扭头不看他,心中暗道,小僧还说美人计好使,这美男计也不差啊。
    “师妹。”有些嘶哑又认真的声音传来。
    “嗯?”莫云香侧头,却被他眼神里汹涌的感情惊吓。
    “我只忠于你一人。”
    匕首“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莫云香明白自己今晚无论如何下不了手了。
    她背对陆九渊,不再去想他刚才的眼神,深呼一口气说:“没有第二次。再落到我手中,师兄......你好自为之。”

章节目录

大师兄和小师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官网只为原作者十团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团火并收藏大师兄和小师妹最新章节